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让平稳增长和质效提高互促共进
2018-03-14 11:50     中国发展网

中国经济导报评论员  宋时飞

前几天,一位胖硕的朋友在商场瞧上某款运动短裤,付款之余仍心有不甘,“要是有条再大一码的该有多好!”话音未落,体型同样丰盈的店员小伙儿腆笑道,“哥,现在大码确实越来越少,今后,咱俩一起减肥!”

无独有偶。春节前,大学室友来京一晤。此君从打20年前踏进大学校门那天起,就一直为体重过百而努力。现如今,身为大学教授和硕士生导师的他,事业顺遂,生活小康,却也有幸福的烦恼,“要是能多长个三五斤肉该有多好!”

生活中的一枝一叶、一方一隅,总能折射出宏阔的发展格局。国家发展改革委负责人近日在人大记者会上强调,对中国经济而言,“韧劲很重要”。我国拥有4亿多中等收入群体,按国别计算已居世界第一,并且还在迅速增长,“这就为中国培育自己的市场创造了越来越好的环境和条件”。从这个角度讲,上文中“阿胖”和“阿瘦”所代表的相当一部分群体,论消费能力“杠杠的”,但谈到需求无法有效满足的遗憾,则显得有些“泪汪汪”。立足需求侧、发力供给侧,是满足新时代里大家对美好生活新期待的扎实行动,也是让中国经济更有活力更有潜力更有后劲的固本开新之举。

既看优势也看短板,既看规模也看结构,既看绝对量也看相对额,既看长远趋势也看眼下要务,既看人之所长也看己之所善……这样的全局观、方位感、辩证法,已经成为我们研判中国经济、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坐标系。

有时,我们对“一字之别”抠得更细、雕得更精。比如,对精准脱贫攻坚战,之前的提法是“打赢”,现在的表述是“打好”。对此,国务院扶贫办负责人在人大记者会上指出,“打好比打赢含金量更高”。这是因为,相对于“打赢”的刚性任务达标,“打好”不仅要全面完成任务,还要严格确保脱贫质量,特别是着眼于“2020年绝对贫困消除后,相对贫困还将长期存在”,完善体制机制,持续做好工作。

有时,我们对“横岭侧峰”掂得更准、拎得更清。比如,对“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仍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问题尚未解决”,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委员以经济学家的独特视角,在政协记者会上道出了一连串数字:40年前,中国GDP仅有美国的6%,今天,则在60%以上;近年来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30%。不过,钱委员也提醒说,在自豪的同时应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客观的判断,“我们国家的人口是全世界人口的19%,而经济份额是15%,所以我们现在的人均GDP还是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我们是一个中等收入的经济体,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有时,我们对“投入产出”看得更全、悟得更深。比如,对高质量发展的内涵,中财办负责人在政协记者会上做出两点概括:一是效率要高,主要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资本、劳动、资源、能源、环境乃至正在成为生产要素的大数据,都要努力实现投入以后的高效率;二是效益要高,让投资有回报、企业有利润、员工有收入、政府有税收,实现比较合理的收入分配,“我觉得这就是一种高质量的发展”。说起全要素生产率,国家统计局负责人前不久也撰文强调,“近年来,我国劳动力等生产要素低成本优势减弱,资源环境约束不断加大,加快自主创新、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支撑经济增长的重要性日渐突出”。

一般来说,经济增长的源泉可分为两个基本因素,一是人均资本存量的提升,二是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根据经济学界主流观点,二者在改革开放以来的相对作用是不断变化的:20世纪80年代大部分时间里,全要素生产率是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而1994年以后,则更多是人均资本存量的提升在起主导作用。

一方面,这与以往各发展阶段的工业化进程密不可分,有其充分的历史必然性和现实客观性;但另一方面,放眼未来,无论是投入驱动、投资拉动,还是消费带动、出口联动,从加快新旧动能接续转换的层面看,都需要让有形的生率要素效率更高、效益更好、效能更强,并特别注重使纯技术进步的作用得到更大发挥,真正使创新成为第一动力,实现经济平稳增长和质量效益提高的互促共进,继续以改革开放的伟大生动实践,为全世界、全人类贡献更多“中国经验”“中国示范”“中国智慧”。

【责编:刘丹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