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从“学习”到“融合”,中国对外开放正在打造世界命运共同体

2018-09-18 中国发展网

2018天津夏季达沃斯“中国对外开放40年”的论坛 摄影/中国经济导报 中国发展网记者苗露

2018天津夏季达沃斯“中国对外开放40年”的论坛 摄影/中国经济导报 中国发展网记者苗露

中国经济导报 中国发展网 前方记者荆文娜、王敏报道

今年,我国迎来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重要节点,同时,中国对外开放也经历了漫长的风雨历程。197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元年,或许,很多人都不曾知晓,在那年,中国就已实现了对外贸易的多个第一。一些真真切切事件的发生正在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这一年,日本松下成为第一个进入中国的外资公司;这一年,惊艳中国人味蕾的可口可乐宣布进军中国市场……

在40年的时间长河中,不少中外企业成为改革历史的见证者,对其而言,在一些改革的关键时点,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难忘的经历与感受中国市场环境发生变化的切身体会。

开放初期,适应贸易规则我们还是“学生”

作为央企,保利集团在这一年的对外合作中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体会。中国保利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念沙在2018天津夏季达沃斯“中国对外开放40年”的论坛上回忆:“说到第一个合作项目,得说保利成立的初衷,1978年,中国开始实施改革开放政策,对外贸易有了急速增长,无论是‘引进来’还是‘走出去’,各个行业、各个专业都要开始现代化。” 徐念沙讲述,在过去,中国人民解放军包括国防工业基本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成长和发展。无论是出于国土安全考虑,还是维护周边和平与稳定,改革开放后,国防装备也需要实现现代化,不能总是“小米加步枪”。“装备的现代化就需要通过公司制的方式运营,这样便于与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及国际的习惯性贸易做法进行对接。” 徐念沙说道,在这种情况下,保利科技公司成立,即保利的前身。

徐念沙表示,保利公司成立的初衷即为尽量与国际接轨,以学习的心态来发展。他介绍,为了解决在我国西藏高原可以使用直升机的问题,1984年,公司第一单业务是与美国合作的黑鹰直升机。随后,又有了与法国公司的合作等。本着诚实守信的合作原则,保利的工作得到了合作方的肯定和认可,合作领域逐渐扩大。

徐念沙坦言,在那个年代,最大的挑战在于,要尽快适应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度,从国内的封闭状态向改革开放状态转变的差距。通过最初的从国外购买设备,到后来的扩大合作,企业在对外合作中,最重要的是学到了世界的贸易规则,学到互帮互助,互惠互利的商业交往原则。

对于改革初期的情况,有着在IBM公司多个国家就职经历的大中华区董事长陈黎明也认为,“学习”是头等大事。他认为,当时正值改革开放之初,国家处于百业待兴状态,这在很大程度上使得改革开放很容易形成共识,希望能有更多先进的产品、先进的技术、先进的管理理念,以及一些国际规则能够进入中国市场意愿强烈。“那时,很多企业、员工实际上是抱着一种学习的态度。”陈黎明回忆:“我记得刚回国的时,公司人员需要从很小的事情学起,如何打领带、如何吃西餐、如何用刀叉便成为第一课。就是通过这样一点一滴的方式培养出更加国际化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

陈黎明表示,外国企业进入中国最早的、最主要的一个驱动力是市场,这方面,中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对此,日本对外经济机构总裁赤星康表示同意,他表示,在改革开放初期,日本的企业不仅仅看中中国的庞大的市场,而且认为高质量、低价格的劳动力极具吸引力。随着时间的变化,越来越多的日本企业都想进入中国的市场。

“入世”后,国际合作加速融合

2001年,中国改革开放迎来了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中国“入市”。这一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从这时起,中国对外开放的步伐进一步加速,中国的经济发展与世界经济开始了更加紧密的融合。加入WTO后,中国的企业与世界之间的关系也在发生着一些变化。

2005年,IBM发生了一件载入史册的事情——IBM将其全球PC的业务出售予联想。陈黎明认为,这一重大变革是中国对外开放取得双赢的典型事件。陈黎明介绍,IBM当时刚刚经历第三次转型,那次转型重新定义了未来发展的思路——硬件不再是IBM未来发展的方向,而是更加注重软件与服务业务。而在这时,联想发展也逐渐成熟,处于急需提升自身技术水平的阶段,同时也具有走向国际市场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双方的合作水到渠成。

在这一时期,中国一些企业的国际影响力正在逐渐显现,很多国际品牌欲与中国寻求合作。徐念沙表示,保利的业务逐渐拓展后,一些知名品牌、知名商界人士之所以愿与保利合作,主要看重的是保利的商业信誉、公司的规范化管理,以及拥有融入国际商业社会业务的意愿。加入世贸组织至今十几年过去了,从开始的“学生”,到后来逐渐形成平等对话,中国对外开放在身份上发生了明显转换。

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总量首次超过外企对华的投资。如今,国际经贸局势瞬息万变,但我国依旧保持开放的心态,并进一步加大对外开放。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国应如何加强与世界的融合,创造更多合作?

陈黎明认为,从最初的“为中国制造”(Made For China),到后来的“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再到今天,已经进入“与中国共同创造”阶段(Made With China)。“在这一阶段,我们的经营模式发生的变化。”陈黎明介绍,IBM在全球所有的市场中均未建立合资公司,但近两年,唯有在中国成立了合资公司,如IBM与中国企业建立了有关医疗健康平台的合资公司、与浪潮公司建立了高端服务器的合资公司等。“其实,这都是IBM在‘与中国同创’发展阶段,也是适应当今中国发展格局所做出的战略调整。”陈黎明坦言。

对于“与中国共同创造”阶段的说法,赤星康也表示赞同,他认为,中国廉价劳动力市场已成为“过去式”,如今,整个生态系统发生了很大演变,中国在技术方面与日本有很多合作的机会。“中国拥有庞大的消费市场,与中国相似,日本也面临社会老龄化问题。”赤星康介绍,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占总人口的1/3,目前拥有约2000万老年人,50年后这一数字将会更高。在这种情况下,应更好地利用好第四次工业革命成果。赤星康认为,在可穿戴设备、远程医疗等方面还有很大发展与合作空间,也为初创公司带来很多机会。

赤星康表示,未来的国际合作并不仅仅是趋利的,还应在社会责任方面加强合作,希望中国国家、社会及其他各方可以通过商业合作关系为世界问题找到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