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人大代表:创新司法管辖权改善营商环境

2019-03-05 中国发展网

中国经济导报 中国发展网 记者 郭丁源

诉讼管辖是指各级法院之间以及不同地区的同级法院之间,受理第一审民商事案件、知识产权案件及其他各类案件的职权范围和具体分工。管辖可以按照不同标准作多种分类,其中最重要、最常用的是级别管辖和地域管辖。

全国人大代表、林达集团董事局主席、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李晓林表示,管辖权是审判的前置性条件,运用得好与不好对于保证审判的公正性和效率提高具有重要的影响。改革开放40年以来,我国各地招商引资,对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与此同时,司法改革也有力地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必要的保障,这是必需予以充分肯定的。我们在投资和招商引资的实践过程中也观察到,在投资尤其是在跨省市地区的异地投资中,难免会发生一些经济纠纷甚至矛盾冲突,需要经过司法程序予以裁决。当事各方主体的身份性质多元且复杂,主要区别包括:本地与外地(含外国)企业之间;民营与国营企业之间;企业与行政机关乃至政府之间等等的双边或多边关系。由于当事各方角色不同、角度不同,对同一案子的司法裁决很容易产生不同的甚至是截然相反的是非认同和价值判断,从而会延伸至对司法机关的信任和诚服程度的折扣甚至抵制抗拒。这当中,有一个第三方也就是司法机关与涉诉双方的关联程度是否能确实体现回避机制和保持中立性质的问题。如果在此类诉讼的司法管辖权的行使实践中适度加以改革创新,增加管辖权交叉运用机制,就可能在较大程度上规避或减轻此类消极负面成份,从而使各地的营商环境得到进一步的更高层次的改善。

我国各地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包括司法事业均在各地各级党委的统一领导下进行。在党委加强对司法工作领导的基本前提必需坚持的大的政治方向之下,由于各地方各级党政领导机关对本地的经济增长负有全责,因而对本地本级所属经济主体就难免具有内在的或一致性的相关关系。如果,在本异地主体之间、民营国营主体之间、企业与政府行政机关之间发生利益冲突进入司法程序之际,就可能发生一定的公平性中立性缺失的风险。我们相信各地各级党委领导机关或主要领导同志绝大多数都具有严守不插手不干扰包括具体经济案件在内的各类案件的审理工作这一纪律和素养底线的同时,吸取这些年反腐斗争中暴露出来的极少数相反的案例教训,如果再从重大利益纠纷的经济案件司法管辖权交叉运用上加强以建设性的创新改革,就可能堵住机制上的空隙,使司法腐败或司法被腐败最大程度上受到抑制。

鉴于此,他建议经济案件在以下几种情况下加以改革,改革的核心主旨就是建立管辖权交叉运用的新机制。

一、本地与外地企业间的诉讼标的金额在亿元以上案件的一审法院选择,外地企业有权要求选在原法定地域或移至异地(包括跨省市)同级法院审理。

二、民营与国营企业之间的诉讼标的金额在亿元以上案件的一审法院选择,民营企业或国营企业均有权选在原法定地域或移至异地同级法院或本地上一级法院审理。

三、企业与政府行政机关甚至政府本身(含各地各级开发区)之间的诉讼标的金额在5000万元以上案件的一审法院选择,企业有权选在原法定地域或移至上一级行政级别地域的法院或异地的同级法院审理。

四、除以上情形之外,凡有必要避嫌或法定回避因素的重大经济类诉讼标的较大的案件,一审败诉方均有权提出另行指定管辖或移交管辖权再行上诉。

五、经济类案件在事无关重大国家机密的范畴内,尽量扩大网络办案的范围,不但节约成本,而且有利于接受监督。透明度越高的裁决,越有利于息诉或减少累诉,提高法律与司法的权威性和节约司法成本。

六、按照此路径,还有许多值得举一反三的可改革之处,值得司法专业机关进一步深入细化积极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