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何建武:高质量发展主要依赖技术的进步转变

2018-10-13 中国发展网

中国发展网 记者刘丹阳报道 10月13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研究员何建武在中国发展50人论坛-石墨烯专题研讨会,暨安德烈德通石墨烯金秋茶话会上发表致辞,他在演讲中指出,高质量发展意味着从过去注重数量增长向注重增长质量的转向,要更多从过去依赖出口、依赖工业、依赖投资,向更多依赖消费,依赖服务业,尤其是依赖技术的进步转变。

国研中心何建武主任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研究员何建武 安然摄影

以下为何建武的演讲实录:

尊敬的各位专家各位领导,大家上午好,因为我本人确实不懂石墨烯,我的工作是做一些宏观研究,所以我讲的更偏宏观,希望对大家有一点点启发。刚才徐局长已经把很多内容提到了,我稍微展开一点,我讲的题目是如何认识中国当前的发展阶段,以及在这个阶段我们对于行业的发展有什么启示。大家知道我们用了一个词从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如何认识这个转变呢?首先我们要认识到什么是高速增长,我们过去的高速增长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世界银行组织的全球增长委员会做的报告,把全球所有经济体的增长历史做了一个回顾,他们发现在过去这些50、60年的过程中,只有十几个经济体保持了长期的高速增长,其中中国是保持高增长时间最长的一个经济体。从这个角度我想大家可以理解中国的高增长在全球角度来说是什么样的一个对比关系。

但是我们也发现另外一个规律,就是我们把所有的经济体放到一起做历史的比较,会发现所有的经济体,尤其是后发追赶的经济体在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增速都会出现明显的下台阶,尤其比较明显的我们看我们周边的韩国、日本。中国从历史发展的规律和经济发展的规律来看,必然会从一个高增长向中中速增长或者中高速增长转换。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转换?我们首先就要思考一下,我们过去的高增长到底依靠的是什么,我个人的认识,从三个方面来看待中国的高增长,第一个就是我们过去依靠的是出口导向,大家都知道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国出口增速除了最近这些年都是20%以上,这也是所有的后发追赶国家,包括东亚、东南亚这些国家成功发展的重要途径。第二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我们的工业优先的发展战略,这也是和所有的后发追赶国家通过工业化的推进加速经济追赶的重要途径,从微观上我们看到很多的地方政府都在推行工业园区的建设重要的方式。另外一个特别重要的动力就是我们的投资驱动,我们都知道过去这些年中国保持了非常高的储蓄率,这是所有的东亚国家,日本、韩国,东亚文化的背景下,通过高储蓄推动高投资,进而推动了高增长。

但是如果我们去看一下,我们当前面临的环境和未来面临的环境来看,我们过去支持高增长的这些条件都在发生根本的变化,我们来看第一个,出口导向。出口的高增长,其实某种程度依赖于全球经济的高增长,但是如果我们做一个比较,去看全球经济的未来增长,我们把时间纬度拉的更长一点,从上千年的发展历史来看,尤其是过去的近一百年全球增长来看,其实很大一部分增长除了依靠效率的提升,我们看灰色这个部分是效率的提升,蓝色的部分反映的是人口的变化,也就是说过去一百年间人口的增长对全球增长的贡献都在1个百分点以上,如果看全球未来50年到100年的人口增长,人口增长速度会从过去的1%以上下降到0.5%,就是说即便我们效率仍然保持过去水平的话,就人口本身来说我们全球的增速会下降0.5到1个百分点,未来全球的效率能不能保持跟以前一样,还有待于各位的努力。不仅从人口的总量下降,而且人口的结构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近些年,尤其最近这5到10年,是整个全球人口结构的转折点,全球人口的总抚养比和老龄化程度在加剧的上升,这也是拖累全球未来50年增长的重要的因素。

回到我们的国内来看,我们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我们的人口结构也一样发生重大变化,另外一个我们很多要素的成本也在上升,这在一个方面减弱我们的国际竞争力,从这些角度来说,我们过去这种高出口的模式是很难再维持下去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们从工业优先的角度来看,这个模式也很难再继续下去,一个方面大家知道随着收入的增长,消费结构发生了变化,我们过去更多是在物质产品的消费,随着收入的变化,我们可能更多将注重消费方面的升级,包括旅游、健康这些消费会更快的增长。当然,还有一个人口的老龄化,也会使我们的消费结构发生很大变化,我们会更多关注医疗关注健康这些方面。随着这些结构的变化,同样一个我们工业优先的模式也很难再继续下去。

那么最后一个我们来看投资驱动,一样的,高投资一个很大的支撑因素是人口的年轻化,只有足够多的年轻人才能支持这样的高投资,大家可以看看不同的年龄人,老年人相对于年轻人他的储蓄率更低,因为他没有更多的收入。随着一个社会老龄化程度加剧,它的整个储蓄的能力在下降,它能够支撑高投资的这种能力也在下降。大家都知道最近这几年中国的人口结构真的也在发生重大的变化,而且这个速度比全球更快,我们的老龄化程度比全球的平均水平快的更多,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过去得高投资高储蓄的模式也很难持续下去。

除了这三个方面,我们也观察到在其他方面我们的高增长带来的一些其他挑战,比如刚才也有老师提到的,我们在环境方面面临着更多的挑战,我们的雾霾,还包括我们在其他的社会领域,比如我们在社会差距问题。

正是因为高增长的动力在减弱,另外我们面临着很多跟高增长相关的各种各样的挑战,所以我们提出要从高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既是客观的,也是我们主动所为。高质量发展意味着从过去注重数量增长向注重增长质量的转向,要更多从过去依赖出口、依赖工业、依赖投资,向更多依赖消费,依赖服务业,尤其是依赖技术的进步转变。第二个方面非常重要的就是全球发展理念在发生变化,从过去的增长向发展转变,从过去的注重经济的发展向更多的注重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等各个方面的全面发展,对于我们这个行业的发展,我想我的认识可能更浅,我讲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随着我们越来越高质量发展,我想整个社会对于创新的重视前所未有,对于新材料、新产品、新行业的发展机遇将越来越大。

第二个就是与过去相比,我们过去更多强调宏观总量的增长,未来随着我们注重各类高质量发展,我们更多的注重是居民个人的福祉或者个人福利的变化,也就是说我们更多注重消费侧的变化,对于很多与消费相关的技术,包括质量方面的改进,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市场。

第三个方面,最近这些年越来越受到重视的所谓的可持续发展,当然可持续发展概念已经提出几十年了,但是重视程度在今天要远远超过以往。对于中国来说,大家也看到我们的政府也采取了很多的相关措施,徐局长也提到石墨烯在这样一个可持续发展前提下大有作为,对于石墨烯的发展会迎来更大的空间,这个行业由此带动其他行业相关的发展有更大的空间。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请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