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宏观着眼 中观挖掘 微观入手

2018-12-23 中国发展网

中国发展网 记者吕娅丹、宋璟报道 2018年12月23日,由中国发展网、中国发展50人主办的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共商高质量发展推进会暨中国发展网《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专题报道表彰会在中国职工之家成功举行。

中国经济导报社首席记者 中国发展网财经中心主编 张洽棠发表获奖感言,各位领导,各位同事,非常荣幸能代表中国发展网“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型专题报道获奖者发言。

DSC_6218

中国经济导报社首席记者 中国发展网财经中心主编 张洽棠 安然/摄影

前几天的12月18日,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我当时正在外面,于是我在手机上点开今日头条app,观看置顶直播,提及这个场景并不是为了证明我在认真学习,而是想说明在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家获取一手信息,以及深度学习的模式正在改变,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移动端市场化媒介已经从速度优势迈向了深度定制,你喜欢什么类型文章,就让你看个够,抖音就更容易“上瘾”了,手指刷刷滑动之间,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那么,像中国经济导报社这种报网微刊的传统媒体矩阵,如何做出自己的特色,实现华丽地转型升级呢?本次联动的“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型专题报道,就是一次典型意义上的突破。

一方面,本组报道立足国家发改委中心工作,加强议题设置,全报社主动策划、精心采编,与委政研室、综合司、离退休干部局等委内司局增强合力,自10月9日起,在报网微均开设专栏,陆续刊发“这些年”“这些人”“这些术”“这些债”“这些品”“这些事”六大系列报道,引领广大读者重温改革开放往事,并特别注重讲出发改好故事、提振发改好声音、营造发改好氛围。另一方面,聚焦大事要事喜事以及重要人物、时间节点,多角度、全景式集中展示改革开放40年的光辉历程。

系列报道获得国家发改委宁吉喆主任重要批示,获得相关委内司局领导肯定,并取得良好的社会效应,报网微联动实现了从时效性到深度性,以及延展性的全覆盖,掀起了一股回顾发改40年的热潮。

本次获奖作品正是系列报道中的佼佼者,从宏观着眼,向中观挖掘,书微观入手,用细节编织记忆,用访谈定格历史,用笔触畅想未来。

其中,有时间横截面的特写,例如,首篇由蔡若愚撰写的《1978年:比改革的起步更重要的是思想的破土》从国家发改委前身国家计委的几位老人的视角切入,讲述1978年改革开放元年的变革之难。作出了转向经济发展的选择,迈出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第一步,尤其需要解放思想,文章着眼于此,同时阐述了此间国家计委的角色转变。

陈鹰的文章《98年:比化解危机更重要的,是焕新动力》则聚焦1998年,很多人最先想到的就是亚洲金融危机,再就是特大洪水灾害。因此,陈鹰把这两个最主要的年度事件以“危机”为题进行具体阐述,并用“坚守”作为关键词,表述当年我国政府和人民群众应对亚洲金融危机这一“人祸”和特大洪水这一“天灾”的必胜信念和坚强表现。

有发改声音的传播,例如,季晓莉《回忆改革试点40年:实践探索的中国智慧》一文专访了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彭森。彭森主任认为,我国40年的改革试点分三个阶段,1978年到1992年是突破;1992年到1998年是创新;2005年至今是完善。改革试点往往是在重重阻碍中推进的,一开始有些政策优惠,但后来坚持体制创新,不给优惠政策,否则将失去推广价值。改革在坚持问题导向的同时,要更多地瞄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方向,推进目标导向的改革。如果改革的深水区大家都绕着走,不敢触碰既得利益,改革是不会有大成功的。

公欣的文章《40年机构之变:从计划经济起步,叩响时代改革最强音》则从一位92岁老发改人的讲述里发掘视角,找清脉络,描述我国宏观经济综合协调部门国家发展改革委从国家计委到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再到现今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四十年的改革变迁,故事以于永平老局长的回忆为引线,采用时间顺序,将时代大背景下国家发展改革委的成长与蜕变的历程呈现于读者眼前,大视角,小切口,将国家发改委的职能变化与我国经济体制变革紧密衔接,最终凸显一个主题——即国家发改委的名称在变,职能在变,但作为党和国家经济工作参谋助手的定位和地位没有变。

还有发改专项工作的深度报道,像停车场专项债是国家发改委推出的发行规模最大、最受社会大众欢迎的债券品种。而曲静怡的《停车场专项债:引领整个信用债市场创新》这篇文章从“停车难”入手,以政府加大停车场建设力度,发行停车场建设专项债券来拉动社会投资为切入点,全面、细致地分析了停车场专项债所募集的资金,可以为集中解决城市停车的难点和痛点提供有效的政策和资金保障,也有效地支持用科学信息化解决停车场信息不对称、不实时、枢纽地段停车场的信息实时共享的问题,从而有效缓解城市拥堵和停车难题。

也有关注草根接地气的报道,公欣另一篇《生活之变40年:从粮票不够用,到生病不发愁》:是她个人觉得写得很接地气的一篇文章,文章只有一个主角——老龚,他并不典型,也不具有时代代表性,但正是他的平凡和普通却能代表千千万万的中国老百姓,本文正是从这样一个小人物的视角来窥视改革开放40年给老百姓生活带来的重大变化,但是由于篇幅所限,本文只是选取了“粮票”“出行”“社保”等领域进行故事的编撰,可能并不全面,也不算深刻,但是他是具有朴实而接地气的力量,是能够打动人的一篇报道,也是读者喜闻乐见的一种新闻创新写作方式。

而我的《1992年:比“姓资姓社”更重要的,是“三个有利于”》一文,以《春天的故事》歌词作为开头,以口述历史的散文体形式,将历史定格在88岁高龄的邓小平南巡进程中,通过女儿邓榕的记忆里“父亲甚至已经不能在摇晃的车厢里散步”, 广东省委前副秘书长、当年邓小平深圳之行的主要接待者之一陈开枝描述的,“老人家一到宾馆,就从房间出来,‘快点叫车,别人把深圳说得一塌糊涂,说资本主义复辟了,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我急需确认。’等诸多历史真实细节,以及引用1992年邓小平头像再次出现在《时代》周刊封面上,文章写道:“‘航空母舰’在13年里转了第二圈。”营造了当年邓公南巡的真实场景,自然而然引出了邓公的一系列经典论断,包括“三个有利于”。

第二部分则顺势写1992年的下海潮,通过人们不再回避“钱”字,见面道一句“恭喜发财”成了口头禅,在北京,这句话大有代替“您吃了吗”这一传统问候语的势头,《人民日报》还发表了《要发财忙起来》的文章,等细节凸显当年充满澎湃活力的92派, 陈东升、郭广昌、冯仑、俞敏洪、黄怒波等,如今这些响当当的名字曾经也都是体制内的精英,像冯仑在下海经商之前在多个中央机关呆过,冯仑坦言,“1991年我们到海南创办公司,那时根本没有制度上的依据,临时从街上拉了几个人,给他们穿上干净的衣服,就是员工。工商局的人来了,一看有几个人在,这就行了,执照就这样拿到手了。”九二派用实践证明市场的力量,中央则通过十四届三中全会的《决定》确立了市场的地位。

第三部分则将关注的目光聚焦到当时的国家计委上,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曾经参与十四届三中全会《决定》的起草工作,他在三位国家计委主任身边工作过13年,忆及那段时光,他由衷感叹。邹家华掌舵计委的3年多时间里,核心的改革就是“下放权力”,重塑计划体系。“那时的下放是真正的下放。在这之前,所有的扩大再生产都由国家计委来管,包括地方政府都没有投资权限,甚至工厂里盖个厕所也要报上来批,机器设备的更新、车间的改造都需要报国家来审批。”至于大的项目,更是要国家来批,权力是高度集中的。”郑新立回忆,从邹家华开始,一批批、不断地下放行政审批权限。最初是下放投资总额较小的项目,从几千万元以下下放到省级审批,后来提高到几亿元以下。最后,由国家审批的项目集中在关系国家经济命脉和国计民生的重大基础设施和骨干项目上,其余项目的审批基本都下放到省和计划单列市。

岁末年初,新的一年即将来临,报社出报也迎来了新的改版,借此机会向新老朋友介绍下,每周2345各8个版,重点聚焦发改新闻、企业债报道以及地方新闻,同时每期结合发改中心工作,配置两个专题,周二发改组聚焦双创与品牌,周三财金组关注PPP与信用产业基金,周四宏观组聚焦绿色与共享,周五综合组关注一带一路与营商环境。

马上圣诞与元旦双节来临,在此提前祝各位一切顺利,笑得越来越开心,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