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尔·门德尔松:我们的数据安全级别在中、美都一样

2018-05-27 数博会组委会

美国甲骨文公司全球副总裁

尼尔·门德尔松

胡伟

主持人:各位好,现在进入到我们的嘉宾专访区的两位嘉宾分别是美国甲骨文公司全球副总裁尼尔·门德尔松先生和胡伟先生。

刚才也聊到了今年是二位再次来到贵阳参加数博会,不知道这次来二位的感受有什么不一样?

尼尔·门德尔松:今年比去年更加盛大,我比去年高兴,特别是看到那些人工智能。

胡伟:我的感受和尼尔·门德尔松先生一样,我也是今年比去年的更加盛大,我也非常高兴。今年关于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的发展更多。

主持人:二位觉得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方面是否有更多的变化?

尼尔·门德尔松:从1999年开始我们开始关注人工智能的发展,今天也关注人工智能技术和其他技术的融合。

胡伟:这一次我来最大的感受是我们甲骨文公司在各个基础方面,比如人工智能、云计算方面都走在非常前沿的技术领域。

尼尔·门德尔松:ABC是三个字幕的开投,A是人工智能、B是大数据、C是云计算。

主持人:二位怎么理解今年大数据的主题,数在万物,智在融合?

尼尔·门德尔松:我觉得这个主题起得非常好,阐明了一个道理,大数据人工智能并不仅仅是运用在商业领域,也是使普通人可以应用到的,这个主题非常好。

胡伟:今天我们在做一些机器技术的时候,我们用了很多大数据的领域得到计算的结果,我们应该把大数据的发展超越机器上的应用。

主持人:我们了解到尼尔·门德尔松先生是大数据分析方面的专家,能否分析一下中国国内目前大数据市场是怎么样的?

尼尔·门德尔松:实际上昨天或者今天、或者明天我们即将听到的一些报告当中,都有一个很相当的概念是中国今天在发展大数据还是处在初级的阶段,这个阶段一定是持续方面,会在金融领域渗透。

主持人:您作为这方面的专家,对中国发展大数据写些什么样的建议?

尼尔·门德尔松:这几个天从理论层面上都举办了很多高端论坛,我有一个憧憬就是希望把理论梳理最终去把这些想法实施起来,我们的做法可能不一定很宏大,但是你要去去做,可以想像这个未来是非常美好的。

主持人:现在人工智能方面也是很多企业谈到的热门话题,不知道贵公司在这方面有没有开发硬件或者软件的产品?

尼尔·门德尔松:我们甲骨文公司近年来也致力于人工智能的研究,但是我们主要是关注于如何把人工智能进行一个实际的操作、实际的开发,这是我们近期在关注的东西,我们不希望只是停留在理论层面,而是应用到实际。

主持人:这子来有没有跟贵阳的企业展开合作?

尼尔·门德尔松:这次来贵阳我们也和一些单位和政府进行磋商,希望把我们的人工智能理念或者技术应用到实际的产品当中,我们和政府和金融机构进行了类似的谈话。

主持人:我们可以在那些方面看到这些具体的应用?

尼尔·门德尔松:今天我们在人力资源的应用系统上也看到人工智能的应用,这实际上是我们正在看到的一些美好的前景。

记者提问:昨天习总熟悉发了一段贺词,上面提到了全世界要建立命运共同体,共同推进大数据的创新,您怎么来理解?

尼尔·门德尔松:大数据如今已经在各个方面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比如说从医疗方面来看,一些数据能够提示我们一些疾病的到来,可能这个疾病并没有发现,但是这个数据可以告诉我们潜在的存在趋势。

记者提问:我们如何通力合作打造网络合作共赢。

尼尔·门德尔松:实际上我们甲骨文公司在这个方面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比方我们会提供一些数据为生态做出贡献,也做了技术上的革新,我们的目的就是把我们公司的技术创新理念渗透到人类生活中去,这就是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体现。

记者提问:在数据安全、网络安全方面,各国如何协同合作推动合作共赢?

胡伟:我们的第一个数据安全关就是要防治黑客的袭击,比方说美国有一个大公司被黑客攻击了,其实这个攻击已经发现很久的时间,但是一直没有落地,他们认为是困难的。现在的新技术,在落点根本没有打开,黑客根本没有做到。

记者提问:您觉得各国该如何合作?去维护网络的秩序,您觉得该怎么做?

胡伟:我觉得是国际化,一个客户发现问题所有客户都可以享受这个修改的方法,如果客户不够的话没法做。大数据就是实例多就可以一起做。

记者提问:昨天习总书记也发来了贺信,给您的感受是什么?

胡伟:中国非常重视技术发展,这是非常重要的。像贵州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例,大数据以前根本没有,这几年发展这么快,做得非常好的。

记者提问:甲骨文公司因为现在大数据时代数据安全大家都特别重视,甲骨文公司在中国销售的数据安全级别跟美国销售是一样的吗?如果不一样下一步会怎么解决?

尼尔·门德尔松:不管是数据库还是网上的数据都是非常安全,我们会把数据交给政府或者有关机关,我们的数据都是绝密的?

记者提问:美国和中国的安全级别都是一样的吗?

尼尔·门德尔松:我们的数据在全球不管是欧洲、美国还是中国,它的安全级别都是一样的。我们的数据安全还可以这样来操作,比如我们一开始就对人的信息进行储存,在若干年以后我们需要这个信息的话我们再去提取出来。现在数据安全系数比较高,我们会跟过去对比,看他们是否有关联性。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接受我们的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