海外传播第一考虑的应是国家形象

2016-06-01 中国发展网

_MG_0706

张洪忠:

刚才我听王总讲了以后特别有感触,这是一个真正的专家,我今天坐在这里压力很大,我知道马晓霖很多年,一直关注他的微博,是他的粉丝,是真正的中东专家,我很多中东的知识是在他那里学的。邹总,凤凰网我更不用多说。我记得小时候,我们知道国际的时候其实离我们很远,我们知道国际事情的时候是插不上话的,我们最多看看报纸,隔几天在报栏里看一看。但是今天我们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互联网跟国际对话,建构我们国家的点点滴滴的形象,所以互联网已经真正成了我们公共外交的平台。与其说我们以前有“乒乓球外交”、“熊猫外交”,今天其实我们进入到“网络外交”的时代。我想知道我们国家在互联网的海外传播中,我们在这种国际的互联网格局中,我们的互联网传播处于一种什么样的权重?

王晓辉:

中国互联网方面的海外传播,应该说开辟了中国对外传播的新阵地,但是就目前来讲,咱们总体判断,中国的对外传播相对在全世界的范围,我们跟西方比起来,还没有达到那个力度和强度,所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最主要的是语言的限制,因为你要做好国际传播,必须得用英语、法语、阿拉伯语……在这方面我们的人才是不是有那么多?再有,我们的媒体,我们的表达方式,现在对外传播、对内传播混为一谈了,很多人说对外传播和对内传播是一样的,其实是不一样的,这几个方面我们应该认清楚。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马晓霖:

说到中国的海外传播,包括过去做记者驻外的时候,一方面自己要去采访,要用人家的母语给人家写新闻稿,传播中国的声音,报道中国新闻观、中国价值观、中国世界观下的世界形象,让世界呈现一个多样性的发展。同时我们还想对外销售中国产品,在这个过程中你就看到你的产品受不受欢迎,这就牵扯到中国形象问题。说实话挺难,刚才王总做了非常精彩的中国形象如何传播。我觉得传播很大程度上经常是延续多少年的思维,没有把宣传和思想工作、没有把意识形态的宣传跟新闻传播切割,使得我们把传播跟宣传两个混在一起。发展中的中国,当然不是一个固化的东西,说到传播,很简单,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找谁?中国也是一样,中国的过去是什么?中国现在的定位是什么,你将来想干什么?特别是我们强大以后,我们只要回答这三个层面。

从传播层面来讲,那就不是简单的靠一些大网站。国家形象、公司形象、公民形象,这三个形象,看世界的排名得分就能看出来,所以我觉得在形象得分方面,我们首先要考虑我们的国家形象是什么,我们的公司、企业,特别是走出去,包括我们附带的产品,你会带给什么形象。我们每一个公民每年出国,去年1.2亿,2020年达到2亿人次,消费也是最能花钱的,去年2000万的消费量,我刚刚从伊朗回来,伊朗说我们不欢迎日本人,也不欢迎欧洲人,我们愿意中国人来,中国人花钱很大方。除此之外,除了购买能力强,也有一些是负面的。

张洪忠:

马总提出了传播中的很多问题,第一是传播观念的问题,内宣、外宣不分。第二个问题是我们运作的机制也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凤凰网的邹总怎么看这个问题,有请邹总。

邹明:

一讲到传播,就觉得我们身上的担子特别重,实际上我们日常工作就是这么做出来的。记得一个台北朋友告诉我,北京那么发达,现在出门都可以不带钱包了。他说,我们都在网上看一个东西,是CNN的一个著名记者,那个节目就叫《我在北京的一天》,他用手机支付过了一天的时间,早上买煎饼果子,说没带钱,你扫微信吧,到商场也扫微信,他用这个故事讲述中国的网络支付已经发展到什么阶段了,中国的网络已经发展到什么阶段了。之所以这个新闻或者这个故事能够能够有那么大的影响,我们当时也谈了这个事情。

我觉得这个故事讲得很精彩,有几个要素:第一,故事很好,中国确实是网络最先进、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了,包括我们的快递,在很多国家是不可能的,在网上订个菜,谁给你送啊,不可能。第二,谁讲的?外国人讲的。第三,是外国一个著名的媒体讲的。第四,这个媒体讲这个故事是在海外发酵的。

回过头来我们说海外传播,我们怎么做海外传播?谁来讲,用什么语言来讲,在什么平台来讲,我觉得这都是很重要的。在我们的海外传播上,不是说我们国家有钱,收购几家网站,收购几个媒体就行了,我们就传播出去了,我觉得那都是土财主的作风。确实很多故事,我讲这个案例就是值得我们在座的思考,也值得我们作为网络媒体人思考,它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王晓辉:

对外传播未必得到的都是掌声,我们的心理定位也不是说我讲的这个故事得到的都是掌声,比如前几天我做了一期节目,叫做《天书指路—海角再远也是家》,就是讲中国有世世代代在开发南海打渔生活奋斗的故事,通过这个引出来从历史上我们的渔民就在这里,这就是我们的家园,我们是热爱和平的渔民的家园。当然这里面讲了以后,20个小时就有260多万的阅读量和30多万的视频观看,还有将近3000人的评论,这3000人的评论,也有一些不好的评论。我的意思是说,对外传播不一定得到的是掌声和鲜花,可能得到的是指责,这也没有关系,只要他关注了。怕的是没人看,没人理,没人评论,那就白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