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融媒集团总编辑徐秀丽:融合不是目的,改变传播才是目的

2016-06-24 中国发展网

主持人: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您觉得这样的一种趋势会威胁到媒体本身的权威性吗?如果有这种情况出现的话,我们怎么面对或者转化?

摄影:岳琦 (30)

徐秀丽:

我一直观察,有一个现象。比如整个传播的格局,舆论的生态确实发生了变化,原来传统媒体从生产和传播来说是垄断的,单一的,现在整个发生了变化之后,你所谓面临的挑战,我很赞同汪总的讲话,实际上蕴含更多的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你说威胁到传统媒体的权威,我觉得是凸显了。我说一个简单的事情就是辟谣,一个阶段以后突然所有的传统媒体在做这个事情,辟的是什么谣呢?辟的实际上是新媒体舆论场中的那些谣,传统媒体都在跟着做。实际上从一个很小点上是凸显的,传统媒体中的公信力你还在,你们在追问事实的时候可能有那么一套非常严格的流程去印证。所以,我想说的是,传统媒体的生产能力、品牌、公信力,可能是在这个新的传播格局中留下来的,可能不是特别多的优势。摄影:岳琦 (55)

谢新洲:

应该说这个题目叫机遇和挑战,既给我们带来机遇,也带来了挑战,这就要看怎么应对现有的挑战了。传统媒体,刚才马总谈了传统媒体的品牌、公信力等等,当然有独到的地方。网络在吸引眼球的角度上比较大,互联网发展经历了一个过程,我们为什么今天谈融合,就是说要抓住这个机遇,使传统媒体能够搭乘网络的平台。其实刚才汪董提的问题里面,本质是内容的融合与共享,本质是这样的。如果说你在一个媒体内部,各个部门为了各自的利益,比如做一个网站搞一个网络公司,做一个APP就搞一个客户端、搞一个什么公司,把两微也拉进来,“1+N”的模式不是我们媒体融合之道,很多传统媒体都是这么干的,这样干是没有出路的,因为内部的资源包括内容资源都不能共享,都成了瓶颈,我们只能说这种方式会使我们的媒体融合表面看上去很光鲜,内部不融合,我们有很多的物理隔断,不能真正的共享起来。这实际上是一种管理理念。

还有刚才提的一个问题,互联网的媒介化是一个很重要的趋势,因为互联网不仅是媒体,实际上要说它是媒体,确实具备了媒体的功能,但是它的功能大大超过了传统媒体,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媒体,或者说它是一个信息发布的平台、一个信息交互的平台,同样互联网是一个网络社会。我们有的时候看新媒体形态,我们把微博、微信,可以看成一个网络的自主形态,而不是媒体形态,它和传统媒体概念不一样。另外来说,它的影响比传统媒体越来越大,另外这些年他们并购了大量的媒体,包括收购了传统的媒体,这种做法从国家利益角度来说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做法,尽管国家在这方面有了一些规范。如果一个企业收购媒体的话,就会带来很多的问题,会影响社会的公平性和公正性,因为它把媒体作为自己的工具去传播,这就是另外个话题了。我们有的人讲叫“逆向融合”,互联网和传统媒体逆向融合,从购买、融资、股份、合作等等很多方面,我觉得这个问题,大家可以去关注。总体来说,刚才几位老总讲的问题,都是值得我们特别关注的重要的话题。

徐秀丽:

总体我非常认可汪总的看法,我觉得无论是媒体也好,自媒体也好,都是社会进步一个很重要的标志,都会加速我们这个行业界最大的前进和发展。另外,削弱了还是增强了?我觉得就看各自怎么做了。如果传统媒体没有进行数字化生存,你的权威肯定要削减的,如果是自媒体现在发展很快,而且运用不同的手段,确实慢慢变得越来越权威了。这不在于谁,还是在于自己各自怎么做。所谓说的“融合传播”,融合不是目的,改变传播才是目的,最终把我们党在新闻舆论战线的抢占制高点和话语权才是最重要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