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一招”圆桌论坛成功举行

2018-12-23 中国发展网

中国发展网 记者宋璟、吕娅丹报道 2018年12月23日,由中国发展网、中国发展50人主办的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共商高质量发展推进会暨中国发展网《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专题报道表彰会在中国职工之家成功举行。

在圆桌对话环节,国务院原参事任玉岭、中国投资咨询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副秘书长刘以雷、双星集团副总经理李震、中信格义循环经济有限公司董事长邹海平等专家齐聚一堂,围绕《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一招”——大力改善营商环境与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内在联系》为题展开讨论,圆桌论坛由作家、博导中国发展网执行副总编袁羽钧主持。

在谈到营商环境时,任玉岭认为,营商环境最重要的是大家都能够公平竞争,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都应该公平竞争,应该打掉那些旋转门、玻璃门,有多大能力就使多大能力。

刘以雷表示,从协调发展到高质量发展,上个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专门就建立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机制,出台了20条政策,但是这20条政策如何执行,如何细化落实,是当前的重要任务。

在谈到企业高质量发展时候,李震表示,高质量发展是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产品的高质量,第二是产品的高品质,第三是产品的高端和高差异化。双星率先淘汰60%的落后产能,企业从汗水型转向智慧型,主要做法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是企业智慧转型,从高速发展到高质量发展;第二是提高企业竞争力,如何从中国速度到中国质量、中国产品到中国品牌、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争取可以做到“走出去”,与国外一流品牌竞争;第三是做好企业文化建设,观念再造。

邹海平提出,一个企业能不能高质量发展,能不能对社会做出巨大的贡献,关键在于一定要有核心竞争力,中信格义循环经济有限公司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各级政府,全社会都要支持相关产业发展。

微信图片_20181223172049

QQ图片20181223172255

照片从左至右以此为中国发展网执行副总编袁羽均、原国务院参事任玉岭;中国投资咨询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副秘书长刘以雷;中信格义循环经济有限公司董事长邹海平;双星集团副总经理李震

圆桌对话全程如下:

袁羽钧:今天下午组委会给我们的题目就是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一招”,营商环境和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联系,习总书记在18号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大会报告当中讲了,必须要毫不动摇发展公有制经济,同时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充分发挥市场资源的配置决定性作用,更加发挥政府作用和激发各类市场的主体活力。投资者的信心例设备关注的就是我们要评价一个地区的核心竞争力,也就是它可持续发展的能量和指标,在这个方面,我们今天就围绕这个主题谈一谈,下面请国务院原参事,著名经济学家任玉岭老师谈谈你的高见。

任玉岭:我认为营商环境最重要的是大家都能够公平竞争,无论是国有企业起来民营企业,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我觉得都应该是公平,应该打掉那些旋转门、玻璃门,你有多大能力就使多大能力。习主席在民营经济座谈会上,从理论上,政治上,体制上,和民营经济所发挥的作用,和它将来的任务等方面,肯定了民营经济的重要地位,他也特别讲了民营经济的“56789”,民营经济从GDP占50%,税收占60%,创新占70%,就业占80%,数量占90%,所以民营经济是少不了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大力支持引领民营经济更好发展。民营经济的发展好与坏,快与慢,将决定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水平,发展速度,也决定于我们未来能不能战胜困难,创造辉煌的习主席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会议上讲,我们现在使命更光荣了,任务更艰巨了,挑战更大了,我们如何做好我们的工作,我觉得就是要在公平上下工夫。要解决公平,就应该像孔泾源司长讲的那样,我们要解放思想,解放思想的深度、力度和广度,决定我们经济发展的强度和力度,我很同意这样的观点,所以,我想我们讨论怎么样高质量发展,我觉得今天已经讨论出一个主题,就是要解放思想,打破阻碍发展的各种障碍,使我们的发展环境更公平,使大家能够有多大劲使多大劲,使最聪明,最有能力,最能干的人走在前面,能够为国家做出大贡献。

袁羽钧:任老是著名的经济学家,也在政府,在北海市当过市长,当前也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当年提了很多的提案,连续10年在国务院任参事。下面请问中国投资咨询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副秘书长刘以雷。

刘以雷:谢谢,非常高兴参加这次会议。我要从另外一个角度谈点感受,正如刚刚主持人讲,我是长期在中国的西部,在新疆兵团工作,高质量发展也好,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重大战略。我们怎么样从协调发展到高质量发展,上个月国家发改委专门就建立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这样的机制,出台了20条政策,但是这20条政策如何执行,如何细化落实,我认为是我们当前的重要任务。从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东部振兴,这都是国家的发展战略。但是在当前的背景下,第一个外部的压力很大,过去经济、政治、军事,包括中美贸易战,最后不管怎么谈,达成一个协议,中美不可能再回到原来的关系,我想这个判断大家都是赞成的。像这样的情况下,可以说未来的改革和发展的任务很重,站在国家的层面,那么西部怎么样去解决它的短板问题,实现全国一盘棋的高质量发展问题,我认为这在我们国家是个大问题,这是我自己感觉到的判断。西部大开发以后,就东部和西部,原来人均的设计总值或者是GDP,原来是2.5倍,到07年是减掉了0.6个百分点,但是到2015年,东部省份人均生产总值,不仅没有缩小,而且在扩大,大概在2015年就是4倍,到今年上半年,发展到了6.7倍,差距拉大了。那么要回答一个问题,没有西部的小康,想解决中国全部小康不可能,三大攻坚战是个战役,没有西部攻坚战的胜利,我估计全国三大战役的胜利也不太可能。你比如说在西部,整个全国有贫困人口1630万,在西部就占53%,整个全国有多少呢,就说200万以上的贫困人口的省份,7个,5个在西部,任务这么重,包括基础设施建设,所以我有这么几条建议。第一,上个月发的文件,那20条我认为要全面落实推进机制,协调机制,把这些政策要生根开花,孔司长在这个地方为什么讲这个话,因为中央讲了20条,都是要支持独立,支持独立,怎么样落实到中部和西部,这之间怎么做,说的都很好,这三五年随时就过去了,这条不落实,大家不要说西部观念思想落后,不能干,不要简单这样讲。第二条,西部在目前的困难背景下,扩大内需,我们还是要实行差别化政策,西部的基础设施加强,包括公共服务欠账太多了。比如说像陕西、贵州这些地方,高速公路的建设和东部省份相差一倍以上,像这些我们管经济的人都有这样的数据。第三,西部要改革,就是这个主题,要高质量发展,西部都窄讲营商环境不好,我在西部没有听到哪个企业家说我的营商环境不错,我们好办事,我们的民营企业都这样讲。那么西部进行发展任务更重,说老实话是行政干预,政府的手伸的太长,说什么政企分开,大家就讲一讲,事实上就是革自己的命,恐怕要好好想想。第二个就是西部的欠账问题,第三个就是招商环境改革的问题。第四就是推进绿色发展,现在在中国的西部环境污染,你比如说我在新疆,前几年实行差别化的政策,三高进新疆,现在是不允许三高进新疆,我前面已经进了这么多,重化工,煤化工,哪个企业对当地的税收和财政的支持力度都是很大,但是现在的发展,可能要变成去产能的对象,新疆去产能去了1100吨煤炭,100万吨地条钢,包括房地产去了100多万平米,这是不容易,但是对地方政府来说这都是个难题,一方面我刚刚讲了,财政欠收,第二个就业,这都不容易,所以这些问题恐怕还要中央正确,特别是孔司长,以后也变成原司长了,但是我们都要呼吁,要好好解决这些事,不解决这些事,两个一百年的任务,咱们今天在这个地方判断,恐怕还远着呢,这是我的判断,讲错了请批评。

袁羽钧:刘秘书长讲了三大攻坚战的扶贫,不仅仅是产业的扶贫,更重要的是政府要还政策于市场。

下面有请双星集团从上市以后进行了转型,2014年双星提出了二次创业,创双星的世界品牌,现在请李总。

李震:非常感谢各位领导,双星集团来自于山东的青岛,青岛市对营商环境的创造还是不错的,目前我们也推出了很多服务,核心就是16个字,对于整个思路来讲,要求干事为先,任何事情要敢想敢做。第二个要简政当头,不要太烦琐。第三个就是严字贯穿,第四个就是优字立本,优化政府和企业牵头。第二点,我谈一下关于高质量发展,我们企业在高质量发展中的做法和实践,众所周知,我们企业创立于1921年,也是山东省唯一一家国有的轮胎公司,但是我们的市场规模占全球轮胎的40%,对于整个国家提出的高质量发展,我们是感同身受的,为什么要提出高质量发展,我觉得高质量发展是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产品的高质量,第二是产品的高品质,第三是产品的高端和高产业化。2014年我们提出二次创业的目标,很多中国的汽车用外国轮胎,很多中国人买的汽车也是用的外国轮胎,我们希望通过双星的发展,让每一个中国汽车都用双星的轮胎。我们有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观念,我们现在是智慧型企业,我们现在在青岛建立了全球第一个智造工厂,也被评为全球最先进的商用车工厂,也被工信部评委智能制造,绿色制造,质量标杆和制度转型和服务转型,全行业连续第一的企业。2018年6月份入选了国务院双百强企业的计划。第二个我们是制造创新,我们原来是做产品,现在是提出三化领先,第一是市场细分化,并不是所有的用户是你的用户,我们也提出了,把所有的产品细分用户,细分市场。第二个就是组织品牌化,我们更好满足用户。第三个实现内部市场化,我们所有人分成四类,一是营销工匠,制造工匠,管理工匠,研发工匠。2014年我们整个企业本科以上不到40人,2018年就到1800人,刚刚12月份我们成了博士生研究示范基地,这一切成绩的取得离不开解放思想,更重要的是企业的高质量发展。还有一个就是全球化,今年我们收购了韩国的锦湖轮胎,我们成为中国最大的轮胎企业。通过这三个方面我想说明两个核心方面,第一就是如何通过解放思想,通过改革开放40周年更好的实现高质量发展,企业核心的做法,一个是人才为核心,第二个是以创新为核心。第二点,离不开市委市政府,同时离不开协会和发改委的支持,下一步对我们的企业来讲,改革开放有50周年,60周年,要想实现持续的开放,我们希望通过营商环境的再造,能够实现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央企的更大的辉煌。我也非常欢迎各位领导和各位企业家到双星集团参观指导工作。

袁羽钧:下面我们有请邹总跟我们分享一下企业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做法。

邹海平:谢谢主持人,我们公司是一个典型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我们也有民营的成分,也有香港和澳门的成分,在我们公司发展中,是国有企业的背景。到现在是10年,我们10年一直处于研发状态,我们在做一件是将秸秆和生物质资源原料,通过我们自己研发的一套专利技术和成套装备,将秸秆生物质资源中的三素进行分离。我们用可再生的生物链技术,历时10年开发,到小试中试,3万吨,5万吨,10万吨,一路走过来,我们国有股份也不断增加。现在成套技术装备已经被国家工信部,科技部列入国家十二五中大环保资源目录。我们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在这个产业上还有一些特点,我们现在有些产品已经处于世界领先的阶段和水平,比如我们现在生产的有机肥,跟其他的有机肥是不一样的,我们是用秸秆发酵以后的沼液,在里面添加了可水溶的有机碳,我们和中科院合作,可以直接做成碳纤维,溶于水以后作用大量的元素,直接给作物提供养分。大家知道植物在生产过程中需要各种的元素,最重要的就是碳,碳是它的生命元素,只要有了碳其他养分才能吸收。我们国家由于这些年大量使用化肥,使用农药,造成土壤中的碳挥发,光合作用,吸收只占植物需要的30%,70%是需要吸收的,所以这个是用碳基肥,通过高温无氧的状态下,这种碳在土壤中是不可以被植物吸收的,而我们的是完全可以溶于水的,直接被作物吸收,植物有了重组的碳,可以转化成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这是我们目前做的国内最大的企业,我们一个工厂,一年可以生产40万吨高浓缩的有机肥,可以保证200万亩耕地的用肥量。另外,最近刚刚有一个产品,刚刚是经过安徽省农科院的试验试种,中科院南京土壤所做了检测,对土壤中的重金属有非常好的化解作用,经过检测以后,在水稻籽里重金属去除率可以达到60%以上,远远高于活性炭吸附。我们这里面是负离子,这些负离子和正离子结合以后变成大分子,变成中性的,所以我们通过这种方法降低了植物的负离子的吸收,保证粮食安全,包括大闸蟹,生猪养殖用的饲料都有应用。这是一个巨大的产应,我们可以实现从植物种提取碳,原料来源于农业,产品服务于农业这个大循环。刚才主持人说怎么样能够使高质量发展,我们自己的体验,一个企业能不能高质量发展,核心技术是关紧,我们中信格义通过10年的努力,我们可以通过对土壤的修复,实现国家用有机肥替代化肥,减少化肥使用的目标,所以我们在这呼吁,三点,一,全社会应该对秸秆,对生物质废弃物要有重新的认识,而是要作为一种国家的战略资源,可再生战略资源。第二解决秸秆的处理不仅是企业的责任,而且也是国家的责任。第三个,我们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关键要解决好秸秆的收储运和农副产品使用的问题。国家扶持的话,首先要解决好怎么用,怎么收储,助推这个产业能够在中国做大做强,因为它是真正的中国创造和中国制造。谢谢。

袁羽钧:谢谢邹总,我们更期待格义公司取得更丰硕的成果,也是践行习总书记说的两项任务。

说到营商环境这块,2018年世界银行做了一个调查,对155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体做的调查,中国从2005年第91位现在上升为第46位,比2013年上升50个名次,国家发改委和中办和国办有一个很好的互动,在江苏一个两个小时审批就可以拿到开办公司或者一个企业的相关的证照,在东北三个月四个月五个月都拿不到,这个事情我们中国发展网和中国经济导报社,还做了专题的汇报,最终中办国办通报表扬江苏,长春通过信息大桥,到江苏和扬州进行考察,我们的投资环境和营商环境真的要加强,要派出团队去挂职锻炼,也希望南方的干部也派人到东北,共同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现在我们有了这么好的成绩,以后我们政府后面应该怎么做,我们企业怎么做,下面我们围绕这个话题,先请任老谈谈政府如何创新管理的理念,让我们的营商环境不断得到完善和改进。

任玉岭:刚才主持人讲了,最近有这么一个报道,在江苏很快,两个多小时就可以使投资者办证办照,广西也同时出现一些现象,就是在北海,把整个服务中心的班子全部撤掉,就是因为它的速度太慢了,撤掉以后让他们反省,让他们研究。我觉得在管理上确实有创新的地方,需要创新,当然创新是一个大课题,我记得习主席在40周年大会上有两句话,一个就是要把创新作为引领经济发展的第一动力,把人才作为支撑经济发展的第一资源。实际上要想搞好创新,必须有人才跟上,没有人才创新是搞不好的。包括我们出一招,使企业怎么样走的更好,营商环境是很重要的,但是我们自身的创新也是非常重要的。我记得习主席多次提我们要创新思维,创新体制,创新管理,创新制度,创新企业,创新产品,创新品牌,他都提过,就是在各个方面要进行创新,实际上科技的进步是创新的结果,国与国的竞争又是创新的竞争,所以我们把创新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不仅政府需要从管理上把创新摆在重要的位置,来提升管理水平,而且我们的企业本身也一定要把创新摆在最重要的位置,来提升自己的管理水平,生产水平,品牌水平,竞争水平,我觉得都是非常必要的。

当然要做好这些工作,我想我们有很多具体事宜。一个需要投入,任何一个创新没有投入是不可能搞好创新的,作为我们国家来讲,现在创新的土壤已经很肥沃了,我们现在是16700亿的研发投入,占GDP的2.1%,高出欧盟,位居世界第二,应该说我们的研发投入不错,对我们的创新会有很大的推动作用。但是我觉得还不够,我们还需要企业加大力度投入研发,我可以推到1985年到日本三多力研究院,到那个研究院我问投入占销售额的多少,他说15%以上,当时大家感觉很惊讶,15%以上投到了他们的研发上。后来为了推进中国的科技创新,2002年我在中关村做了一个调研,没有一家超过营业额的1%,当时就这个水平。所以今天特朗普挑起贸易战最大的被动就是研发水平低,技术水平低,就像苗圩部长讲的,我们企业的技术核心还处在世界的第三梯队,所以我们要针对这样的问题加大投入,我觉得是非常必要的。

还有,我们的研发成果,我们的创新成果谁来使用,我建议大家多来思考这个问题,我们做小汽车的时候,韩国人还不会做汽车轮子,但是人家韩国把现代汽车出口到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它的技术出口到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建厂的时候,我们的汽车还没有真正自己的品牌,问题在哪,就是人家把自己的产品推向自己的市场进行演练,进行提升,进行改造,然后使之达到高水平,所以韩国有一个标语,就是韩国人吃韩国用韩国的,特别是新技术的创新成果,韩国人先去享用,先去试用,通过试用,找出不足,提升水平,使之技术达到最高水平,能够出口。实际上所有的发达国家,所有的世界500强都是非常重视创新的,非常重视资金投入,非常重视人才投入。我记得1992年我到GE公司,有4万名博士,当时很惊讶,实际上就是靠人才的支撑来推进科技的发展,推进创新,才有了他们在世界上的发展。

另外他们的工匠精神,比如日本的工匠精神,激励你做的好,有个好建议,好结果,有一个树园子,有很多的树,上面有它的名字,这就是激励,我觉得我们也需要通过激励,通过奖惩,通过反省来提升我们的工匠精神,才能把我们的创新做好。

总而言之,我们要前进,要更好地发展,就一定要在创新上下工夫,在创新上加大投入,要重视人才,引进人才,更好地使用人才,我们才有希望。我先讲这些,谢谢。

袁羽钧:秘书长,刚才你讲了长期在新疆工作,特别提到了新疆的三大攻坚战中,我们西部缺什么,关键是政府的手,把这个手要关进笼子,该市场的要还给市场,秘书长长期在新疆工作,小时候我们都听到,驼铃声声很优美的,这也是我们传递“一带一路”最强的声音。由于长期在基层调研,我碰到一些企业家,特别是民营企业家,随着改革开放40年来,对经济贡献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技术创造,80%以上的就业率。18号习总书记在改革开放40周年再次提到了,要毫不动摇加强民营经济发展,现在中国投资协会,你的投资方向,你的投资项目,以及对营商环境的影响,请您和大家方向一下。

刘以雷:我现在供职的单位不完全直接,主要是咨询,但是我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在西部,特别是像新疆,既有全国性的矛盾和问题,也有它自己的特殊的矛盾和问题,有改革的矛盾,有发展的矛盾,可以说是主观、客观、历史、现实各种矛盾在一起。如果讲营商环境的改善问题,我前面已经跟各位朋友们谈到了,也有它自己特殊的问题。你比如说,首先是一个认识问题,要解决创造财富是千千万万的企业和企业家,包括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这个主体,不是各级政府,不是各级单位,现在关键是认识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我们没有认识到位。你这个机构,党政机关是不能包打天下,经济发展的活力和动力是在企业,那么在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之间,还有一只手,银行贷款,我给国有企业贷款没有道德风险,这是一个认识问题,给民营企业贷款,它可能出问题,终身追责,这就问题来了。我们解决了认识问题和意识问题。第二条就真正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放管服的改革,减少行政干预,减少插手微观经济活动。第三条,我们强调高质量发展,要在立法上和执法上好好做工作,仅仅靠领导人讲话这是远远不够的。所以说,现在一方面企业家自己要重振信心,第二方面要重振政府的重振信心。

袁羽钧:谢谢秘书长,刚才讲到了法治环境的建设,秘书长讲了,国家在政策层面出台了很多法律法规。下面请李总,分享了老牌国有企业如何转型成功,以前主要是做球鞋,现在做轮胎,中国的轮胎以前都是大部分从国际引进,技术掌握在人家手上,这几年我们对知识产权保护,在这方面是个弱点,技术创新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如何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我们要形成一个共同的认识,打造营商环境中,主要是给企业和我们的营商环境内在的练习,吕总您谈谈,您这样的大企业在整个发展过程中,现在没有解决的问题,希望政府或者全社会的支持。

李震:刚才我也在思考,如果让我总结,就是顺势者强,就是大势来了你是改变不了的,如果借着大势把企业做好。我们原来主要是做鞋,后来我们在2002年收购了东风轮胎,05年收购了华星轮胎,我们也面临很多问题,08改制的时候,现在整个企业变成以橡胶轮胎竞争。中国是轮胎的大国,山东又是轮胎大省,如何实现质量发展,如何通过淘汰落后产能去做,我们是怎么做的跟大家分享一下,做了三个方面。第一,我们企业把发展力就是作为第一位目标,我们看了习总书记在改革开放40周年讲话的时候讲到咬定青山不放松,我们是以第一为目标,以第一位为使命。第二是以开放来做,企业要发展,要么这个路别人走过了,要么别人走过了你不知道,所以我们公司核心就是要开放,我们从顶层设计是和德国西门子合作,智能装备和瑞典和韩国现代合作,我们也是通过轮胎制造做了智能装备产业,以前我们做轮胎,现在我们也做轮胎装备制造,我们延伸出了一个新的产业,工业机器人,主要解决在轮胎生产制造过程中如何实现产业链的相互打通,相互间的智能化,通过这个创新我们发现第四的问题,废旧轮胎的重新利用。我们对整个企业来看,废旧轮胎的消化和创新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花了四年多的时间投资了五个亿,对整个废旧轮胎进行研发和创新。整个轮胎的生产行业没有一家企业做的比较好,我们也是投入了很大的精力、人力和财力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你创新的同时要有容错的精神和机制。

第二点,就是要想与狼共舞首先要面临狼,5月10号是国家品牌日,如何从中国产品到中国品牌,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从品牌到品质去发展,我们也考虑了很多。对我们企业来讲,我们要参与到国际化的生产过程中,中国面临很大的问题,就是双反,所以你只有走出去,跟国外一流品牌竞争才能在国外发展。

第三个,在企业发展中首先还是要解决人的观念问题,没有人企业发展不起来,所以我们要建立新的文化,文化的核心就是以创造你的市场竞争力,创造产品竞争力,创造持续竞争力来做。我们把整个企业建立了内部市场化,一个是推工匠精神,一个是推创新精神,同时通过创新和工匠,我们始终坚定不移把企业的制造进行升级。我们推出了两圈,物联网圈和互联网圈,我们进行了产业升级,所以我们认识到,对于整个企业发展来讲,核心就是通过开放和创新来做,我们在实际发展过程中遇到了问题怎么想的问题,怎么去干,有机会也和大家一起讨论交流。谢谢。

袁羽钧:下面有请邹总分享。

邹海平:习总书记在2017年12月23号,考察徐州的时候讲了一段话,对绿水青山有了新的诠释,只有恢复绿水青山,才能使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说恢复绿水青山,说明我们国家现在的生态环境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大家在座的人感同身受。不管是从大的环境还是到农产品的安全,到土壤的问题,农业可持续发展的问题,都面临很严峻的问题。当时我们10年前就是想着,对中国农业可持续发展,包括粮食安全,想做一点贡献,我们就开始投入做这个事情,很幸运,这10年我们把这条路走通了,我们把实验室的小试中试,10万吨,3万吨,第二个10万吨,我们一路走过来,从成套技术到成套装备,到标准,到发明专利,到科技成果,所以为这个产业的后续快速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们在做这些工作的同时,我们很重要的是把握主题,就是创新创新再创新,我们后面就是这么激励大家的,这10年我们不断做创新。讲到我们的产品,除了和农业有关,我们是生物质产业,它的产业链是非常长的,比如说半纤维素,还有有机肥等等,这是国家科技支撑计划支持的。纤维素现在做成了生物质,由于我们三素分离,中科院,宁波的新材料所和我们合作,从我们的原料里提取了石墨烯,而且成本仅仅是从石墨里提取石墨烯的1/80,这个在几年前就已经完成了。纤维素还可以做很多产品,纤维素质等等,只要对原料做选择以后,各个产品的延伸是非常长的,这是纤维素部分。从木质素中提取有机碳,提取了羟基羧基,在纺织原料里做分散剂,包括到现在回到农业。我们有机碳的水溶性是非常非常好的,不需要搅拌,这个碳的含量达到36.21%,目前我们把从植物里提取的(单质碳)我们目前是第一家,我们现在可以做土壤修复剂,可以满足200万亩土地的修复。现在安徽省政府非常重视,省政府为我们设立了25亿的产业引导基金,我们每投入一个,政府就会支持我们30%,一方面反哺农业,另外对农民返乡就业影响也很大。除此之外,我们现在在黑龙江克山,内蒙古赤峰,山西信阳,我们都在为产业布局做掀起的准备,现在他们都在使用我们带土壤修复功能的高浓缩的有机农药,效果非常好,有兴趣的可以跟我们联系。

还是回归那句话,一个企业能不能高质量发展,能不能对社会做出巨大的贡献,一定要有核心竞争力,要有自己的核心技术,这个核心技术是我们自己做的,我觉得作为各级政府,作为全社会都要支持这个产业发展。怎么支持呢,政府有政府支持的方法,民众有民众的支持办法,包括大家的衣食住行,很多人抱怨食品安全,我们重金属超标,有很严重的药残农残,我们现在有了解决方案,大家用了这个产业就会做的越大,进入了良性循环,真正把民族的自主品牌做好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