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重新定位我们看待和认识世界的视角

2016-07-28 中国发展网

IMG_7195

摄影/方士武

主持人:

在大数据的时代需要大数据的思维和流程、数据化的表达,现在什么事情都离不开大数据,但是我特别想知道其他两位嘉宾,尤其是王总,王总身上有很多关于和数据相关的标签:“中国最早的大数据公司”以及“全球第一家大数据交易所”。我想问一下,王总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大数据的,当我们在谈论大数据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

王叁寿:

我有两个身份,第一个身份是九次方大数据创始人,我是在2010年创办了九次方大数据;第二个身份是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执行总裁,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创办了贵阳大数据交易所,这个也是联合了我们贵阳市这个土壤才有这样一个交易所出来。贵阳市大数据交易所是李克强总理去年5月8日亲自给的批示。(贵阳交易所)在国内的地位,只要是做大数据的,如果没有听到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就应该不是搞大数据的。其实2010年我在中国开始做九次方大数据的时候,大概听到了很多声音,第一个声音说大数据,我们那儿全都是大数据,问他数据在哪里?不就是服务器吗?这是2010年到2012年这三年时间里很多人对大数据的理解。2012年到2013年,我再去跟别人讲大数据,他们说,我们那个数据量很大的,问他在哪里?说都在我们的Excel表格里。当2014年我们再去招聘的时候,很多人就会来投简历,问我大数据是做什么的?我说你是学什么专业的?他说,我是学统计的。我们对大数据的理解从服务器到Excel表格,再到最后简单的统计分析,我认为都不是大数据。后来我有了一个更深的理解,很多人也提出大数据是“黄金”,是“石油”,其实到今天为止,我把这个观点也推翻了。我认为大数据既不是石油,也不是黄金。因为石油和黄金是一种不可再生的资源,而数据恰好是一种生生不息、又无限次循环的资源。比如我们现在说人民日报的数据,历史数据可以把它比作是黄金、石油,但是每天都在产生新的数据这种属性并不是石油和黄金,就是挖掘现有的数据资源,是每一天都在产生新的数据资源。这就是我对大数据一些简单的理解吧。最后一句话,我想总结一下我在创业的这几年发现一个道理,大数据就像爬泰山一样,你爬不到山顶就看不到太阳,这是我一个深深的体会。我相信今天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也是这样一种感觉,就是当他发现积累到一定数据量的时候,他还是感觉这个量不够大,但一旦是“中央厨房”汇集的数据量非常大的时候,他就爬到了山顶看到了太阳。

孟威:

因为目前大数据非常热,在学界也没有一个统一的、非常恰如其分的概念。林林总总的理解里,有人认为大数据就是一种资源,有人认为大数据是一种技术,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大数据是一种表达的方式。这些观点实际上都是从不同的侧面让我们认识到大数据的一些特点。我理解的大数据,从学界的研究来看,有这么几个角度:一是微观的角度,二是中观的角度,三是宏观的角度。从微观上来看,大数据是以云计算,是以一些数字化的基础设施为支撑的,这是它技术层面上的特点。它是一种信息在物理空间的运动,投射到虚拟空间或者数字空间的表现,它不同于常规的数据,在规模和大小上都不同于常规的一组数据集。从微观上讲,我们觉得大数据就是这样一种东西。这种数据集和原来的数据比较起来,它的规模是更大的,它的品类是更多的,它关联性是更强的。这是从微观的角度理解。从中观的角度理解,大数据是一种新的生产要素,这对于新闻传播来说也是这样,它是一种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基础性的力量。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实际上是我们认识论的一种提升,就是说依据大数据,能够重新定位我们看待和认识世界的一种视角。

叶蓁蓁:

大数据的热潮当中很多人没有把概念搞清楚。如果我们对着大数据照一个词就是小数据、统计数据,像王总讲的Excel表格类型的数据,其实很多的产品是基于小数据做的。所以在我们现在的工作当中,事实上大数据、小数据是在混用的,因此我们数据新闻实验室,包括内部讨论的时候,我经常打断同事说,你这不是大数据,不要乱用,我们要严谨。现在我们在这里交流的时候,有很多数据在这里产生,比如有人记录下来,比如我刚才站在那个地方的时候,脚的摆动频率是多少,这些都是数据。但是在那个瞬间如果没有记录,就过去了,就淹没掉了,所以很多人类的行为都在不断地产生大的数据,但是你如果不把它及时记录保存下来进行处理和利用,它就会消失和淹没掉了。第二,大数据更像一团石头或者土,数据挖掘是做什么工作,从这团土和石头里面能提炼出黄金、铁,甚至钻石,那个成果是从大数据里提取的结果,是你的数据成果,那个才叫黄金或者才叫铁或者钻石,但是那一团混沌创造的东西是大数据。所以,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很好理解它,就是处在混沌状态的,还没有“无极升太极,太极升两仪,升万物”之前的那个状态是大数据,一旦升起来,一些变化和一些清晰区分的概念其实已经开始被提炼和挖掘出来了,就产生了不同的结果和不同的可以利用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