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媒海外传播,要用别人听得懂的语言

2016-06-02 中国发展网

_MG_0661

张洪忠:

我们在对外传播的时候,其实互联网是一个舆论场,它不一定全部是掌声,它是一个博弈的过程。首先是要在场,在场比不在场好,有人关注比没有人关注好,互联网至少要挺进这个领域。具体怎么做,看看马总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想法,比如我们的网媒海外传播,以你在中东这么多年的研究和了解,我们怎么做好网媒的海外传播,有没有一些具体的建议或者措施?

马晓霖:

首先一个根本性的问题要解决,将来有更宽松的互联网环境很重要。从互联网来讲,我觉得要用别人听得懂的语言,要用别人接受的语言,别人接受的方式,这还不仅仅是用什么文种的语言。基于互联网来讲,要草根性,要说人话,跟人家气场相同。大家如果要研究的话就会发现,互联网确实是不一样的形态,互联网受众完全是跟我们这一代,60年代、50年代,甚至70年代都是不一样的。在这个情况下,如果我们再以50年代思维指挥青年人传播,包括用我们固话中国人思维来讲我们中国人的故事,来让外国人相信,你就是大熊猫,你不是恐龙,那恐怕很难。在这种情况下研究业态很重要,研究受众心理很重要,研究什么样的方式更能让人家相信你是真的,相信你是好的。

只要大家解放思想,放开让大家传播,我相信是可以传播好的。当然也确实是不能指望你获得的都是鲜花、掌声。我想,随着我们的发展,我们跟世界交往的密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全球化进程的推进,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被世界了解,越来越多外国人到中国来了解中国,从国家到媒体层面,这种配合一定会把国家的形象传播得很好。

邹明:

第一,网络传播不只是网站的事,是所有的机构,包括国家政府、个人的事。第二,我们必须得承认当今这个世界最大的社交媒体在哪儿,我们必须利用所有社交媒体进行理念的传播。

第三,最近我看了一篇文章,说白了就是美国政府如何对中国进行传播的,举了很多例子,美国在中国的大使馆、领事馆,以及日本在中国的大使馆、领事馆,如何在我们的微信、微博上进行他们理念的传播。当然也有更多服务中国人的理念,而且特别讲到他们的语言特别的贴地气,卖萌也好,他们的语言很多都是卖萌的,和中国网友互动的,等等举了很多的例子。

第四,我们不一定利用我们这种大媒体进行传播,还有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名人,他的传播和影响力是很大的。一个著名的联合国的爱心扶贫大使,她是一个演员,在中国微博有很大空间的,她就可以以这个名义在中国传播慈善、公益、扶贫的理念,做得多好。但是我们国家也在扶贫,中国有很多演艺界人士扶贫也做得很好,他做过海外的传播。因为很多扶贫我们也想吸纳海外的一些资金,我们做了吗?这些都没做。刚才晓辉说的顶层设计特别好,但是这个要求不是要求中国网的、人民网的、新华网的,应该所有中国人都有这个意识,所有中国人想走向世界都要有这个意识,我必须和我的受众进行紧密的合作,进行紧密的互动。包括公益、扶贫,我们今年准备到美国去做,专业已经设立起来了。从这个点出发,让大家意识到是所有的政府机构,哪怕是国企,哪怕是我们共同承担责任,对外传播。

王晓辉:

今天社交媒体的出现,给中国的对外传播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良好的渠道,在这个渠道中应该发挥作用的两个方面,一个重要的群体就是年轻人,今天我看到这么多年轻的同事来参与这个讨论,真的觉得很欣慰,还是要靠我们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充当主力军。因为今天的媒体形态和过去不一样了,当年的记者,用凯撒大帝说过的一句话,我来了,我看了,我征服了。过去的记者是,我来了,我看了,我写了,写完了我发了就算了。我来了,我拍了,就扔给编辑了,我就走了。但是今天的记者不一样了,除了你来了,你写了,你发了,你还要有一个什么能力呢?那就是营造互动的能力,因为那么多人在等着你的反应,你发完了以后人家有评论,有评论之后你有什么评价,你有什么反映,在这点上年轻同志肯定比咱们做得好,人家有人家的一套语言系统,人家有人家快捷的思维,所以在讲述中国故事上,我觉得利用社交媒体,发挥年轻人的作用,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