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切肤10问第四问】要与不要,二孩供养存顾虑

2017-03-08 22:24     中国发展网

两会开幕前夜,小编和同事聊天,说在我们的调查问卷“切肤10问”中,有超过50%的受访者表示,2016年子女开支占家庭全年开支超过50%(调查问卷初期数据)同事说,是啊,我们家就是,幸亏是一个,这要是两个,刚好百分百,家里其他人就可以喝西北风了。

在我们上述的调查问卷中对受访者在二孩政策放开后的态度,有近三成的受访者表示选择了“年龄已经大了,想要、但来不及了”这一选项。而要、不要、未决定三方的选择比例,选择要二孩的占据上风。

erhai1

那么在坚持了30年的计划生育国策后,二孩政策是怎么来的?

2011年11月,双独二孩政策开始实施。

2013年12月,单独两孩政策开始实施。

2015年1月,国家卫计委表示,公布数据,2014年单独二孩出生数不超过50万人。此前,卫计委的预测是200万人。

2016年1月,统计局公布数据,2015年出生人口1655万,比上年减少32万。同时,二孩及以上比重由40%上升为43%。

同年1月1日,全面二孩政策开始实施。

2017年2月,统计局公布数据,2016年出生人口1786万。

我们也集纳了今年两会上一些女性代表委员对于二孩的态度:

陈思思(全国政协委员、全国青联常委、国家一级演员的心里话):一个孩子太孤单了,我特别支持身边的亲戚朋友要二胎,我觉得两个孩子的家庭结构更和谐美满。 

汤素兰(全国政协委员、湖南师大文学院教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我可能不会生老二,这和孩子数量没有关系。我觉得一个孩子也好一群孩子也好,重要的是教育好,让他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袁慧琴(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文化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中国传媒大学戏剧戏曲研究中心主任):要二孩会给大孩童年多个伴,两个孩子共同成长,会多很多童趣。另外,作为父母,孩子多了晚年孤单感就少很多。 

孟晓驷(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妇联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书记处书记):目前许多妇女对生育二孩存有顾虑,用育龄妇女自己的话来说,“就业困难、经济负担、照料负担像三座小山压在她们的心头与肩头”。 

孙萍(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我就是独生子女,所以我结婚时特别希望能找一个家里有很多人的大家庭,感受家庭的温暖。 

姚一萍(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农牧业科学院资源环境与检测技术研究所所长):我还是希望我女儿再生一个,但是年轻人未必听话啊,年轻人有年轻人自己的想法,下一步,希望国家能在教育资源和医疗保健方面政策跟上,别让年轻人有后顾之忧吧。

啥叫后顾之忧?看看我们调查问卷发现的实际情况:

2016年,受访者在子女身上的支出占家庭总支出(扣除买房等大额开支)的比例,有超过六成的家庭在30%以上。支出占比超过70%的有5.64%!

二孩2

啥叫现实很骨感?上边就是。

于是呢,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今天的两会上表示,想方设法解决好“甜蜜的烦恼”这一问题。在此前,财政部部长也说了,已经在考虑个人所得税对二孩家庭教育支出的专项扣除。

国家宏观层面上,我们相信各项政策会陆续出台以加强保障。但,更多地是个体层面在实际生活中所遭遇的境况:就业歧视、产假、升职空间等等,需要每一个家庭去考量。

有篇文章对于二孩这样写道:做出选择的二孩家庭率先在幸福与忐忑中摸索前行,面对经济压力、事业发展等现实压力,更多父母依然在生与不生之间纠结徘徊。我们的调查问卷,展现了当下的个人和家庭选择、对未来的不确定、对错过政策窗口的不甘……

3月8日,我们决定推送“二孩”这一问,是要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向所有的女性致敬;是要向当前千千万万个已经、尚未、无法作出这个决定的家庭致敬。正如十二届全国人大新闻发言人傅莹此前说的:“道理可以讲得很丰满,现实可能很骨感。要转变观念尊重女性权益,全面二孩的相关政策和服务要跟上,公共社会资源要跟上。”还有,全社会的努力要跟上。

【责编:李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