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电科技创始人袁炳松:全场景覆盖体系将加快培养用户使用习惯

2017-07-25 中国发展网

微信图片_20170725151544

中国发展网 7月25日 记者刘丹阳报道 随着共享经济的持续火热,共享充电宝在最近这两三个月也被吹上了风口。就在前不久,聚美优品的创始人兼CEO陈欧此前注资3亿元到共享充电宝领域。随后,王思聪在其朋友圈宣称:“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两则消息发出后,迅速刷爆朋友圈。

在来电科技创始人袁炳松看来,可以换个角度来解读王思聪的“吃翔”言论。共享充电宝属于硬件创业,如果没有自己的专利,简单的依靠模仿和复制,不太可能把这件事情做成。

共享充电宝的商业模式简单来说是一种租赁模式,而基于这种模式,它不仅满足了用户手机充电的基本需求,更解决了手机不能“移动”充电的痛点,实现了“随时随地”给手机充电的便捷。与此同时,共享充电宝还完全符合共享经济模型的要求,并且优于单车,加之手机没电的痛点足够“痛”,每日充电对于用户来说是强刚需,火起来是必然的。

共享充电宝作为共享经济市场中的“宠儿”,越来越多的资本瞄准这个风口,一场共享领域的争夺战已经开始。一方面,从今年三月份开始,短短40天内,关于共享充电市场就有 10多笔融资,30多家机构入局,融资金额近12亿。另一方面,在政府大力推广共享经济概念的当下,共享充电宝在绿色环保、节能减排等方面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以说,共享充电在产业发展上处于极有利的时期,它已经成为投资者眼中的“宠儿”。

唯一全场景覆盖移动充电体系

袁炳松表示,行业内虽然已经有不少企业在做移动充电,但是来电科技是目前唯一一个实现全场景覆盖的企业,也就是说可以在不同场景下提供不同的充电解决方案。因为目前市场上只有来电科技拥有可以生产大柜机的自主知识产权专利。

当谈到手机电池也在更新换代,更小更方便,“充电两分钟,通话两小时”的“快充技术”是否是日后“共享充电宝最强劲的对手”时,袁炳松表示,移动充电真正的竞争对手有可能会是电池材料革命性突破。比如像石墨烯这种能量密度很高、充电效率也高的材料。但是在未来十年二十年之内,真正实现民用或者商用可能性很低。虽然没有技术上的对手但是有技术上的好朋友,由于智能终端变化快,手机能耗要求越来越高,所以未来会给共享充电带来更多机会和更大的空间。2020年中国将推行5G时会对能耗提出更高的要求。就现在来看,每年电能存储量的提升只有10%,从IPHONE4到IPHONE7电池容量只增加了不到500毫安。目前市面上出现的快充是以牺牲电池寿命为代价,无线充电也有很大的局限性,WIFI充电效率比太阳能还低,新的充电技术的发展只是工具,随时可以直接被利用。来电科技在新的充电技术方面也在做相应的布局,很快就能看到利用新的充电技术的解决方案出现。

共享充电宝需培养用户使用习惯

袁炳松认为,“由于互联网技术和移动支付的的发展,现在大家越来越喜欢便捷出行,而且未来随着共享充电的理念深入人心,网点布局更加科学,密度更大,可以让人更加方便的获取移动应急充电服务,相信那时就不会人人出门都带一个像板砖一样的充电宝了。”

有共享经济就要有价格战几乎成为行业共识。一小时免费充电活动已经拉开了行业价格战的序幕,但是据记者了解, 从一开始市场上还没有别的竞争对手时来电科技就制定了首小时免费的游戏规则。袁炳松说到,“其实从某种程度来讲是降低门槛的一种方式。任何新鲜事物出来以后都存在一种教育市场和教育用户的过程。来电科技也希望告诉客户即使你不买充电宝不带充电宝,也可以便捷的享受到来电科技提供的移动应急充电服务,这是一个培养用户使用习惯的过程。”

来电科技作为第一个和支付宝合作用芝麻信用免押金租借产品的企业,就连芝麻信用底层的代码也是来电科技和蚂蚁金服共同完成的。“我们也为之后开通这种服务的企业做了先行范本。这种基于信用和分享经济的模式可以打通各方信息的壁垒。”袁炳松对记者说。

在人流动性节点优化布局

目前共享充电宝普及度并不高,即使可以异地归还,用户归还也不方便。用户也许会有顾虑,比如我在A点借了一个充电宝,目的地是B点,但是我的心理压力在于——我不知道B点是不是有可以还充电宝的地方,即便知道,能不能找到那个地方也是一个问题,这个潜在的压力可能让我使用共享充电宝的频率下降。

袁炳松回应说,“对于创业公司,一开始的难题就是让柜机的初始密度非常非常高,否则就会影响用户的体验。但其实也要分场景来看,并不是在所有场景下用户都有这个顾虑。按照人的流动性来看,有些场景是封闭性场景,有些是开放性场景。就像餐厅、KTV、商场这种封闭式场景中,用户往往是在同一地点借还,就不会有所顾虑。在地铁、火车站这种开放式场景下,用户就可能会在一个地方借但是要到另一个地方去还,这就需要在人流动性节点上做更加优化的布局。这并不是单纯的多布点,而是要深入分析不同场景下不同的情况。如果盲目布点,其实就不算共享经济了,只会造成资源的浪费。就像《后会无期》电影里说的,‘喜欢是放肆,但爱是克制。’因为你深爱这个行业,所以要克制,不要放肆海铺来破坏这种平衡。”

提供公共服务传递分享理念

袁炳松提到,来电科技把推广重点放在交通枢纽、医疗、教育行业是因为这些行业的公共属性非常强,所以用户也更多,也能更好的发挥分享经济的价值。从一定程度来讲,是在给场景方提供配套服务。我们把设备提供给这些公共设施也是为了提供公共服务。我们从最开始就意识到共享充电其实是一件半公益的事,第一小时免费也是考虑到了它的公共性。一般情况下,一块充电宝在用户手里的时间超过三小时。除首小时以外开始计费是因为共享经济针对的是非特定个体,要在不同的人手中循环流动的。当一个人占用太长时间时,其实对资源来说也是无效的利用,所以我们只对长时间使用的用户收费。来电科技希望通过提供公共服务去传递分享的理念,来倡导环保节约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