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汉:支付体系与金融市场的融合(2)

2017-09-01 中国发展网

我们讲一下并行交易的原理。在卖方市场上每一张票都是公布出来的,每个参与者都能看见,我称为是以票面金额为约束的票据信息,这张票最大金额是十个亿。下面是买方,是被动的买方,对于银行,一个总行可能每天买票不止十个亿,或者一个分行有可能是十个亿等等,是以授信额度作为约束的,决定它买多少。我有十个亿的话,实际上我们看这个并行市场,我可以向这个市场中十个亿以下的任意满足定制条件的卖家进行报价,其实我不知道我报给谁了,是自动化报出的。同时我也可以在买方市场上挂出来要买相同条件的,你也可以给我报价。这个时候当Y1卖给X1的时候,如果这两个值是相等的,Y1对市场中所有的报价就全部撤销了,所有买家对它的报价全部撤销了。在买方市场上,下一张表N个卖家向M个买家都是满足了需求的报价,他们在这个市场上是被银行选的。最后如果不相等的话,我们会发现它的额度会变成X’,因为已经成交了一笔,我们通过后台的授信管理系统进行控制。这个就是我们的并行交易原理,效率是很高的。参与者只能够影响价格,所谓的托拉斯、卡特尔、康采恩等等没有办法控制这个价格,中央银行也只能作为间接的影响这个价格,观察这个价格,采取宏观货币政策。

我把刚才并行的多对多的交易拆分开来讲询价、报价、竞价,就是一对多在两个市场中怎么样实现?这取决于条件定制,银行今天要买什么品种,这张票作为卖家来说我要卖多少钱,取决于这个底价,卖的方式,这些条件定了过后,我就给你做了博弈的策略,那个蓝色的就是一个博弈的策略。这个蓝色的博弈策略就是取决于交易双方了,只有Ymax和Xmin发生交集的时候,才有可能成交。选择权在卖方,如果没有交集就是右边的那个图。到底是下面的调价还是上面的降价,那个取决于你们在市场中的观察。而我们看见的这一个贴现率、最低收益率的报价,实际上都是满足条件的一组数列,无数个,也不知道多少。我给你公布了一个有多少人给你报价的金额,如卖出一个亿,现在已经给你报了一千个亿了,可能这个有一亿资产的人要选择一个策略,我还要等,一出现更好价格的话,贴现率将还要下降,大家竞价了。最后竞价的结果就是下面那个值,我们不知道这个是不是最优,我们只能称为当前最优,你选不选?不然就会变成梁博士最后的那个图。

在买方市场就是银行的博弈过程,你公布买的额度就很有技巧了。在座的应该知道,去年11月份整个转贴现率是2.83%,结果民生银行公布要买5000亿城商行票据,一下把利率打到2.63%,但还是买不够。农行和邮储银行都很着急,出手把利率打到2.61%了。我心里说麻烦了,为什么麻烦?十年期的利率扭曲了,十年期的国债已经3.4%了。然后我就跟做固定收益的学生说赶快跑,要出事了,大家不去放贷款了,都去剪中央银行和财政部的羊毛了。然后在今年1月份利率大幅飙升,我们在一年中资产和资金不平衡,一天中资产和资金也是不平衡的。回到刚才讲的,实际上你卖的价格只能取决于你卖不卖当前的价格,而定这个价格是取决于你的同类的这些卖方的价格,你要观察别人。也要取决于买你的这些平行机构他们相互之间的报价,就是股份制银行它相互之间都要相互盯着,如果价格高了,别人不在他这儿贴现,特别是央行224号文件出来后,这个博弈就很厉害了,需求的动机不一样。还要提一点,央行说要把30万家的非银机构放进来,有一些货币基金有法律规定,要求配置这个票据或者债券,哪怕收益率是0.5%他也会去买的,那是法律要求。我们提供一个公开、公平博弈的市场。这个就是具体的实现方法,上面的这些都叫条件。我去调研过很多家银行,每家银行的条件是不一样的,这些穷尽了你们需要的所有的条件,选完条件就是刚才说的博弈策略,选定你的博弈策略,就在这上面,很简单的。然后你选择要么发布在买方市场上去询价买,要不发布到卖方市场被动去报价买。

我们做了一个套利的功能。这个套利交易很好玩,就是盯住买方市场需求,因为这些都是大买主,他们很都懒,我要买就买一个包资产,可以讲价的。我去盯住他的需求,然后我去卖方市场,那都属于是中小微企业,一张一张的在卖,我就盯住这个供给,然后发现价差,跟踪交易,实现套利,统一思想。我们这个利率走廊就有可能形成,套利的方式我只列出这些来,这些市场机构聪明得不得了的,只是给经济学家解释一下什么叫本行他行套利。有些银《》行,比如“纸票”只能是本地客户,它所有的“纸票”要卖给我,符合条件过后,你还要有账户,因为我看不见你后面的那个章,这是“纸票”它特有贴现要求。结果我有一张票看见北京中信它有这个需求,利率也很合适,我就找一个中介或者其他的,我就卖给他,他在北京中信开了账户,然后他就拿去了,这就是某些市场中介干的事,叫“包装户”。

最后讲一下时空套利,这个也仅在于现在的“纸票”,纸票现在不能彻底取消掉,中国发展是不平衡的。有很多山区的银行一年就开不了一两张票,你让它上电票或者变成间接的接入者,那个是很麻烦的,成本与收益是不相符。十年前一个领导就让我去研究一个课题,不同支付工具的成本、风险、收益、效率和使用习惯,特别是最后的使用习惯。那个太吓人了,就是影响人的交易模式,交易行为是使用习惯,要改变是很难的。

这个就是人工的方式,我们定制这边市场的需求,那边市场的关注。我们定制完了之后,因为是海量的数据,你定制完过后就跑到自选行情里面就看这类票,然后在这个里面你可以点击进去,要么是卖,要么是买。这是我们的定制功能,就是刚才说的两边市场用人工的方式。我们卖的时候可以整批的成交,也就是你的资产库里面满足别人买方的需求,全部都列出来了,每张票进行报价,报价过后给一个综合利率出来,也是满足别人的利率的要求。你可以要求他全部买走,500张票。我们打包可以打成一个挑票成交的零包,你可以买300张、500张。当你挑了之后,我向其他机构,刚才说的并行交易全部撤了。我们做了一个测试,一千乘以一千的报价,也就是一百万笔同时交易,用了一个普通服务器在互联网上,就是网页的服务器,大概是2.3秒就全部撤完了,效率是很高的。

这一个功能是智能联动交易,也就是说当我盯住股份制行最高价的时候,因为他们的价格是波动的,4.21,我心里的价差是3个BP,所有这个市场上满足买方市场所有的卖方,我全部都给他自动报过去。如果买方市场上的价格发生了上下浮动,我也要发生上下浮动。如果它上涨了过后,我如果按原来的价格就要亏损,如果下跌过后,我按原来的价格就买不了票了。如果是盯住这个最高价,出现低于这个贴现率的价格,对我来说收益率是提高的,何乐而不为?我们的这个功能正在调试。基于刚才这些策略,你们定制完过后,作为交易员的话你该干吗干吗,为什么?因为我给你提供了一个手机端的功能,这个手机端既是买卖“纸票”的报价交易终端,又是我们电票交易的一个信息终端,有成交、有报价,拿来看,想点就点。因为我们的票据交易要通过网银或者后台系统,这个就是达成成交意向。这个是我们提供的时空地图,有时候交易不取决于价格,比如我有十万个“纸票”,深圳报一个3.2的贴现率,它也符合它的要求。结果北京报的是4.1,就在北京卖,为什么?飞到深圳去给你送过来,不可能的。

最后我们对我们的系统做了一个总结,也就是说我把系统做完过后,林漳希教授过来发现这个是“土豪金”理论,我说我哪懂得这么多。我就是要做一个非标资产智能化的交易系统,因为我2000年和华夏证券建过互联网证券交易系统,我做过交易系统。就是要降低交易成本,同时我们通过所谓带引号的互联网思维的模式,有时候经济上的惩罚不如对他的声誉上的惩罚,为什么?黄单就给你记一次黄单,你的黄单90%了,别人谁还卖给你。你黄单80%了,谁还买你的,拒绝和你交易,把你扔到黑名单里面,我们功能都实现了。包括忽略报价、黑名单功能,当天的不能报价等等这一些我们都有。我们就是通过自律和他律,通过非现场的监管,你所有交易的计算机的IP给你锁定,因为我要计算距离,你所有的手机锁定的。可能在座的要问我假票怎么办?假票又不归在座的监管管,那是公安部管。“纸票”送到银行,进了托管部门过后,验了票过后才付钱。你敢在上面卖假票,那个叫刑事犯罪。

最后一个是建立一个可观测的价格体系。这个就是我最近以来和市场机构谈的,我们准备和这些市场机构进行先行先试。我给他们讲的就是基于刚才的三点,合规性、利益性盈利性、安全性,你把我当成一个QQ、微信,你在上面吼一声就可以了,没有任何法律上的障碍。而中航工业集团代表了最大的央企,刘总跟我说过,她说想搞一点票据理财的这些东西,我说请你看一下我们系统。格力代表了这个市场中最有活力的公司之一,我去拜访过他们几次,我们聊的完全是市场化的这些东西。公布过后有人会抄袭我们的吗?我特别看重知识产权,前两年总理说“创新中国,智造中国”等,我在承担国家级课题的时候,综述了全世界所有的支付系统和交易系统,我知道哪些东西是世界上没有的,我们的整个软件都是从0到1敲出来的。我们申请了发明专利,思想是不能够申请专利的,但是实现的过程是可以申请专利的。其中我们将有几个核心专利在瑞士专利局申请PCT专利,就是为了“走出去”做准备。最后,借用易行长的一句话,就是《通往货币经济学的新范式》序言中结尾写的一句话,实现以上目标,这是所有经济学家的光荣与梦想,也是思想家终极追求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