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红辉:我国金融资源配置效率仍然有待改进

2017-08-29 中国发展网

中国发展网 8月20日,以“新思维、新理论、新突破”为主题的金融科技促进市场发展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国开行研究院曹红辉在会上表示,关于金融科技与金融市场发展,我有三点体会。

首先,这几年金融市场发展突飞猛进,特别是在多层次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领域,结构迅速完善,功能逐步健全,效率有所改进。但也存在一些问题,第一,是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仍有待改进,大量资金长期在各金融市场的子市场空转,融资成本居高不下。所以大家对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的呼声很高。第二,在票据市场等一些子市场的交易规模、透明度和合规性方面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票据市场作为金融市场的一个重要的基础性市场,存在乱象丛生的现象,诱致了一系列的问题。第三,是商业票据作为企业低成本的融资工具,以及银行流动性的管理手段,在上海票交所成立之后,出现了一些新的迹象。票据在线上、线下交织形成了一个复杂的格局。怎么样进一步提高金融市场的配置资源的效率,特别是交易的效率,如何通过金融市场自身的完善来促进效率的提升?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命题。

其次,金融科技,特别是基于互联网的交易平台,系列化的交易机制的构造,为更加高效的票据交易市场提供了可能。前几年,我们看到了大量的互联网创新,在金融的各项服务领域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也有很多乱象,有很多似是而非的创新,需要金融界,特别是学界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澄清。

第三,金融科技的发展对于金融交易效率的改进,在今天的主题报告和相应的交易制度和工具的设计上,有一些重大的突破。具体反映在提出了双市场这个重要理论或新思路,在票据市场的使用了并行交易技术和智能化交易。几年前我跟李汉教授交流了以前在哥伦比亚大学探讨过的一个话题,银行究竟是怎么样处理申请贷款的信息?实际上,银行处理信息的过程像一个“黑匣子”。在金融市场上,以美国为主导的直接融资方式,是通过市场的手段来处理此类信息。主要通过交易的制度设计,特别是微观的交易制度的设计来实现的。如何通过市场的交易来使得交易双方共同促进整个市场的均衡,这实际上也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命题。

普创金融对新思路、新理论和市场做了一些理论思考和逻辑推导,简单地说就是关于一个异质性商品的交易,这种双市场的机制设计创新来实现其交易效率的提高。在这里有几个关键要点。

一是人们对于信息的理解决定了信息对市场的影响。因为一个信息的作用并不取决于信息或者数据本身,而取决于人们如何理解它。著名的投资家乔治说过,其实我并不在乎说大家对市场的预期有多么的夸张或者看法一致,我要判断的是你们是不是仍然坚持你的对市场的认识。我会根据你们的行为来做我的评估和判断,并决定我的交易的策略。所以关键是你对于信息的理解,决定了你交易的行为,是你做出交易决策的一个前提。

二是关于套利。在金融领域最近有很多似是而非的说法,其中很多是完全毫无根据的。在一个单一的市场里面的过度套利才有可能诱致一部分风险,而不是所有的套利会诱致风险。因为金融市场本身机制的设计就是为套利的活动来提供基础性的制度支持。套利行为本身是无罪的,如果把所有的金融风险归咎于套利,这个市场就会因为没有存在的理论基础而消失。

三是所谓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说法也是同样很有意思,包括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大家知道,市场要对风险进行评估,高风险企业的融资成本当然会更高一些。我们要降低的是在交易效率不高的情况下,通过完善交易机制和提高交易效率,从而降低的交易成本。而不是说给予一个高风险企业低成本的贷款,如果是这样,银行就没有生路了,借款人和贷款人之间就完全乱套了。另外,所谓“互联网+”颠覆金融的说法也是同样似是而非。金融是一种功能,你颠覆它的机构有可能,但功能是没法颠覆的。这个机构做不了,那个机构还会做。今天,我们抛砖引玉,看看讨论的核心内容--普创金融双市场交易结构是怎样设计的。

设计之初,我们试图利用现代的互联网和各种电子的交易技术,建立对于非标准化产品的统一的交易平台。当初是做了很多尝试,包括P2P,后来发现完全没有操作性。为什么选择票据市场,是其很多内在特点决定的。其中之一是票据市场的容量足够大,18万亿的天量,转贴量更是大得无法统计。我们在此基础上设计出了交易系统和相应的一套交易机制。这是一个不断互动的过程。我们在工程设计的同时也要寻找其逻辑和理论基础。当然我们的目标是很清楚的,就是建立一个智能化统一的非标金融产品金融系统,就是这个交易平台,其他的都是衍生出来的。比如可能会不断地引导不同期限结构和不同的风险结构的提现利率的利率走廊的形成,从而逐步引导利率的市场化,从而降低各类型企业的融资成本。我们会逐步提高平台的效率和便利性。另外这个平台对于非现场监管提供了便利,也是一个突破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