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中国扶贫第一村”是怎样脱贫的?

2019-01-16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王绍据

2015年1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民族工作简报》上,对福建省宁德市赤溪村的脱贫攻坚成效作了这样批示:“30年来,在党的扶贫政策支持下,宁德赤溪畲族村干部群众艰苦奋斗、顽强拼搏、滴水穿石、久久为功,把一个远近闻名的贫困村建成了小康村。”

 图为“中国扶贫第一村”赤溪村新貌。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张朝登/摄 

图为“中国扶贫第一村”赤溪村新貌。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张朝登/摄

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通过视频连线,同赤溪村干群代表面对面对话时,抬手指了展示厅正前方墙上一行字说到:“‘中国扶贫第一村’,这个评价是很高的,但是我觉得这里面也确实凝聚着我们宁德的人民群众、赤溪村的心血和汗水……”

为何全国有75万个之多的行政村,习近平同志如此关注关怀这个“中国扶贫第一村”?这里又是怎样开展扶贫?如何摆脱贫困?如何迈进小康行列的?

“输血”救济 成效甚微

上世纪80年代的1984年6月24日,《人民日报》在一版显著位置刊登“穷山村希望实行特殊政策治穷致富”的读者来信,披露了福建省福鼎县赤溪村下山溪自然村群众食不果腹、衣难遮体、房子四处漏风、人口越来越减少的艰苦状况。该报为之配发了一篇题为“关怀贫困地区”的评论员文章,点燃了扶贫的星星之火。当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帮助贫困地区尽快改变面貌的通知》,拉开了全国性的脱贫攻坚序幕。

下山溪自然村既是革命老区基点村,又是畲族集居村,这里首开了全国扶贫之先河。当地党政领导及有关部门多次派人进山开展“输血”式的扶贫。粮食部门带着大米、面粉;民政部门带着衣服、棉被;老区部门带着抚恤金、补助款到村里挨家挨户分发。第二次进山时,畜牧部门带着羊羔、兔崽;林业部门带着树苗、果苗;药材部门带着中药种子,下决心帮助这里发展生产。县委县政府还实施特殊政策,免除这个村上交公粮和征购粮,计划生育也网开一面等等。

然而,这个挂在半山腰上的穷村,立地条件过于恶劣:背后是悬崖峭壁,面前是百丈深渊,没有一分稻田,仅有的几亩农地全是“斗笠丘”、“眉毛丘”,种植的番薯不够当口粮,常以野菜充饥。种植的杉苗、果苗由于土地贫瘠,土层极浅,长不高,长不好。甚至连养山羊、喂长毛兔也无适应的嫩草可吃。商品经济根本无法发展。

干部们送粮送衣的“输血”式扶贫,只能给村民们一时的兴奋与快乐,犹如干灼的沙漠在等待着一场雨水,虽可感受到一阵凉爽,但很快蒸发得无影无踪。许多人还是春天无事可做,冬天晒着太阳,眼睁睁企盼着救济。十年“输血”,涛声依旧。村民人均纯收入从1984年的120元,仅增加到1994年的146元,贫困状况仍无改变。尤其是交通不便,信息闭塞,适龄的绝大多数小孩无法上学,没有文化,知识贫乏,形成了代际贫困链。

“换血”搬迁 挪窝拔根

习近平同志于1988年6月从厦门市常务副市长的岗位上调任宁德地委书记,他新官上任没有烧着“三把火”,而且花了一个多月时间,深入全地区9个县调查研究,还有毗邻的浙江温州、苍南等地考察。然后得出结论:“地方贫困,观念不能‘贫困’。‘安贫乐道’,‘穷自在’,‘等、靠、要’,怨天尤人等等,这些观念全应在扫荡之列。弱鸟可望先飞,至贫可能先富,但能否实现‘先飞’、‘先富’,首先要看我们头脑里有无这种意识。”(摘自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摆脱贫困》一书)

在习近平同志倡导“弱鸟先飞”的扶贫理念指引下,赤溪村党支部、村委会开展了群众性的扶贫先扶志活动,坚决摒弃那些“安贫乐道”、“穷自在”、“等、靠、要”的懒惰思想,树立了敢于向天斗争其乐无穷,向地斗争其乐无穷,向贫困斗争务胜必赢的大无畏革命气概。大家靠肩扛手提,搬砖搬瓦,男女老少齐上阵,投工投劳。从下山溪第一个自然村整村搬迁到远离祖籍地16华里崎岖山路的平原富庶之地后,他们真正离开了“穷窝”,拔掉了“穷根”,再也不要守在边远偏僻的山旮旯。有首民谣印证了过去的艰苦状况:“昔日特困下山溪,山高路险鸟迹稀;早出挑柴换油盐,晚归家门日落西;流尽汗水难饱腹,依靠救济富不起;男儿满腔空怀志,女儿出嫁忘故里;贫穷村史三百载,借问苍天何道理!”

1995年春天,下山溪自然村的整体搬迁,轰动了整个赤溪行政村。随着党和政府的扶贫力度不断加强,村民们期盼“挪穷窝”、“拔穷根”的愿望愈加强烈。半山、小溪、丘宅、东坪里4个纯畲族自然村和排头、溪东、旗杆里、赤溪平等畲汉混居的自然村陆陆续续搬迁出山、下山或移居到中心村,逐渐形成了一条长达800多米的“长安新街”。全村总共1800多人,中心村就聚居了1580人。滴水成河,积沙成塔。人气旺、商铺兴。自2009年,国务院扶贫办认定这里为“中国扶贫第一村”之后,慕名到这里学习、参观、考察的客人纷至沓来。沿街新建的两排混泥土楼房,既呈现了崭新的村容村貌,而且开设了数十家客栈、商店、小超市、白茶店、品茗室、香鱼坊、小酒楼、农家乐。贫困村民异地搬迁到这里进行“换血”生存,各显神通。下转2版有的经商成了老板,有的加入合作社成了股民,有的开发当地土特产成了企业家。村里还设有银行卡服务点、火车票代售点、卫生院、警务室、法庭代办点等便民设施。一个小康村的雏形展现人们面前。看到这里的繁华景象,毗邻的外行政村两个自然村村民们也“弱鸟”飞来了……

“造血”授渔 内生动力

赤溪村实行整村搬迁,实现人口聚集后,促进了民族融合,扶贫方式亦从“输血”到“换血”的转变,落实到“造血”措施上。

如何开展有效“造血”?由授人以鱼到授人以渔呢?这里的主要经验有4个方面:

一是找准“造血”功能。根据习近平同志1988年在福鼎调研的讲话精神“抓山也能致富,把山管住,坚持十年、十五年、二十年,我们的山上就是‘银行’了。”这一经典预言,他们确立“生态立村,旅游富民”目标,坚持数十年如一日,管好这一方绿水青山,引进万博华旅游开发公司,充分利用清澈的溪流搞漂流。有劳动力的强壮村民靠撑竹筏收入,每撑一趟就可收入一百元现金。辅助劳力则靠开办农家乐、出售土特产品等开展服务业创收。

二是摸准“造血”脉络。习近平同志在《摆脱贫困》一书中明确指出:“党对农村的坚强领导,是使贫困的乡村走向富裕道路的最重要的保证。”加快农村党建,就是“造血”、“活血”的最重要脉络。赤溪村曾经一度出现党支部软弱,党员涣散,以致造成村里歪风盛行,有求神拜佛、修宫建庙的,有聚众赌博、酗酒闹事的,甚至挑起姓氏、宗族之间矛盾的……后来及时整顿村党支部,并建立了党总支,下设3个分支部,省、市下派了第一书记,切实加强党对农村脱贫攻坚的全面领导。闽南籍的村支部第一书记不仅带领群众拼搏在脱贫工作第一线,而且从自己老家引进了“官溪蜜柚”苗分发村民们栽种,教大家种植和管理方法,仅两年多时间,全村蜜柚飘香,成了一项产业。

三是选准“造血”苗子。如何斩断代际贫困链,彻底消除贫困现象?关键在于营造青年一代内生动力,自我造血的功能。赤溪村十分重视有文化知识的年轻人,尊重和鼓励他们的创业精神,并通过金融扶贫等渠道帮助他们解决创业基金。全村依托政策支持回乡创业及就业的大中专毕业生达40多人。他们带着泥土味去城市读书学知识、学本事,回来后则把知识的种子撒在希望的田野上,让村民们有了看得见、摸得到的实惠。他们勇于同旧传统观念决裂,敢于打破旧的产业模式,探索新时代的“电商扶贫”,让村民们有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在肯定和赞许年轻人引领创业精神的同时,镇、村还委托赤溪小学兼办“农民文化技术学校”,开设有科技培训班、电子商务室,特邀有关方面专家或职能部门负责人到校,开展旅游礼仪、餐饮服务、茶叶种植、淡水养殖、果树栽培等项目授课和指导,不断提升村民整体的造血功能。

四是精准“造血”到人。习近平总书记在《民族工作简报》上批示强调:“全面实现小康,少数民族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掉队。”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以“绣花工”的精神践行“精准”两字。村党总支和村委会成员分工负责到户到人,以拉网式的工作方法摸底,根据每户每人的体力状况、知识状况、经验状况、资金状况等不同程度,对症下药,靶向治疗。下苦工夫做到:扶持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

在狠抓精准脱贫的同时,加强医疗设施保障,行政村原有卫生所在开展“海云”工程的基础上,扩建成为镇卫生分院,基本做到小病不出村,大病能治疗。防止“辛辛苦苦奔小康,一场大病全泡汤”的返贫现象出现。

赤溪村成为“中国扶贫第一村”的脱贫成果显示:人均纯收入比30年前增长了80倍。引起中央主流媒体的关注,《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光明日报》、《农民日报》等纷纷聚焦这里。2015年12月7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汪洋专程到赤溪村考察,并于当天在宁德召开的东部地区扶贫工作座谈会上说到:“宁德是习近平总书记早期开展扶贫实践的地方。在这里,总书记系统提出了‘以改革创新引领扶贫方向、以开放意识推动扶贫工作’原则,以及‘弱鸟先飞’意识、‘滴水穿石’精神和‘四下基层’作风等一系列重要思想。‘宁德模式’成为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开发战略思想的成功实践,也成为中国特色扶贫开发道路的一个典范。”

(作者系福建省扶贫“两会”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