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经济全球化新主角


迟福林

在经济全球化新的十字路口,“一带一路”是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构建开放、包容、共享、均衡的经济全球化新主角,承载着以构建自由贸易区网络为目标、促进全球自由贸易进程的新使命。以“一带一路”为总抓手,加快形成我国对外开放的大平台、大通道、大布局,赢得国内经济转型和国际市场竞争的主动。

“一带一路”:引领经济全球化的重要使命

为什么“一带一路”倡议能赢得广泛的国际共识?重要原因在于,“一带一路”承载着推进新经济全球化的重要使命。

以基础设施为依托。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实现“一带一路”倡议“五通”的关节点。有研究表明,2016~2020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基础设施合意投资需求至少达10.6万亿美元。

以产能合作和服务贸易为重点。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间的产能合作和服务贸易合作已经展开。总的来看,服务贸易远滞后于货物贸易及企业“走出去”进程,滞后于产能合作的实际需求。2016年前三季度,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服务贸易额仅占贸易总额的10%,低于我国服务贸易占比18%的平均水平。重货物贸易而轻服务贸易、贸易自由化、便利化程度比较低,导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贸易成本居高不下。未来,在深化产能合作的同时,拓展服务业领域的合作,成为“一带一路”可持续发展面临的重大任务。

以构建多层次的自由贸易区网络为目标。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为重点,加快建立跨国、跨区域自由贸易区网络,探索对外开放新的路径和模式,有利于拓展经济转型空间;有利于我国在新的国际经贸规则制定中赢得主动,创造更好的外部发展环境;有利于在新一轮全球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进程中发挥更大作用。

“一带一路”:建立自由贸易区网络的战略重点

总的判断是,按照开放、包容、共享、均衡的新经济全球化观,采取灵活多样的多边、双边合作形式,加快构建多种形式的自贸区网络,以“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制度安排为重点,推进全球自由贸易进程。

务实推进“一带一路”与自由贸易区网络的融合。以点连线、以线带面、重点突破,成熟一个推进一个。对条件成熟的国家,采取自由贸易区的形式。比如,加快推进上海合作组织自由贸易区建设,创造条件使之成为“一带一路”中的多边自由贸易区;打造“10+1自贸区升级版”,推动与东南亚国家的“一带一路”合作进程。对条件尚不成熟的国家,争取实行基础设施项下、服务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安排,以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自由贸易的突破。比如,在旅游、医疗健康、数字经济和电子商务、科技创新等领域,建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广泛参与的经济合作圈,在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制度创新上先行先试。

推进以中欧自贸区为重点的双边自贸区建设。随着中国居民消费结构快速升级,中欧间贸易互补性将明显增强,中欧服务贸易潜力巨大。根据中改院测算,如果2020年中国服务贸易达到1.2万亿美元,中欧服务贸易比重提高到20%,中欧服务贸易总额将达到2000亿~2200亿欧元的规模,而2015年中欧服务贸易总额仅为616.94亿欧元。

建立多种形式的“一带一路”经济合作圈。通过建立多种形式的经济合作圈,实施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对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的制度安排先行先试,打造区域贸易中心。例如,以海南为中心,构建“泛南海旅游合作圈”,全面实施旅游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加强海南与相关岛屿经济体在旅游、健康、文化、教育等领域的合作,对破题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具有重要作用。

积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共建跨境经济合作区。境外经贸合作区已成为推进“一带一路”的重要载体之一,需要加快积极推进。比如,在主要港口和口岸建立边境经济合作区;沿“六大经济走廊”建立境外经贸合作区;在主要节点建立一批跨境经济合作区;争取将基本具备条件的跨境经济合作区提升为双边自由贸易区。由此,形成“一带一路”多种形式的经济合作圈,务实推进“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区网络建设。

“一带一路”:推进国内开放转型的重要动力

总的判断是,务实推进“一带一路”多种形式的自由贸易进程,将形成国内开放转型的重要推动力。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变局,我国需要主动推进以“一带一路”为主要载体、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转型。

推动国内服务业市场开放与服务贸易开放的融合。服务业市场开放是服务贸易发展的一个重要基础。我国实行自由贸易战略,重点在服务贸易,难点在国内;国内的难点在服务业市场开放;服务业市场开放的难点在理念,在政策体制。当前,我国服务业领域行政垄断和市场垄断的特点仍然比较突出,社会资本进入面临诸多政策体制障碍。下一步,要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深化结构性改革,破除垄断,拓宽社会资本投资空间,有效激发市场活力,扩大服务型消费的有效供给,做大做强服务业这个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

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加快国内自贸区转型。这几年,国内自贸区以负面清单为重点的改革取得重要进展。问题在于,目前,国内自贸区的负面清单仍有122项,其中80余项针对服务贸易。当前,关键不在于再多建几个自贸区,而是要适应新形势的需要,国家鼓励支持现有的11个自贸区在服务贸易发展和服务业市场开放上先行先试,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当务之急是大幅缩减负面清单,争取到2020年把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压缩到40项以内。

积极开展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从不同区域的特定优势出发,支持具备条件的地区率先实行旅游、健康、医疗、文化、职业教育等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走出一条开放转型的新路子。比如,海南可以探索健康、旅游业项下的自由贸易。如果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能尽快在一些地区落地,其影响和带动效应是相当可观的,可能比多建立几个自贸区更务实、效果更好。

推进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当前,重要的是在管住货物贸易的同时全面放开人文交流,尤其是鼓励并支持粤港澳三地青年积极开展多种形式的沟通、对话、交流。

从经济全球化新背景及我国经济转型升级进入历史“窗口期”这一现实条件出发,需要加快从以货物贸易为主转向以服务贸易为重点,使2020年服务贸易占我国对外贸易比重达到20%以上,占全球服务贸易的比重达到10%以上;需要加快从以工业为主的市场开放转向以服务业市场为主的双向市场开放,在开放转型中释放大国服务贸易的巨大潜力,厚植经济转型升级与结构性改革的新动力。

【作者系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项目库
国际产能合作库
政策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