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素养和数据素养的结合是新闻人的核心竞争力

2016-07-28 中国发展网

IMG_7007

       摄影/方士武

主持人:

机器新闻将来会不会替代人工的问题,现在业界已经有一定的共识。在我们这个大数据时代,作为我们真正的媒体人,以后发展的方向或者主要具备的素养应该是什么样的?

孟威:

我想,在数据新闻的一个环境之下,对我们媒体人或者新闻人的一个挑战,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人工智能的可能性是不是能够代替人类的智力的潜能,这个方面是一个重要的方面。人工智能写出来的东西,一方面就是一种算法或者机器生成的一种报道模式,这种模式有一定的模板,有一定的规范,写作出来可以说同质化的倾向比较清楚的,它是一个有固定程式的机器生成的东西,这种东西与其说是进行智能创作和写作,不如说是一种编辑,是一种它所采纳出来的数据资源的编辑。这样一种生成就牵扯到到一个哲学的问题,人创造出了这样一种技术的可能性,但同时人的智力依然是原生态、自然的东西,人工的东西和自然的东西才能和谐的共存,两者怎么能够交融在一起,把新闻做的更好,这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在这个领域里面,我想,人的这样一种智力,比如对新闻的开发、对于不同想法,因为人是不同的,思维可能是发散的,表现出来的形态也是不同的,在做深度新闻或者做新闻的阐述、评论的过程中,我想这是机器所不能替代的。这是一个方面。

再有一个方面,就是一种情感的因素。机器对于人来说是平等的,是科学主义的,就是极端的科学化的,这些东西通过数据生成出来之后,给我们一种感受,这种感受不能替代人工写作所给人们的这样一种人文的感受、一种情绪的感受、一种社会文化传承的感受,我们之所以策划数据新闻的选题,因为只有我们人才能考虑得到、才能思索到,我们所要发掘的这些主题,比如和平、文明、爱情,这只有人工才能产生的。虽然是机器在面临人的时候,它能够打败一个人,但是这样的电子狗,背后还要有人的手来牵制它。所以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文化素养和专业化的素养是我们今后核心竞争力的关键。

叶蓁蓁:

我本身不是学新闻的,也不是学技术的,但是我做了18年的新闻,现在做了2年的技术。所以,我觉得其实在媒体这个行业或者在如今这个时代,很多时候更重要的是你的学习能力,以及你的开放的思维,始终不要太轻信自己所相信的那个东西是正确的、是唯一的。就像你刚才讲的,人工智能不能替代人类记者写稿,现在为了鼓励同行,我也会这么去讲,但是对这个结论,说实话,我是抱着谨慎的态度。因为当你了解到人工智能的发生机制的时候,它的背后机理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未必。机器的学习能力,会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只要人类社会在发声、只要在虚拟世界里传播,机器都可以学会,它装扮成人的样子去对话。当我们用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语气评论新闻的时候,当你的料够的时候,机器就可以模仿人去评论下一个新闻,一点都不难。

现在有一种倾向,一方面有一些媒体是不太重视数据素养的培育,可能也是因为有各种的若干原因。另外一个方面,有一些媒体我觉得也是太过于看中数据的力量,数字的力量,技术的力量,有一种工具理性在里面,就是说有一点轻视人文素养的培育。从我的角度来说,当然这是一个科学的问题,还是值得探讨的。第一个说人的高级的智能,在目前来看,是不能够被机器来轻易的取代,因为机器最后智能的产生还是要人的一种力量,但完全不是说机器没有能力达到一种非常高的高度。但是如果从人类不放弃的角度来说,人类的智力依然是牵着AlphaGo那一只手,这是我目前的一个观点。

第二个,在我们运用这种数据、重视这种数据素养的同时,人文的素养是不应该放松的,因为在网络的媒体上,有许多的比如像“标题党”的一些东西,有一些技术的设施是无法回避的。技术的最根本的东西,它是科学主义的东西,是精确到极致的,设计成什么样子,就出来什么东西,所以机器显得比较冰冷的,这反映了科学主义的另一面。在这样一个基础之上,我们作为一个专业人士,我们自身的文化素养,包括我们自身的文字的能力,有我们的人文的素质,历史的传承,传统的延续这样的人文的关怀在里面,这个方面是我们的专业精神,还有职业伦理,这是我们所需要加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