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贵州为什么能?

2018-05-31 贵州新闻客户端

“万物皆可数字化,数字化为融合发展创造了无限的机会,融合是展示智慧的空间,融合过程将催生无限的创新。”5月26日,省委书记孙志刚在本届数博会上的致辞中,“融合”一词出现28次。

融合,贵州为什么能?政府带头融合,干部带头学习,成为政府如何组织产业的突出样本。政府这个有形之手,适时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

头脑风暴

重塑干部本领的洗礼

当按部就班的日子结束,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全新领域时,很多贵州干部开始领略到带头摸着石头过河是什么滋味了。

2014年,很多贵阳市干部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本领恐慌。有的不懂,不了解什么是大数据;有的拒绝新事物,排斥学习;有的一知半解,但是认为大数据太高端、太前沿,跟贵州这样的欠发达地区关系不大,心存畏惧;有的想干,但是自己不会,身边的人也出不了主意,三是整个人才队伍欠缺。

认为大数据是“空中楼阁”的人不在少数。然而,也有不少人意识到,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席卷全球,能经历并参与时代变革是人生一大幸事。

如何成为“善于获取数据、分析数据、运用数据”的领导干部?学大数据,用大数据,一道知识门槛摆在全省干部面前。贵阳市率先掀起学习大数据的头脑风暴,编写大数据干部读本,公务人员进课堂学习大数据。2016年,培训升级,更加专业化,和印度国家信息学院合作,在贵阳国际人才城共建大数据云教学实训基地。

省人大代表、贵阳市花溪区经信局(大数据局)副局长曾志云回忆说,“作为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的第一代参与者和实践者,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大家就一边干,一边思考,慢慢捋清问题,大数据的共享、开放、安全、应用等工作也在深化和细化。”

阿里巴巴集团资深副总裁、阿里云总裁胡晓明数年来不停穿梭来往贵州,他是这种巨变的见证人之一。2014年9月份第一次来,当时很多干部“真没有信心,只有一个决心,但是真还没有具备这个能力”,大家更多是用崇拜的眼光看着他;但是,“今天跟他们聊很多事情的时候,他们比一线城市、比我们接触的美国一些城市或者一些公司本身的理念是丝毫不逊色的。”

数据开放

政府推倒部门围墙

数据从哪里来?政府掌握了最多数据资源。那么,政府能不能带头开放数据?这是一个中国乃至全球关心大数据建设的人们关注的焦点。

怀疑者不在少数。胡晓明是阿里云“云上贵州”项目总指挥,当时很多人认为云计算太难了,“怎么可能,要把所有的贵州省各厅局的IT系统迁上来,怎么可能!”

事实证明,有需要政府就能开放开明,带头破除机房,让数据入驻云服务器。2015年底,仅用一年多时间,就聚集5万G数据,有30个政府部门信息系统在平台运行。

全省搭建了统一的数据共享交换平台,平台日均访问量近10亿次、峰值达15亿次。

部门之间的数据壁垒也被打破,云上贵州成为全国首个实现全省政府数据“统筹存储、统筹共享、统筹标准和统筹安全”的云计算平台,有214个政府部门和机构在平台部署了715个应用系统。据测算,统一系统平台比分散建设节约成本45%以上。

而且,作为全国首个地方试点,云上贵州共享交换平台率先实现与国家共享平台互联互通。

为了打破壁垒,贵州率先在全国颁布了《贵州省大数据发展应用促进条例》,出台《贵州省政府数据资产管理登记暂行办法》《贵阳市政府数据共享开放条例》等,从顶层制度设计上为政务大数据发展开辟“绿色通道”。

此外,政府着力孵化数据交易市场。贵阳大数据交易中心是全球首家数据交易中心,为企业打通数据交易的最后一里路,同时也在探索大数据交易的制度建设。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执行总裁王叁寿介绍,必须通过审核成为会员才有资格买卖数据;交易的不是底层数据,而是数据清洗、建模、分析的结果,脱敏,也脱密。

上海、北京、贵阳等几十个省市建设了开放数据平台,向社会开放公共数据。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副教授陈瑶在本届数博会发言中表示,政府开放数据可以改进政府的决策过程,能够解决管理痛点。

开放政府,有为政府,贵州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2017年《中国大数据发展报告》显示,贵州大数据发展政策环境指数居全国第一;与此同时,在全国十大最具影响力的地方大数据政府机构名单中,贵州竟然占据半壁江山。

5月26日,复旦大学和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大数据应用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联合发布《2018中国地方政府数据开放报告》,报告显示,在政府数据开放中,贵阳和上海分别在地市级和省级排名中名列第一。

贵州省政府数据开放平台获得二等奖。贵州在去年全国开放数林指数总排名中居第14位(不分省、地),今年一跃成为亚军(省级),仅次于上海,排在山东、广东、北京之前。

战略定力

内陆山地的突围战

5月2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为数博会发来贺信,贺信中强调,全面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助力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

“立根原在破岩中,咬定青山不放松。”事实上,大数据这棵“智慧树”扎根黔中大地,和贵州省委、省政府抢占先机,保持战略定力,是分不开的。

胡晓明说,贵州大数据、云计算的变化,“首先得益于贵州省委、省政府对于大数据产业的提前布局,也得益于贵州省委、省政府对新兴产业经济前瞻性的判断,这是很让我敬佩的。”

抢占先机不仅是一种战略意识,也体现了敢于挑战短板的勇气。毕竟,相比于发达省份,互联网普及率、信息传输等企业固定资产投资一直是贵州的短板。

怎么办?自古华山一条路,别无选择,补好短板,实施信息基础设施三年会战,累计投资超500亿元。2017年,大会战圆满收官,全省信息基础设施发展水平从全国第29位迈到18位,进入第二方阵。建成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固定宽带下载速率达到15.56Mbps,处于全国平均、西部前三;6家数据中心进入国家绿色数据中心名单(第一批),数量全国第二;移动流量资费大幅下降,资费水平居全国第五、西部第二。

“满格贵州”工程建成全光网省,实现城镇建成区和主要交通线3G/4G信号全覆盖,100%行政村通光纤网络,4G网络覆盖所有行政村和85%的50户以上自然村。

2017年4月16日,在中国共产党贵州省第十二次代表大会上,省委报告明确指出,今后五年,牢牢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全力实施大扶贫、大数据、大生态三大战略行动。发展大数据对贵州弯道取直、后发赶超起到重要推动作用,成为贵州坚定不移的战略行动。

2018年,贵州启动“数字贵州”六大攻坚战,以大数据应用为核心,以大数据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为重点,着力开展“万企融合”、政府治理融合、民生服务融合三大融合行动,大力提升大数据与实体经济、行业管理、社会管理、民生服务融合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