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中国制造:实体经济的“肾上腺素”

2017-03-11 14:11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张洽棠 陈孟

顶层设计篇:制造业需多元化政策资金支持

加快推进“中国制造2025”计划,提振消费者对“中国制造”的信心,支撑制造业提质增效、提升国际竞争力。这些国家层面的经济发展战略,给我国工业制造企业带来巨大的鼓舞和信心,同时制造业也期待着更多的顶层设计出台。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奥盛集团总裁汤亮表示,各级政府要强化科技创新政策指导的置顶原则。要舍得花钱建设制造业的人才高地。在振兴中国制造业问题上,政府决策部门在政策指导上,要有高屋建瓴、提纲挈领的远见,要花大力气推动制造业的科技创新。政府出台的各项鼓励制造业发展的政策措施,都要围绕着科技创新这个中心点。同时,各级政府要用强有力的优胜劣汰的市场手段,大力推广制造业科技创新的新成果。制造业的许多科技新成果,之所以无法迅速转化为先进产能,进而淘汰落后产能,市场的“肠梗阻”作用不可忽视。

全国人大代表、TCL集团董事长兼CEO李东生认为在实体经济中,资本和技术密集型核心基础制造工业的投资回报率比较低。对此,提出三点建议:

一是继续出台政策加大对制造业中的技术密集型产业的支持。使得产业竞争力和规模可以快速赶上国际领先水平。二是继续保持国家对项目资本金投入政府财政贴息的政策。可以很好地缓解企业在资本金筹备过程中的压力。因此,建议继续执行国家对重大项目资本金投入政府财政贴息的政策。三是免除企业利润转增资本所缴纳的企业所得税,鼓励企业以税后利润再投资新项目。

全国政协委员、太平洋保险董事长的高国富亦建议给实体经济三年降低税费,并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给其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这样包括保险资金在内的各种资金,都会因为利润来投到实体经济中,利于实体经济长期健康发展。

改革篇:中国制造需要做好“加减法”

制造业的强盛与衰败,是一个国家经济的寒暑表,对于大国而言更是如此。在加快推进制造强国建设和《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时代背景下,供给侧改革将为中国制造业企业迎来一个新的变革点。对此,全国人大代表、美的控股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袁利群表示,制造业要供给侧改革中做好“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在做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的“减法”的同时,要积极主动提升科技水平和生产效率,加快全球化步伐,做好补短板的“加法”,打造中国制造新优势,推动工业转型升级,实现中国制造业的跨越式发展,把“中国制造”发展成为“中国创造”。袁利群代表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环境下,提升制造业有效供给能力是非常重要的,而这与政府全方面的推动作用密不可分。

他说,首先,国家应鼓励企业加大科技投入,提升科技创新能力。科技创新是振兴中国制造业的必由之路。汤亮也指出,要破解中国制造业发展乏力的困局,必须有力度地提升中国制造业的科技创新。

与国际上一些创新型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制造业企业的在科技创新能力上存在多重短板。袁利群建议政府从产业定位和发展的角度,支持企业技术创新,鼓励企业加大科技投入,提升产品附加值,进一步改善人才结构以及加快企业研发体系建设,以实现制造业企业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提升产品的技术含金量,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补齐创新不足这块短板。

其次,国家应引导企业以提升效率为驱动,着力提高供给效益。供给侧改革强调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推进结构调整,提高全要素的生产率。袁利群建议政府引导企业从大力发展智能制造和推动全价值链的精益管理两个方向上入手,以助力制造业企业提升企业运营效率,强化资源整合能力,着力提高企业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率,做好供给侧改革的“加法”。

最后,袁利群建议国家助力企业加快全球化进程,布局新产业。供给侧改革提出,要进一步贯彻落实开放发展理念,抓住“一带一路”的发展机遇,大力拓展国际合作新空间。

企业篇:减负和创新是基调

企业如何发展?众多代表委员认为减负和创新是永恒不变和基调。全国政协委员、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指出,和美国相比,我国工人的工资是1/8,所以企业减负,重要是要素成本改善。

全国人大代表、华南农业大学教授、肇庆大华农生物药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瑞爱,则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讲述了如何创新。据其介绍,自2015年8月对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进行修订以来,政府积极运用财政资金引导促使企业在科技成果转化中的主体作用持续增强,国家科技支撑计划的95%、国家重大专项的50%、863计划的35%以上的项目都由企业牵头实施。

陈瑞爱表示,企业是科研成果落地的最终实施者,在解决科研成果与市场需求错位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只有充分发挥企业的主体作用,才能真正解决科技创新成果向现实生产力有效转化的问题。

陈瑞爱指出,在借鉴发达国家的有效经验和做法的基础上,首先,要加强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引导创新需求向企业聚集。使企业原始创新人才成为创新的决策主体,创新的投资主体,创新的研究开发主体,创新利益的分配主体和创新的风险承担主体。

其次,应深化科技平台与企业合作,完善政产学研合作长效机制。支持有条件的企业建设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研发机构,培育一批有国际影响力的创新型企业,形成有利于科技成果转化的科研机构管理模式。

第三,是探索知识产权快速维权机制,构建市场导向的科技成果转移和转化机制。建立专利导航产业发展机制,吸引国内外技术转移机构,改善高校科研院所科研人员职务发明成果转化收益或股权收益等激励机制。

还有,拓宽科技型企业直接融资渠道,积极引导科技金融创新。推动股权众筹相关资本市场建设,建立与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对接机制,支持中小企业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交易。

此外,还要重视开展科技成果信息服务的政策。

【责编:孙靖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