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王晋代表:完全赞同制定国家监察法及草案内容
2018-03-14 13:56     中国发展网

中国发展网(李建民 胡玉林 戴小巍)3月13日下午,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湖北代表团举行全体会议,对监察法草案进行审议。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王晋在发言时表示,完全赞同制定国家监察法,也完全赞成监察法草案内容。

图为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王晋审议监察法草案.webp

图为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王晋审议监察法草案

王晋说,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一项重大政治体制改革,此次宪法修改时增加监察委员会相关内容,使得这一重大制度于宪有据,也使得监察法制定做到了于宪有源。制定监察法,使党的主张通过法定程序成为国家意志,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完全顺党心合民意。其一,制定监察法有利于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通过立法形式把原本分散在诸多机构中的监察权进行适度整合,构建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国家监察体系,有利于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推动反腐败斗争取得更大成效,有利于进一步增强人民群众对党的信心和信赖,厚植党执政的政治基础。其二,制定监察法体现了党中央全面依法治国的信心和决心。国家监察制度的顶层设计,完全是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以法律的形式巩固改革成果,以制度化的约束构建稳固的体制。制定监察法,是实现反腐制度化、法治化的客观需要,也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举措。其三,制定监察法是体现了中国特色监督制度的创制之举。从草案的制度设计来看,监察法从中华民族历史文化中汲取智慧,从实际出发实现监察工作理念、体制机制、方式方法的与时俱进,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中国特色,有利于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确保党和国家长治久安。

王晋说,从内容来看,监察法草案严格遵循了党中央确定的改革思路,体例科学合理,规定符合实际,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主要有四个特点:一是监察地位的提升。过去的行政监察法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但这次国家监察法是由全国人大来审议通过。这说明监察法的法律位阶已经上升到了基本法律的范畴,是“反腐败国家立法”的重要里程碑。另一个方面就是监察委员会的法律地位,根据条文,监察委员会不再像以前的监察部门一样属于政府的一个机构,而是与“一府两院”并列,是单独的国家机构。二是监督范围全面。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着力推进反腐败全覆盖、巡视监督全覆盖、派驻监督全覆盖,做到了无禁区、无死角、无空白。与之相适应,这次提交的监察法草案,将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纳入监察范围,弥补了行政监察范围过窄的短板,有利于把所有公权力都关进制度笼子。三是监督程序严格。监察法用“留置”取代“两规”;对于查询、冻结、搜查、扣押、查封等调查措施,都有严格的审批程序,有严格的时间限制。这些程序的设置都体现了监察法在惩治腐败的同时,最大限度地保障了被调查人员的权利。四是监督制约明确。草案明确规定,对监察机关的监督,既有外部监督、也有内部监督,还有上对下的监督,还有与司法机关、执法部门的相互配合、相互制约,等等。这些都体现了监督者更要接受监督的要求,有利于监察机关更好地行使监察权,提升公信力。

王晋说,根据安排,湖北检察机关已于2018年1月圆满完成省市县三级检察机关职务犯罪侦防职能、机构、人员转隶工作。但是,职务犯罪侦防职能的划转不代表检察机关反腐职责的缺失,检察机关仍然承担对职务犯罪案件采取强制措施、审查起诉、补充调查等工作。湖北检察机关将认真贯彻执行监察法,切实履行好职务犯罪惩治过程中的检察职责,与监察委密切配合,继续为反腐败斗争贡献检察力量。

随后,王晋就落实好宪法修正案有关监察制度的规定和即将通过的监察法提出两个方面的建议。建议一:为了做好监察委员会调查与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职务犯罪案件的衔接工作,更好地落实监察法相关规定,确保反腐败工作高效运行,建议从国家层面支持全国检察机关设立一个专门的职务犯罪检察机构,与各级监察委员会对接,承担监察委移送的职务犯罪案件办理以及相关的对接协调任务。建议二:国家监察委员会和最高检抓紧共同研究出台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衔接办法。从前期省市县三级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情况看,很多地方监察委已经开始向检察机关移送涉嫌职务犯罪案件,但在具体衔接过程中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去年底,湖北省检察院和省监察委联合出台了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衔接办法,对相关问题进行了机制性探索,主要是满足工作的需要。但更为权威的做法,是从全国层面建立统一的衔接机制。因此,建议国家监察委和最高检在各地探索实践的基础上,总结各地可行做法,形成统一的衔接指导意见,更好地增强反腐工作合力,推动反腐败工作向纵深发展。

【责编:刘丹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