夯基垒台 立柱架梁 实现法制建设与价格改革相向而行

2017-10-24 中国发展网

中国发展网10月24日 据发改委网站消息,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各级价格主管部门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精神,加强顶层设计和系统谋划,统筹推动“立改废”,加快建立健全重要商品和服务的定价成本监审办法、价格管理办法、价格调控预案,全面建立目录清单制度,全面清理价格规章规范性文件,有序推进价格管理职权清单化、政府定价程序规范化、价格行政行为透明化,进一步确立了政府定价制度的“四梁八柱”,为巩固价格改革、强化价格监管提供了强大法制保障。

统筹推进 价格法制“四梁八柱”基本搭建

紧紧围绕价格工作中心任务,坚持统筹推进、与时俱进,紧扣政府职能转变和机关定位转型,强化价格法制顶层设计,应时而变、顺势而为、有破有立,深入巩固改革成果,推进依法治价。

——加强顶层设计。成立《价格法》修订工作小组,经过深入研究,反复征求各部门意见,已起草形成《价格法》(修订稿)。2015年10月出台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发[2015]28号,以下简称中发28号文),对健全价格法制提出明确要求:“紧密结合价格改革、调控和监管工作实际,加快修订价格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完善以价格法、反垄断法为核心的价格法律法规,及时制定或修订政府定价行为规则以及成本监审、价格监测、价格听证、规范市场价格行为等规章制度,全面推进依法治价”。各地为认真贯彻落实中发28号文件精神,出台了相应的实施意见,对价格法制建设作出详细规定。

——统筹推动“立改废”。结合价格改革最新进展,进一步加快建章立制步伐,将改革成果以法律法规形式巩固下来。

中央层面:系统梳理相关法律法规中与改革要求不相适应的条款,推动完成了对《药品管理法》《烟草专卖法》《铁路法》《邮政法》《民航法》《义务教育法》《公证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民办教育促进法》等9部法律及5部行政法规的修订。修订了《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等行政法规和《中央定价目录》《政府制定价格行为规则》《政府制定价格成本监审办法》等规章,修订了《农产品成本调查管理办法》,出台了《价格认定规定》。《政府制定价格听证办法》《行政事业性收费标准管理暂行办法》《价格认定复核办法》的修订也取得重大进展。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垄断行业价格监管的意见》,按照“准确核定成本、科学确定利润、严格进行监管”的思路,建立健全以“准许成本+合理收益”为核心的约束与激励相结合的垄断行业定价制度。此外,还先后出台《商业银行服务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目录》《商业银行服务价格管理办法》《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办法(试行)》《省级电网输配电价定价办法》《国家发展改革委定价成本监审目录》《输配电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天然气管道运输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铁路普通旅客列车运输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等一批具体定价或成本监审办法,标志着政府定价科学化、规范化、机制化水平提升到新的高度。

地方层面:各地普遍建立健全政府定价程序制度,结合改革进程修订听证目录和成本监审目录,有的省份还将合法性审查、公平竞争审查、政务公开、后评估等程序纳入价格行政行为全过程。江苏、浙江、安徽等9省制定修订了价格管理条例,河北等4省修订了价格监督检查条例,福建、湖南等6省修订了行政事业性收费管理条例,重庆、西藏、海南等地方出台了涉案物品价格鉴定、旅游价格管理等地方性法规。同时,各省还出台或修订省政府规章25部。截至目前,全国价格管理类的地方性法规55部,其中价格管理条例15部,价格监督检查条例7部,行政事业性收费管理条例12部,涉案物品价格鉴定条例17部,其他条例4部;价格管理类的政府规章81部,内容涉及价格监督检查、监测、鉴定、成本监审、行政事业性收费以及部分商品服务价格管理等方面。

——全面建立目录清单制度。先后完成了定价目录、权责清单、行政审批目录和收费目录的制定修订工作并对外公布,显著提高透明度,接受社会监督。

定价目录。2015年底,全部完成中央定价目录和31个省(区、市)地方定价目录的修订工作,并对外公布。中央、地方定价具体项目分别缩减到20项、45项左右,实现权力清单化。2017年,新一轮的地方定价目录修订工作已再度启动。

权责清单。结合简政放权、职权法定要求,国家发展改革委全面梳理价格调控与监管类别的行政权力和责任事项,编制权责清单。对保留的行政职权,以清单形式全面公开职权名称、权责依据、权责实施内容和程序以及追责情形,同时编制各事项工作流程图。地方价格主管部门也均出台了相应权力责任清单。

行政审批目录。全面梳理价格主管部门行政审批事项,取消价格评估人员执业资格认定、价格评估机构资质认定、价格鉴证师注册核准等多项行政许可,清理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并编制行政审批事项目录、政府内部审批目录和审查工作细则,所有审批事项由委政务大厅统一接收申请、在线审批、全程监控。

收费目录。制定并公布了中央涉企、进出口环节经营服务收费目录清单(分别仅为6项、3项),中央层面行政审批前置中介服务收费全部取消。正在编制全国和各省的经营服务性收费目录清单,将于2017年底前对外公布。

——全面清理价格规章规范性文件。为更好地适应价格改革全面深化、政府职能加快转变的新形势,深入推进简政放权和放管结合,优化法制环境,先后多次清理1978年以来发布的价格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2015年至2016年,全国价格主管部门共废止约1.6万件价格规章规范性文件,明确现行有效的重要价格规章规范性文件约2600件,并对外公布相关文件目录,便于社会公众查阅和监督。2017年,再次清理中央层面价格规章规范性文件,已于2017年7月废止133件,后续拟废止修订170余件,力争将中央层面现行有效的价格规章规范性文件数量压缩至500件左右,2000年以前印发的文件全面废止或修订。全面清理价格规章规范性文件,既是对价格改革成果的再一次巩固,也进一步夯实了价格管理的法制基础,还实现了政策法规的信息互通、资源共享。

放管结合 价格改革成果得到有力保障

伴随价格改革的纵深推进,价格法制建设紧紧围绕中心工作,按照简政放权的要求,放权市场、放权企业,自我约束、接受监督,有力地促进了市场决定价格机制的建立和完善。同时,坚持放管结合,沿着建立科学、规范、公开、透明的政府定价制度的目标奋力前行,分行业、分领域的价格管理办法和成本监审办法陆续出台,为规范政府行政行为和企业市场行为,维护各方权益发挥了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