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汉:支付体系与金融市场的融合

2017-09-01 中国发展网

中国发展网 8月20日,以“新思维、新理论、新突破”为主题的金融科技促进市场发展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普创金融创始人李汉表示,2006年建立的支付经济学分支学科,就是研究如何降低交易成本,促进交易,以及金融中介在交易中的作用。研究形成了一个结论,金融中介不仅要降低交易摩擦,而且有促进交易的作用。所以我沿着这条路做下来,就是要降低交易成本。对于所谓的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不管是我在人民网还是新华网发表的文章,一直都在反对“互联网金融”这个概念。今年周小川行长在“两会”期间答记者问也说“互联网金融”这个概念“貌似有问题”。

十年前,我参加了人民银行很多专题研讨会,抱着学习的态度和大家一起争论《票据法》的修改,争论的一个主要的“焦点”就是票据的“无因性”。刚才我们讲了,票据工具是具有“三合一”特性。以商业银行为首的强调融资工具的原因是什么呢?今天看来我算有点明白了,就是M2的扩张。为什么要强调这个贸易背景呢?用马克思的话说,商品流通一定要和货币流通要相适应。后来ECDS上线了,我也参与了起草和讨论管理办法,最后的一个总结性的文章就发表在《财经科学》。总结出来到底当时人民银行要做什么?做的就是这两个目标(顺畅货币传导机制和建立贴现利率走廊),到今天为止,我们看见都还是有问题的,传导机制是不是很顺畅?钱为什么在银行里面空转?利率走廊建成了吗?2013年初,我启动了一个研究,当时研究的背景就是国务院让人民银行组织“一行三会”调研互联网金融或者类金融公司、信托等,可能的债务违约对金融稳定的影响,我参与了调研。无论是宇宙第一行的票据模式,还是我们知道的金银猫、招财宝、票据宝等所有的模式,我全部都研究了一遍,包括P2P,P2P是2009年一些海归带回来了一个“微金融”的概念,后来演变成了互联网金融的主要模式。你们可以到网上看我的文章,我认为互联网金融要谈一个“体系”。我看见很多区域银行的纸票流通性有问题,有针对性地搞了一个1.0版“区域小行银承纸票质押融资收益权转让B2C模式“的设计,一年多花了上百万去研究。后来发现实现起来很困难,其中一个困难是确定质押的主体,第二个困难是法律的人数规定,然后就否定了。

112122

普创金融创始人 李汉

接着做了一个2.0版“传统单市场人工竞价”的模型,因为那个时候有钱的银行很牛,能够利用信息不对称赚钱,要价多少就是多少,市场中缺钱,银行参与的积极性不高。再后来就是刚才梁猛说的,我受男方市场和女方市场的启发,同时就去看中国票据网chinaCP,它后面一定会写方向,买入和卖出的方向。我又去了解汤姆逊路透交易终端的模式,为什么它会这个样子?向中介人工报价,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杀戮。人为的因素太多了,我20年坚持一个观点,就是我们的金融是应该从制度性控制到技术性控制,我们的规章都是很完全的,遵不遵守才是问题。哪怕银监会要一盯一防范风险,市场机构的数量是成千上万,根本盯不住。

我们的体系遵从了现在流行的体系架构,包括移动端解决“纸票”交易配对的问题。票据交易达成交易意向之后是可以违约的。因为非标市场的特点之一是可以违约。但违约之后,违约方是要付出代价。这个代价不一定是金钱上的代价,可以是声誉和荣誉上的。系统的外部接口都做好了,因为我熟悉银行的报文系统,所以我们传的信息都满足人民银行报文的格式。包括和中国银联chinapay的资金转移信息接口、ECDS系统接口都全部做好。

针对非标金融产品,我们从票据切入,而票据在整个非标市场中是最复杂的。票据产品的信用维度太多了,多到可以任意组合,几乎每张票都是一个特殊产品。

这是拥有完全知识产权的系统,我们的接口全部都做完了,客户单独使用就是信息系统,和客户(银行)系统对接,就是一个更为方便的信息系统。我们的系统和实际交易没有关系,它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用和便捷的报价系统。

我们设计遵循三大原则,一是满足国内的法律法规;二是竞争性原则,保持一个中立的态度;三是符合《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原则》。那个规则很严格,全世界都得遵从,中央银行也好、整个交易系统也好、“一行三会”检查银行系统都是遵从这个原则。

我们做了一个双市场的系统,解决了策略博弈的问题。我们认为金融只有两个功能,一个是通道业务,一个是套利业务。我又没有牌照,我就是修路的,有牌照的归“一行三会”管的,发了牌照,你们该干什么就在上面去做,但是监管者要知道你干了什么。而且这是一个可扩展的弹性框架。我的这个系统运行就是基于这三个原则。

一个德高望重的领导,也是经济学家问过我三个问题,监管者要不要你做?市场中的商业银行和不和你做?你能不能做?上面“合规性原则”就是回答监管者的一个问题。后面的一个“盈利性原则”和“核心原则”就是回答市场机构和不和我做的问题。我可以给你(监管者)提供非现场监管的接口等等,而且基本上没有学习成本。今天也来了很多准备一起合作的银行,我一个小时就能讲明白怎样操作,还符合银行内部风控的要求。

我主要是想通过大量的交易,从票据作为切入点,解决世界上最难的非标产品后,然后逐步延伸到大额存单CD,还有债券,保险,理财市场等。我要建立一个可观测的点,这就是我们的普创指数,银承和商承的指数。点击进去之后,我们又建立了分类产品和指数。这个指数是我们自创的,银承电票、银承纸票,还有商承电票,商承我们的原则叫风险可控、金融创新,我们引入中国224家具有财务公司的集团公司来先行先试。我们后面可以看到跟中航工业集团和格力集团谈过的。我们在给市场提供了一个观察点,所谓的这个数字是基于昨天价格的变动,价格越低是红色,对市场是个好的现象,价格涨的是绿色,就是资金的价格,平盘就是蓝色。当我们选择这个电票,再选择股份制银行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见具体的从一天到一年的这一类银票的价格走势。当我们做出这个系统过后,清华大学数据科学院准备和我们合作,虽然我们很粗糙,小学生的水平做出来的,但是就像刚才梁猛说的,我们走在一个正确的道路上,请你们沿着这条路把它做成更高级的,更准确的东西。就可以提供更多的贴现率的产品,因为央行票交所做转贴,我们是帮银行聚集票源,就是直贴的这部分,如果央行要我做转贴利率指数的话,我也能做出来,只要有交易在这里面,这个都是很简单的。

下面讲一下刚才的四个行为怎么实现的,重要的创新就是我们的并行交易过程。最难的是什么呢?我们计算机只认0和1,而且这个计算机只认角色定位的问题,要么这个时候此时此刻在同一个账户身份是买方,要么你是卖方对同一个产品,没办法给你定成又是买方又是卖方。在这儿搞人工智能估计可以自动识别,反正我们的计算机是识别不了的。所以企业既可以主动地询价,卖自己的资产,也可以被动地报给别人,被别人选。我们设计的方法请在座经济学家可以考虑一下,就是谁先出价谁拥有选择权。这个是在我在讲货币金融学的时候,期货、期权、利率互换就涉及到这个东西了。选择权是很重要的一个权。中国有4000多个法人银行,14万多家有行号的机构,它们不能够互为交易对手,又涉及到这么复杂的维度。期限的维度,价格纬度待会儿你们会看见,刚才看到12类银行的维度,你组合起来就不得了。同时每一个参与者的动机也是不一样的,包括中央银行的动机。当市场利率升高的时候,作为证券功能,市场机构就可以去投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