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2008年:比“保8”成功更重要的是向世界昭示“责任”与“信心”

2018-10-18 18:03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中国经济导报实习记者|刘传

历史有时候惊人相似。1998年的特大洪水与亚洲金融危机,似乎仍在眼前,2008年的汶川地震再次以残酷的尺度丈量国人在大灾前挺立的脊梁,次贷危机则以席卷全球的姿态考验着中国金融防火墙的厚度。

这一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但事实证明,在改革开放30年的新起点上,我们的目光更远了,脊梁更硬了,脚步更坚定,行动更有力。

凝聚力的立与破

2008年伊始,从宁夏、山西到湖北、江苏,横跨大半个中国,十余个省份遭遇百年一遇的大暴雪,造成全国交通秩序紊乱,数十万人滞留在回家的路上。一年以这样的雪灾开始,似乎预示了2008年注定不是平静的一年。

四个月后,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汶川地区发生了里氏8.0级大地震,同时引发了滑坡、崩塌、泥石流、堰塞湖等严重次生灾害。在这场新中国成立以来破坏性最强、波及范围最广、造成损失最大的地震中,共有69227人遇难,374643人受伤,17923人失踪,直接损失达到8000亿元。

天灾无情人有情。2008年5月13日,国家即成立了军队抗震救灾领导小组,总计14.6万军人参与地震救援行动,其涉及地域、动用力量等,都创下了中国解放军和武装警察部队抗灾历史纪录。与此同时,来自民间的大爱令人动容——相关数据显示,仅地震后半年内,全国为5·12汶川地震灾区募集款物762.14亿元,其中捐款652亿元,超过了1996~2007年全国接收的救灾捐赠款物的总和,打破了中国捐赠史上的纪录。

如果说天灾考验了改革开放30年来国家的执行力和民族的凝聚力,那么2008年的人祸某种程度上则瓦解了这种凝聚力,让社会信任降到冰点。

几乎在一夜之间,全国人民都记住了一个极为拗口的化学名词——“三聚氰胺”。这种白色无味的化学物质能使牛奶中的蛋白质含量“虚高”,但也会导致婴幼儿食用后出现肾结石甚至重者死亡。2008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虽然最终让三鹿企业付出了破产的代价,但也折射出存在于乳业乃至各类高速发展产业中的一个普遍性问题——改革开放30年来,企业在享受改革红利、实现快速发展的同时,诚信意识的缺失和社会责任感的淡薄。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引用了一段英国经济评论家邓宁格的话:“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甘冒绞首的危险。”这段话虽有偏颇,但也提示了对资本约束的重要性。诚信是社会契约的前提,道德是商业文明的基石。三聚氰胺事件是一个沉痛的预警信号,预警在一个国家的文明框架中,道德与法律唇齿相依,缺一不可。在我们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推进现代化的进程中,一刻也不能放松道德建设。

全球金融危机来袭

时间回溯到2007年2月,汇丰银行宣布北美住房抵押贷款业务遭受巨额损失,次贷危机由此拉开序幕。金融危机往往是蝴蝶效应的最佳诠释者,2007年这场肇始于美国的次贷危机,最终演变成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2007年底我国在讨论2008年的经济政策制定时,指向仍是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为过热,2008年伴随着金融海啸来袭,经济政策随之转向。

2008年9月15日,美国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9月16日下午,时任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宣布,央行决定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同时下调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有媒体形容“在这一夜,周小川满头白发”。从9月16日到12月23日,央行连续五次降息,经济政策相比较上半年发生了彻底的转变。

为了积极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影响,宏观调控上明确提出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通过适当减税,提高出口退税率,增加政府公共投资和重点支出以促进经济平衡发展。就此,财政政策也由“稳健”转为“积极”,货币政策由“从紧”转为“适当宽松”。

作为耐用消费品,家电行业的发展与经济周期紧密相关。随着金融危机影响的进一步加剧,面对外需急剧下降,内需市场不振的情况,“家电下乡”计划被推出,农民购买彩电、冰箱、手机和洗衣机等,在设置补贴上限的情况下可获得售价13%的补贴。随后,家电品类持续扩大,新增了摩托车、电脑、热水器和空调。2013年1月,历时五年的“家电下乡”补贴政策正式结束,截至2012年底拉动消费超过7200亿元。回顾“家电下乡”,一方面这项政策给农村消费者带来了实惠,刺激了国内消费,带动了国内家电行业快速增长,但另一方面,过度依赖补贴来提升销售额,抑制了家电产业的技术升级,一定程度上延缓了落后产能的淘汰速度。

为了应对大洋彼岸席卷而来的金融海啸,时任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在2013年全国两会的小组讨论发言中还回忆了两个重要细节。

其一关乎3G牌照。“2008年12月25日,张德江同志突然给我打电话,说3G牌照马上发。我以为听错了,因为原来计划第二年两会以后发。现在要求马上发,是因为总理下决心了。当时3G牌照发放本身的条件已经成熟,再加上一个特殊的因素,而且三大运营商都有自有资金,不需要银行贷款,拿出2000亿的自有资金就可以拉动6000亿的投入,这对应对危机能起重大作用,所以决定提前发放。”

其二关乎1.6升排量以下汽车购置税减半问题。“我记得2008年12月初的时候,总理给我打电话,我们有什么办法拉动经济呢?一个股市,一个房市,一个车市,赶紧商量,发展改革委和财政部拿出方案来。经过各方酝酿以后,提出1.6升排量以下车辆购置税减半。”这项政策在2009年春节前出台,赶上购车的高峰,到2月份形势大为好转,汽车工业扭亏为盈,以至于创造了2009年这一年世界汽车工业萧条而我国汽车产量一年增长7%的奇迹。

在2013年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代表国务院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到:“回首这五年,面对国际经济形势复杂多变、持续低迷的严峻挑战,中央科学判断、果断决策,有效避免了我国现代化进程因巨大的外部冲击而出现大的波折,实践证明这些决策部署是完全正确的。”其时,李毅中认为,“回头看,形势变了,原来的刺激政策需要退出,但不能说当时的决策是错误的。一件事情不能十全十美,总是有利有弊。现在应该花力气总结我们应对危机的经验和不足,以利于未来怎么把‘转方式、调结构’放在更重要的位置,适当降低经济增速,推动改革、创新、开放,使我们的经济健康发展。”

“4万亿”

2008年11月15日,为了积极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影响,一项经济刺激方案应运而生,即在两年内采取10项措施,初步匡算投资额约4万亿元人民币。

4万亿,这一数字成为当年关注度最高、普及率最广的“年度明星数字”。有媒体如此形容“4万亿”的效应:从政府各职能部门、地方政府,再到专家、学者和普通百姓,无不在谈“4万亿”;各大媒体头版头条、各网站的要闻位置,更是无一例外指向“4万亿”。显然,4万亿,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数字的内涵,人们对它的关注、分析、解读,也远远超出了数字层面。

对于4万亿的用途与部署,时任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张平曾对此进行了解读:“近一半投资将用于铁路、公路、机场和城乡电网建设,总额1.8万亿元;用于地震重灾区的恢复重建投资1万亿元;用于农村民生工程和农村基础设施3700亿元;生态环境3500亿元,保障性安居工程2800亿元,自主创新结构调整1600亿元,医疗卫生和文化教育事业400亿元。”

张平表示,4万亿元的投资方向,第一是民生工程;第二是农村农业农民的需要;第三是基础设施的建设;第四是医疗卫生、文化教育的投资;第五是生态保护、保护环境的建设;第六是自主创新和结构调整的投资。总之,4万亿元中没有形成大规模生产能力的投资,更没有“两高一资”的投资,这些投资不会形成重复建设,更不会形成低水平的重复建设。

2008年11月10日,中央政府各部门立即召开紧急会议,部署落实国务院十项措施。其中,国家发展改革委在“落实新增中央投资工作部署会议”上决定,当年四季度新增的1000亿元中央投资,优先安排立即有订货、可迅速形成实物工作量的在建项目,并及时启动符合条件的新开工项目,以形成有效需求。“出手要快,出拳要重,措施要准,工作要实”的要求之间,难免有矛盾之处,不免有慌张失措之嫌。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因为经济形势的变化远远超过原来的政策预期。“宏观经济政策取向在一年内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是很少有的。”时任国家发展改革委财金司司长徐林颇为感慨,2008年宏观经济走势的变化特别突然,且幅度巨大,“不得不根据情况做出调整”。

然而,“4万亿”的扩大投资项目,究竟哪些是新增?哪些是原有项目?资金从何而来?兴奋过后,市场开始推敲政府扩大投资计划的“含金量”。“很多项目是已有规划的,因此很难对这些投资项目本身按新旧划分。”时任国家发展改革委副秘书长马力强指出,国务院决定调整政策、扩大内需后,许多项目的实施提前了,项目实施进程加快了。“此前发展改革系统已加快了投资项目的审批或核准进度,调整了此前为控制投资收紧的条件,比如适当降低了对一些项目投资资金规模的要求。”

尽管如此,事实证明,在2008年的非常时期,“4万亿”最终如期实现了其抵御外部金融危机、坚挺中国经济的功能。与此同时,它还标志着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一直以出口拉动为主的经济增长模式,开始转向以内需拉动为主,这被认为是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一个大调整,也体现了让老百姓持续分享经济增长成果的承诺,体现了关注民生、改善民生的执政理念和施政纲领。

在国际上,“4万亿”亦为中国赢得了负责、高效和睿智的评价。时任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表示:“中国最近推出的4万亿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足以确保中国经济实现8%~9%的较快增长。这也是中国在当前特定时期对世界经济作出的巨大贡献。”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彭刚教授在接受采访时直言,世界经济极度萎靡不振的时候,4万亿投资计划无疑是一剂兴奋剂,中国把信心传递给了全世界,各国亦纷纷出台了振兴经济的计划。“中国这台经济发动机不但奇迹般地没有熄火,还‘保八’成功,极大鼓舞了低迷的世界经济,这是中国的光彩时刻。”彭刚说。

30年与新起点

2008年8月8日晚上8时整,北京奥运会盛大开幕。早已是企业家的体操王子李宁从天而降,在全球几亿观众的目光中点燃了奥运火炬。在经历了雪灾、地震的全民悲恸之后,北京奥运会极大提振了民族的精气神。16天的体育盛会,中国以51枚金牌数位居金牌榜榜首,成为了奥运历史上首个登上金牌榜榜首的亚洲国家。这一伟大的成就,也被普遍认为是国家崛起的象征之一。

这一年的12月18日,在危机中,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30年的纪念日。以30年前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日为起点,开启了我国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从此,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开始了新的伟大革命。

30年,人生可称而立,国家可见枯荣。这一年,社会各界都在回顾三十年,中国如何“摸着石头过河”,如何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如何让人民过上幸福生活。在2008年这样一个沉重与激情共具的时刻,这30年的回望显得别有一番意义。

“今天,13亿中国人民大踏步赶上了时代潮流,稳定走上了奔向富裕安康的广阔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充满蓬勃生机,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重大贡献的中华民族以前所未有的雄姿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时任总书记胡锦涛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的这番讲话掷地有声。站在改革开放30年的新起点之上,中国坚定开启了下一个30年的攻坚。

【责编:宋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