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毕吉耀:通过供给侧改革 建立高质量供给体系


中国发展网4月3日  记者潘世杰报道 由中国发展网主办的“迈向高质量发展的中国经济”主题年会暨2017年第三届“发展中国年度人物”盛典今天在北京饭店隆重开幕。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院长毕吉耀在下午的圆桌论坛上指出,现在大家知道,高质量发展是关键词,营商环境谈到很多,大家现在非常关心这个事情。就这个问题,我参加一些会议,我记得是在十八大之前,当时广东省的省长请了几个专家,跟他们座谈,省委班子,讲广东省怎么改善营商环境的问题,那是在十八大之前,我印象很深,广东正是开亚运会期间。我专门讲了一个粤港合作的问题,从香港的法治环境营商环境,反过来看广东有哪些事情。省长很认同。现在都五六年时间了,沿海地区早就关注到,下一步经济发展转型升级,不像过去仅仅是一般性的招商引资,营商环境越来越成为高素质人才引进,高质量发展很重要的制约了。党的十九大召开以后,明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去年经济工作会议又提出来,中国发展也进入新时代,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经济增长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而且提出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来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是当前今后一个时期根本性任务,当前今后一段时期,无论我们靠发展思路还是制定经济政策,还是实施宏观调控,都要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来推进。怎么样改善一个适应高质量发展的营商环境,第一个要加强高质量发展的理解。内涵有很多方面。如何理解高质量发展,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在谈其他的绿色,包括改善营商环境从哪做起。可能的话都会有偏差。

3333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院长毕吉耀 苗露/摄

我们讲高质量发展,也不是什么新词,从九五规划期间,我们就提出了两个转变,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节约型增长,转变经济体制等等,那个时候提出了,速度质量效益之间怎么保持平衡发展,十五、十一五,关于怎么发展的时候,不断确立,结构调整为主线,城乡区域协同发展,核心的问题,人口资源,在经济发展之间取得一个平衡。十二五以后更明确了,科学发展是主题,转变发展方式为主线,对经济发展都非常重视。十八大来说,第一次讲,我们要立足于提高质量效益,国民经济健康发展,提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以后越来越强调质量效率问题,到十九大明确提出,我们经济发展进入这个阶段了,我觉得这个意义不同。十八大前后,我们经济进入新常态重要的转折期,以前的话,我们发展的速度上面还是有要求的。2012、2013年以后,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以后,我们的发展环境发展条件发生很大变化。应该说我们不需要像过去一样,那么过渡的关注数据,也不大可能回到高速增长的阶段了,更多的强调质量效益的问题。所以十九大明确提出高质量发展阶段,适应我们经济发展变化,同时也适应中国社会矛盾变化,现在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不平衡不充分,其实就是发展质量不高的问题,所以高质量发展有两个概念,有鲜明时代的特征。什么是高质量发展?从大的说,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涉及到经济社会发展方面的各个方面,经济方面,首先高质量发展,我们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立高质量供给体系,能够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升级的个性化的、多层次的消费需求,企业家就有很多的责任,我们能不能够提供满足市场变化,不断升级的高品质,高质量的产品服务。这个就需要企业来做。显然这方面,我们还是有欠缺的。我们供给体系,中低端的多,中高端的很少。这里面也隐含了,营商环境的关系,我们除了和政府,简政放权,做好放管服,降低税收以外,我们从事前审批,转向事中事后监管,我们企业是不是能够自律,特别是行业协会是不是有自律的机制,使我们企业能够真正从消费者利益出发,从高质量出发,能够提供高质量安全绿色产品服务。

所以我们营商环境还有很多方面,经营主体方面的自律,还有社会责任。第二个方面,高质量发展,还有一个是,投入产出的效率,能够最大化,也就是说,如何通过技术创新,如何通过优化配置,从企业来讲,降低消耗,通过技术进步,技术引进,创造最大的价值。全社会来讲,等于我们市场边界能够向外拓展。就是投入产出效率的问题,包括资本、土地以及环境等等社会效益方方面面,我们是不是能够做到高质量发展。这里面同样企业也有很多社会责任,比方说我们现在到了转型升级阶段,各种要素成本上升了。现在中美的贸易战,我们除了指责美国单边的贸易保护主义以外,反思一下,我们是不是也有一些我们做法的问题,包括我们企业在生产经营,包括创新方面,走捷径的问题,包括是不是我们低价竞争的问题。除了我们天然的劳动密集型成本低以外,很重要的一点,我们追赶发展阶段的时候,GDP第一的时候,企业的要求不是那么严格,环境要求也不是很严格。社会给你背负了重大的责任,三大攻坚战里面,很重要的一点,环境保护,国家投入这么多钱,来弥补过去的成本。过去的成本,过去都是有环境成本的,企业不承担,没有体现在你产品价格里面,到了一定程度就变成社会成本。还有除了环境成本外,没有内生以外,还有长期以来,没有给员工创造更好的收入,也没有建立起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最终都是要还的。这个还的话,从哪里来,还是要通过大家身上拿,通过税收来拿。所以营商环境一定是有问题的。

第三方面,高质量发展,一定是投资有回报,企业有利润,工人有收入,政府有税收。哪方面都不能少。而且这个能反映出,通过市场评价能获得的,能够体现公平正义。目前在市场的环境下,都难以做到。

我们还要实现从生产消费营收各方面的均衡,能够保证宏观经济稳定,宏观经济稳定,没有大的波动。就能实现发展。所以高质量发展,有很多层面来理解,每个方面我们企业都有很多责任。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十九大报告讲的很清楚,要实现高质量发展,要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首先要跨越三大关口,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经济调结构,转变经济增长动力。

建立现代经济体系,我们有一系列的举措,很重要一点是体制保障的问题。我们要建立市场机制有效,企业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这个是保障我们能够实现高质量发展很重要的方法。第一个还是老问题,我们如何使得市场能够真正在资源配置当中起到促进作用。我们经济改革始终围绕政府市场边界问题,这次提到的宏观调控,我们曾经有一段时间,政府把宏观调控放缓了,经济手段财政手段,行政手段,法律手段,不断的扩展,这是不对的。十八大明确提出,宏观经济调控,最主要的是财政手段,加强财政政策和区域政策的协调,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关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非常明确,在很多层面讲,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不是更多发挥政府作用,而是有度。只有让市场在更多范围内,能够发挥它的作用,政府守住自己该做的事情,才能真正使企业有活力,也就是我们才能营造一个公平竞争有序的市场环境和营商环境。

我想这里面从政府到企业,分为几个方面,从上一届政府开始,非常注重这一点。不断的通过放管服服务,双创降低税负,创造一个好的营商环境。现在全球化时代,我们营商环境不仅从国内要做,而且还要瞄准国外。我们要全面实施全面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另外要一视同仁,扩大外资市场准入等等。这里面事中事后的监管仍然是非常重要的。现在产品生产等等,没有这些管理,为什么没有这些管理?就是有市场管制,企业要想更加灵活简便的营商环境,企业自身非常重要,你让政府能够相信,我们通过行业协会各方面的约束,使得我们企业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能够诚信经营,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就会使得我们现在削减监管,否则的话,出了问题,最后还是要通过各种各样的规章制度进行约束,累计多了,使得我们营商环境越来越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