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2017:比追求经济增速更重要的是满足美好生活需要

2018-10-23 13:44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白雪

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年,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这一年,在中国北方,雄安这座“未来新城”正呼之欲出。这一年,以“高质量发展”为基点的转变悄然开始。

社会主要矛盾经历第四次转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2017年,党的十九大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作出重大判断。

1956年党的八大指出,我们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

1979年,在理论工作务虚会上,邓小平指出,“我们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很低,远远不能满足人民和国家的需要,这就是我们目前时期的主要矛盾”。

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写道:“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我国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

“我国虽然还没有达到发达的水平,但用‘落后’来衡量我们的社会生产,显然已经不符合实际了。这是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一个重要依据。”对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宁吉喆认为既是对客观现实的准确把握,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客观依据。

不过在今天,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已超越空间地域范畴,也不只限于经济领域。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相互交织、相互作用。

“老家大夫治不好,北京医院进不去。”站在三甲医院门口的外地患者总是无奈;建成了世界最大规模的义务教育体系,在西部山区里却要面对“留不住老师”的困境;从北京市中心向西北方向100多公里就可以进入河北张家口境内,这座紧邻北京的城市,所辖区县被列入国家级贫困县占比超六成;矿产资源违规开采破坏地表、水电站无序建设截断河流、污染企业偷排偷放埋下“污染炸弹”。医疗、教育、贫困、环境……我们在追求更加美好生活需求的同时,还在经历着各种各样不平衡不充分遭遇。

回顾改革开放历程,我国采取了让少数人先富起来,让东部沿海地区先发展起来,先扩大对西方国家开放的做法。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取得了巨大成就;未来,要从过去不平衡的发展,转变到强劲的、平衡的、可持续的、包容性的发展上来。

对此,国家发展改革委学术委研究员张燕生表示,中国在解决不充分发展问题时,已经在很多方面出现了非常可喜的变化。

“最突出的变化就是创新驱动。”张燕生说,在中国发达地区,像广东、江苏、浙江、上海、北京、天津,山东等,其研发强度均高于发达国家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平均水平,它的流量达到比较高的水平,下一步需要积累10年、20年、30年,使整个创新投入的存量达到比较高的值,那个时候就可以看到中国会涌现越来越多的一流大学、一流研究院所、一流企业创新平台和一流的关键共性技术和公共技术的服务体系,中国的增长动能会发生很大变化。

当然,比看到可喜变化更重要的是,未来要如何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国防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团队认为,必须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努力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益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加快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不断增强我国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

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

无论是更加稳定且高薪的工作,更加闲暇和舒适的空闲时光,天更蓝水更清空气更清新的环境,还是医疗更便捷,教育更优质,人们越来越追求高质量的生活。这一年,党的十九大报告除了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作出重大判断,同时还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

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认为,“高质量发展阶段”更突出百姓的获得感。“高速”指向数量或规模,往往是经济发展初级阶段的目标,用以标注“快不快”;“高质量”则是经济发展达到一定水平之后才会有的目标,强调质量和效益,是回答“好不好”。

那么,到底何为高质量发展?

在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郑新立看来,“‘高质量发展阶段’表现在产业结构上,是由资源密集型、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向技术密集型、知识密集型产业为主转变;在产品结构上,由低技术含量、低附加值产品为主向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产品为主转变;在经济效益上,由高成本、低效益向低成本、高效益的方向转变;在生态环境上,由高排放、高污染向循环经济和环境友好型经济转变。最终将体现为国家经济实力不断增强,居民收入得到较快增加。”

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曾撰文指出,高质量发展,就是能够很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发展,是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面对新时期的新要求,推动高质量发展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加快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重点要把握好以下四个方面:即坚持质量第一,实现高水平经济循环;坚持效益优先,实现要素高效配置;坚持创新驱动,实现活力充分释放;坚持共创共享,实现以人民为中心。

同时,何立峰还指出,推动高质量发展是一项系统工程,必须结合实际,强化顶层设计,加快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加快探索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政绩考核,创新和完善符合高质量发展要求的制度环境。

不可否认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有条件选择出国留学、工作、甚至定居,吸引他们的正是发达国家的“高质量”生活。当然,这是发达国家上百年工业化、现代化发展积淀的结果,中国虽然在以极高的速度追赶,但也是需要时间的。值得欣喜的是,我们把握到了这样一条必然规律,“从高速度向高质量发展跃升”,这个理念是划时代的,因为它已经不仅仅指经济发展,也包括政治、社会、文化、生态等诸多方面,同时它对应人的发展的方方面面,人们对美好生活诉求的方方面面。

从“深圳速度”到“雄安质量”

这一年,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高质量发展样板——雄安新区。

2017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

据了解,在改革开放初期,作为抹灰工的一名中建三局职工,参与了深圳国贸大厦项目的建设。“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深入深圳建设者心中。在条件极其艰苦的情况下,他们创造了3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该职工作为“雄安第一标”——雄安市民服务中心项目二工区机电安装工程质量总监,又见证了“雄安质量”的诞生。作为“质量”把关人,他对“雄安质量”有着深刻体会,绿色、环保、科技、创新等理念贯穿“雄安第一标”项目建设全程。

据介绍,雄安市民服务中心项目虽然是临时建筑,但是其建造的理念和品质是“雄安质量”的生动注解:10万多平方米的建筑项目,主体结构全面封顶只用了1000小时,有30多项新技术运用于建筑建设上彰显绿色智能创新;正在建设的地下综合管廊,未来将燃气、供电、通信、排污等管道尽收“廊”中。雄安新区紧张而有序地创造着“雄安质量”,雄安新区的蓝图与坐标也越来越清晰。

2017年8月16日,雄安新区表示未来主导产业将围绕生物制药、电子科技、高端制造、“互联网+”、现代服务业等展开。

8月21日,北京市发展改革委明确了河北雄安新区的承接方向为中央在京部分行政事业单位、总部企业、金融机构、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

9月28日,包括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金融、360奇虎、深圳光启、国开投、中国电信、中国人保等在内的48家高端高新企业获批落户。

10月18日,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

12月20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针对京津冀协同发展指出,京津冀协同发展要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重点,保持合理的职业结构,高起点、高质量编制好雄安新区规划。

如果说深圳特区设立是向外部开放与学习,是立足于以自己的特色,接入外部的市场与技术。那么,雄安新区是要完全以自身创新,来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国家级新区。集中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为解决“大城市病”探索中国方案——这是雄安新区的使命,也是初心。

“雄安新区还将通过一系列机制体制创新,为新区发展提供保障。”何立峰指出,雄安新区不搞政策“洼地”,但是已经在中国广袤大地上施行的改革开放措施在雄安新区要积极施行和推进,扎实有效地推动雄安新区的规划建设。同时,还要形成科学、规范的“雄安质量”体系,今后向全国各地推广复制,形成高质量发展的样板。

【责编:吕娅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