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媒体变革体现在产品、架构、流程、薪资考评四个方面

2016-06-24 中国发展网

摄影:岳琦 (23)

马笑虹在第十期“网络传播沙龙”上谈到解放日报“上海观察”在深度融合、整体转型方面的一些尝试。

马笑虹:

刚才汪总介绍的是电视媒体,我代表的是地方的报纸,我还是想从头说起。解放日报是1941年5月16日创办在延安清凉山的一个窑洞,报名是毛主席题字。1949年随着炮火,解放日报搬到了上海,在上海解放的第二天,1949年5月28日出版了第一期报纸。作为上海市委的机关报,解放日报已经有67年的历史了,我们目前面临的挑战和困惑和我们同业是一样的,但是在2016年春天这67年的报纸进行了一次巨大的变革,就是刚才谢院长讲的“融合”。我想,把我们这次变革的一些简单的过程跟大家做一个分享。

上海在2013年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改革,就是上海的两大报业集团合并成了一个报业集团。在合并一年以后出现三个新媒体产品,其中一个就是由解放日报主办的上海观察,一个收费的APP,聚焦上海、聚焦政经,影响上海主要时政人士以及城市利益的相关者。第二个产品是都市报转型的样本---“澎湃”。第三个是多元股权成立的一个按照完全市场化规律的运作的财经类的新媒体产品,叫“界面”。所以,上海观察是作为党报转型的一个自贸区项目,在2年前成立,经过两年的运作之后,大家觉得党报的团队在新媒体上已经有了一些共识,也有了一些积累,我们也有了一些学习之后借鉴的成果,包括成立了我们的技术团队和运营团队。所以,在年底的时候我们市委主要领导对解放日报提出了深度融合、整体转型的要求,希望所有的解放日报的全体团队转到“上海观察”这么一个互联网项目上去。所以,在今年的3月1日,按照市委主要领导的部署,整个解放日报进入了深度融合、整体转型的工作中。

产品。解放日报原来就像一个人一样,挑一副担子,这副担子就是一份报纸。我当年分管“上海观察”,实际上是带着十几个人的一个团队,作为一个项目在这个“担子”里面的,作为一个项目、一个篮子,是在运作上海观察这个项目。从3月1日开始我们两个产品并重而行,就是意味着所有采编人员先网后报,先向“上海观察”发稿,然后再向报纸发稿。所以我们当时在融合的时候提出了两个“毫不”,毫不动摇地办好解放日报,解放日报作为市委机关报还是聚焦上海、聚焦时政,做深度阅读、做公务员读本、做一个精品大报。“上海观察”在市委在互联网平台上的发布平台,我们希望做的更广、更深、更快,希望它也是聚焦上海、聚焦时政,同时是影响一群有影响力的人群。这两个产品实际上对解放的团队来说是两副担子放在一个肩膀上挑。

架构的变化。我们报纸的生产逻辑这么多年变化不大,都是部门制的,部主任有很多的权力。这一次融合的时候,根据生产逻辑,我们从互联网生产逻辑出发,把原有的架构全部打散,几乎所有的采编人员,除了留在报纸的三个编辑部,所有采编人员归零,重新上岗,在新架构中找到新的位置。我们提出一个口号叫“新空间、新出发”,不仅仅是报社物理空间的出发,实际上是传播空间的新出发。在架构里面我们现在分成五级,总编辑、副总编辑、频道的总监、栏目的主编,再加上下面的记者编辑、设计、图表,种种的人员。在这个里面实际上从整个生产逻辑来说,我们是下放到栏目的主编,栏目的主编成为目前整个上海观察的一个主要生产单位,因为互联网产品是短、频、快的,我们每个栏目的主编带着几个人,甚至带着一个人主持一个栏目,可能每天要有稿子的更新。所以,从这个架构来说,实际上栏目的主编被赋于了更多的权力,有人员的管理权、条线管理权、发稿权、策划权、考核权都在主编手里,从频道总监来说只是一个审核、协调、管理的权利。所以现在开“编前会”,人员众多,因为几乎所有的主编都会来参加我们的“编前会”。

流程。我们的流程也是按照新媒体的要求,现在至少是开一天两个编前会,上午10点这个会主要是解决“上海观察”重点的更新、首页的更新、推送,包括一些重点栏目的策划,当然也兼报晚上报纸的重点看点的焦点版面的策划。下午四点半的会是为报纸开的,夜班的团队全部过来承接,对晚上协调还有一个会议。所以现在整个会议流程我们说一天三会。

薪酬考评。所有融合难度最大的就是新的薪酬考评如何推动一个团队承担两个平台的运作。我们也是花了很大的功夫和精力去做这个事情。第一是要和报纸的考评做一个权衡。第二是怎么样通过互联网的规律,比如点击量,我们不为点击量,但是也要尊重点击量,对每一篇稿子和每一个栏目在不同的时段进行考评,再进行综合打分和薪酬的设计。这个薪酬设计在保证这个团队没有增加一个人员的情况下怎么承担两个平台的发布,虽然从3月1日到现在只有3个多月,但是我们也很欣喜的看到,就这么一个变化,因为我们只多招聘了10几个大学生,但是很多是7月份到的,3月1日依托的还是原来解放日报150多位的采编人员,通过这样一个变革发挥出了巨大的创造力、活力和生产力。

现在整个报纸从3月1日开始越来越好看,为什么?因为我们一些简单的快讯已经不放在报纸上了,报纸只放深度的报道、观点性的、思想性的报道。“上海观察”原来这个小团队日均更新20篇左右,现在是100篇左右,3月份我们以为打了鸡血,看看4、5、6月份能不能坚持下来,现在还是能够坚持下来的。我们栏目是全员征集,现在有70多个节目,有些记者一个人有3个栏目,我们希望通过一段时间考评以后,能够让栏目更加聚焦,让定位更加清晰。所以,我们也做了这样一些尝试,但是非常欣喜的看到整个团队越来越有信心,报纸越来越好看。

在融合过程中我们也有很多困惑,最大的是三个方面的困惑:

一是能力的困惑。因为原来报纸的采编主要的人才结构还是聚焦在采编,但是对于一个新媒体产品来说,技术也好、运营也好、管理也好、数据也好,这些都是我们的短板。但是我们在引进、运用、留住这些人才的时候,实际上还是遇到了很大的或者体制机制或者考评的一些困惑,怎么对接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二是平台的困惑。刚才,汪总讲了很多平台,但实际上传统媒体建的新媒体的平台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弱项的,尤其是对所说的“两微一端”新浪微博、腾讯微信、今日头条来说,传统媒体的新媒体平台目前还是非常弱小的。怎么样从追随的状态利用我们的品牌或者采编的生产能力的优势,在传播链上能不能再做长。所以以前我们跟今日头条也有合作,也有争议,我们觉得是不是内容让他们去用,现在大家明白,我们内容的生产优势只有加上传播的优势才能产生真正的影响力。

三是体制机制的困惑。现在很多传统媒体的新媒体做到一定的阶段,核心骨干常常会发生流失,这也是对我们原有的体制机制提出了一个问题,一个新媒体产品是不是要用新的规律、新的体制、新的机制去操作。我想“澎湃”的一些变化,大家可能也听说了,这也是所有的传统媒体做了新媒体之后,将来会面临的一个困惑,不仅需要我们业内做一些探索,也需要制度的安排,也需要顶层的设计。所以,尽管三个多月时间,我们做了这么一个融合的变革,但是带给大家很多欣喜的收获,我想作为一个报人、作为一个新闻人,在这个时代还是幸运的,互联网尽管带给我们不少的挑战和困惑,但是我想带给我们更多的可能和机会。

最后一句话与大家共勉,“唯有前行才不辜负”,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