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一份表单背后的“精准扶贫经”

2018-10-24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成静

9月初,河北省灵寿县岔头镇杜家沟村村民孙建英家,迎来了一拨“特殊的客人”。与其说是“客人”,倒不如说是“亲戚”更合适。国家发展改革委社会发展司党支部书记、司长欧晓理同志一行,带着米面粮油登门慰问,嘘寒问暖,详细询问孙建英的生活情况,让这个低保贫困户心里感到暖暖的。

从今年1月份开始,作为全村8户尚未脱贫的低保贫困户之一的孙建英,就陆续收到各种扶贫帮扶资金和慰问财物。身体状况较差,无法参加劳动的他,今年1~7月份家庭收入(仅一人)达到5480.72元。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杜家沟村村委会看到了一份《杜家沟村2018年低保贫困户享受扶贫政策和月收入情况记录表》,上面详细列出了孙建英享受的各项扶贫政策,共有8条之多。

8条扶贫政策,无一不映射出国家发展改革委对灵寿县的特殊帮扶和萦萦牵挂。

古中山国,今灵秀地。灵寿县虽风光旖旎、生态良好,却因地处太行山区,一直属于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从1990年起,原国家计委将灵寿县确定为自己的重点扶贫帮扶县,相继派出133名干部进驻灵寿扶贫。通过持续努力,截至2017年底,灵寿县农村贫困人口从2015年的43718人降低到6592人,贫困发生率从16.3%下降到2.48%。

激发内生动力,凝心聚力诠释“志智双扶”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坚持大扶贫格局,注重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国家发展改革委对灵寿的定点帮扶,对“志智双扶”进行了很好的诠释。

国家发展改革委社会发展司赴杜家沟村的目的,并不仅仅是调研和慰问。欧晓理一句话点明了来意:“我们是来‘结亲’的。”

多年来,国家发展改革委十分重视和关注对灵寿的定点帮扶工作。特别是近两年,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书记、主任何立峰同志,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副主任林念修同志等委领导,先后带队赴灵寿专程开展脱贫攻坚调研,为当地扶贫工作指方向、理思路、定对策。

当前,我国已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为了打赢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国家发展改革委多次召开会议,下发文件,力求将定点扶贫工作推向深入,使对口帮扶县“脱真贫、真脱贫。”

今年5月印发实施的《国家发展改革委2018年定点扶贫工作计划》,明确了四方面16项具体任务,将定点扶贫工作开展情况纳入发展改革委机关绩效考核和日常考核,作为评价各司局(单位)年度工作成效的主要依据,同时要求组织委内各基层党组织与定点扶贫县贫困村党支部“结对共建”,并将开展情况纳入年度基层党组织书记述职评议考核重要内容。

不仅是社会司,其他司局、委属单位基层党组织也纷纷行动起来,来到灵寿县,主动走访,认真调研,热心帮扶,与当地村党支部开展了求真务实的结对帮扶工作。

在与社会司党支部座谈过程中,灵寿县委书记宋存汉深有感慨地说:“感谢国家发展改革委多年来对灵寿县的帮扶,让当地干部群众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激发了脱贫的内生动力。”    

灵寿县发展改革局局长赵书刚表示,国家发展改革委挂职干部在挂职期间,为县里带来了好思路、好信息、好资源,他们把灵寿当作第二故乡,与灵寿县 各级干部职工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挂职干部都是有关司处室的优秀干部,他们积极发挥自身优势和特长,扎实工作,多次到乡镇、企业调研指导工作,并利用自身资源优势,助力灵寿项目建设和产业发展。

仅2017年,国家发展改革委挂职干部就为灵寿县引进各类项目43个,其中签署正式协议21个,正在洽谈的14个,特别是在建材、环保、新业态等项目的引进方面取得重大成效。2017年4月,通过国家发展改革委的帮扶对接,投融中国行科技金融扶贫论坛暨灵寿县投资合作洽谈会在北京举行。在此次会议上,灵寿县与多家企业签约,共引进资金120亿元,项目涉及仓储、物流、新能源、环保等领域,这标志着灵寿县扶贫开发进入新阶段,有力促进了县域经济发展,为2018年底脱贫摘帽奠定了良好基础。

国家发展改革委挂职干部还积极推动将定点扶贫县的交通、水利、能源、教育、卫生等重点领域的重大项目纳入省级“十三五”专项规划,积极支持灵寿县狗台乡中学教学综合楼项目建设、公共文化体育设施建设,帮助当地超前规划筹备了一批关乎脱贫攻坚和长远发展的重点项目,并研究建立重大项目库,科学制定重大项目3年滚动计划。此外,他们还积极探索灵寿县与京津合作的发展机制,帮助制定京津冀协同发展对接工作方案,为当地带来了发展新机遇。

加强公共服务,夯基垒台厚植脱贫基础

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提出,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总目标是“两不愁、三保障”:到2020年,稳定实现农村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实现贫困地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幅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基本公共服务主要指标接近全国平均水平。

在挂任灵寿县灵寿镇党委副书记的国家发展改革委社会发展司干部鲍文涵看来,公共服务是衡量脱贫攻坚成效的重要指标,教育、医疗、住房等公共服务的问题解决好了,脱贫攻坚也就成功了一大半。

这不是一句空话。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杜家沟村的那份低保贫困户享受扶贫政策和月收入情况记录表上看到,许多低保户享受到的扶贫政策中都包含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的内容。就拿孙建英来说,除了免费的医保,今年1月还享受到了一份扶贫商业健康补充保险。另一户低保贫困户郑四连家还享受到教育扶贫政策,2017年得到山区国家寄宿生生活补贴2724元。

“贫困地区通常山高坡陡、沟壑纵横,因此,完善路、水、电、讯等基础设施,是保障公共服务可及性的重要前提。”鲍文涵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因此,灵寿县在村村通公路、通客运基础上,大力推进‘庄庄通’工程,15户以上的自然庄都能接入交通‘毛细血管’,安全饮水、电力保障、宽带通讯同步推进。例如,灵寿县南营乡地处灵寿县最西北部,距离县城100多公里,处于太行山纵深位置。那里群山起伏、沟壑纵横、地势险峻。听县里干部讲,以前有些进村道路盘沿山峰而上,紧贴山体开凿,有些地段几乎与车体同宽,路面泥石混杂、坑洼崎岖,开车就像骑‘斗牛’。但同时,这里经济落后,没有污染工业,自然资源破坏较少,留下了青山绿水,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是发展乡村旅游和山地户外活动的天赐福地。通过几年大刀阔斧的交通建设,国道207、省道201在这里交汇,距离石家庄约1个半小时,正在修建的太行山高速西柏坡阜平段路过附近,设有高速公路出口,通车后交通将更加便利。南营乡的银洞村,以前是深度贫困村,被称作‘朝阳沟’,具有少见的山涧湿地景观。以前交通不便,资源出不去,游客进不来。而依托现在便利的交通条件,城里的游客能‘走进来’了,山里的干果核桃、板栗、柿子等农产品也能‘走出去’了,乡村旅游和特色农业蓬勃发展,带动了群众生产条件和生活境遇的极大改善。群众尝到了甜头,积极主动融入脱贫攻坚意愿更加强烈。”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据鲍文涵介绍,灵寿还以完善就业培训夯实产业扶贫基础。易地扶贫搬迁后,很多贫困人口从农村到了城镇。但这部分人往往没有一技之长,劳动技能不足。为了让贫困人口搬到县城区后,变市民、变工人、变商户,灵寿县积极开展了就业和劳动技能培训。

河北的省级扶贫龙头企业——河北益康公司是一家纺织品企业,2017年初,该企业大批量生产“丝瓜络”复合纺织品,如丝瓜络拖鞋、搓澡巾等。灵寿县扶贫办得知需要大量丝瓜为原料后,帮助企业与贫困村对接,在9个贫困村就地建立了生产加工基地,并做了两件事:一是开展丝瓜种植技术培训,种植了丝瓜7000亩,通过培训丝瓜品质提高了,每亩毛收入增加4500元;二是开展纺织品加工技术培训,让农民可以就地变成工人,这样,除了丝瓜等农产品销售收入外,还可以到纺织厂工作获得工资。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益康公司设立的村车间里见到了61岁的孙志强,他正在打扫卫生。他告诉记者,自己患有心肺病,干不了重活儿,村里就安排他在村车间工作,任务是扫地,每月能有1500元的收入。另外一位正在车间叠毛巾的王大妈告诉记者,在这里干活,既学习了技术,又不耽误做饭接孩子,也不误农活,有时间就来。这种模式,将企业自身利益与贫困地区群众利益捆绑在了一起,使1200余名贫困人口实现就地就业,年人均增收近2万元。

在各项公共服务中,教育是未雨绸缪,能有效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一环。有专家曾估算了政府公共服务支持的减贫回报,结果显示教育投资的减贫力度最大,每万元投资平均减少9.26个贫困人口。鲍文涵告诉记者,灵寿县2017年多渠道共投入基础教育资金4.53亿元,使该县2017年适龄贫困人口接受职业教育比例达到18.48%,职业教育投入适龄人口比例为97.96%。同时,还全面落实教育和培训就业等扶贫政策,217名中职高职学生享受到了“雨露计划”,生均获得帮扶资金3000元。

国家卫生健康委的统计显示,我国7000万贫困人口中,因病返贫、因病致贫占比40%左右。因此,健康扶贫和兜底扶贫成为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关键环节。就拿杜家沟村来说,杜家沟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赵永利告诉记者,该村现在就剩下8户尚未脱贫摘帽,原因几乎都是因为生病或者残疾。

健康扶贫的脚步从未停顿。灵寿县通过城乡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等多重保障,让贫困人口有地方看病,小病、常见病能够看得起,得大病也能确保全家依然吃穿不愁,从制度上保障全部贫困人口不再因病导致吃不饱、穿不暖。此外,按照每人70元的标准,为所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办理健康补充保险,在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医疗救助三重保障的基础上,对贫困人口实行了“第四重保障”。

立足资源开发,光伏扶贫成为重要方式

同样在那张低保贫困户享受扶贫政策和月收入情况记录表单上,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还看到,每户贫困户2018年都能享受到光伏项目扶贫资金帮扶3000元,每年分两次发放,已经打卡1500元,至少帮扶3年。另外,村内屋顶分散式光伏正在建设,并网后可实现产业分红。

“光伏扶贫是灵寿县今年脱贫摘帽的最主要脱贫方式。事实上,相较其他扶贫方式,光伏扶贫具有见效快、稳定性高、贫困户投入少、辐射人口多、综合效益好等特点。因此,不仅是灵寿县,光伏扶贫已经成为全国许多贫困县脱贫摘帽的最主要方式,也为世界减贫事业贡献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在灵寿县挂职的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干部赵心泽说。

所谓光伏扶贫,是在贫困地区因地制宜建设光伏电站,将发电收益由贫困人口分享,提供20年以上帮扶的一种精准扶贫模式。光伏扶贫政策主要由国务院扶贫办、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等部门联合制定并推行。国家对光伏扶贫配套了有力的补贴政策,备受地方推崇。

变“救济式”扶贫为开发式扶贫,是对光伏扶贫优势的总结。在灵寿县广袤大地特别是西北部山区,农家屋顶上一块块蓝色的光伏电池板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赵心泽根据调研掌握的情况介绍,灵寿县共推进了四种光伏扶贫模式。其中,集中式电站规模最大,是利用荒山荒坡建设的容量10兆瓦以上规模的大型电站,2017年1个集中式电站覆盖贫困户1000户;村级光伏电站规模居中,是利用村集体土地建设的容量100~300千瓦的小型电站,2017年8个村级电站覆盖贫困户392户;户用光伏规模最小,是利用贫困户屋顶或院落空地建设的容量3~5千瓦的发电系统,2017年若干户用光伏覆盖贫困户1139户;光伏大棚电站是在普通蔬菜大棚的顶部安装太阳能电池板,将太阳辐射分为植物需要的光能和太阳能发电的光能,既满足了植物生长的需要,又实现了光电转换,一棚两用,预计覆盖贫困户1168户。

赵永利告诉记者,“村集体出场地、企业出资金”是项目合作方式。引入光伏发电扶贫项目后,不仅贫困户能有稳定收入,也能为村集体注入稳定的经济来源。

根据赵心泽的调研,在灵寿县,光伏扶贫取得了多方面的综合成效。集中式电站、村级电站为贫困户每年每户增收3000元,其中村级电站还为村集体每年增收2万元。户用光伏项目前10年的收益由贫困户与投资企业分配,10年后全部归贫困户。2017年灵寿县村级电站共覆盖8个贫困村、392户,脱贫人口占光伏扶贫计划脱贫人口的20.7%。预计2018年投产的集中式电站带动全县2168户贫困人口增收,实现全县无劳动能力贫困户全覆盖,且对易地扶贫搬迁分散安置贫困户全覆盖。通过光伏扶贫,人民群众的幸福感、获得感不断增强。一位老人感叹说,“光伏扶贫提高了收入,改善了生活,扶贫效果看得见、摸得着。”

不仅如此,光伏电站建设还保障了能源供应,促进了新能源与农业产业融合发展。结合特色产业,灵寿县采用“光伏+农业”模式,在光伏大棚下种植“光伏红薯”、“光伏蘑菇”,实现土地增值利用与光伏发展、农业生产双丰收。部分项目还带动了当地就业。比如,塔上镇集中式光伏项目就雇佣本地劳动力安装光伏组件,一次性雇佣二三十人安装,工资每人每天100元,为当地劳动力提供了一定就业机会。

一张扶贫政策和月收入统计表单,也是一张扶贫实绩单,它记录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定点扶贫的努力,也记录了灵寿县力拔穷根的坚持。《孙子兵法》云: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在打赢脱贫攻坚战过程中,通过精密的筹划,齐心协力,守望相助,将为决胜增添更多有分量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