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政协委员:严格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2019-03-07 中国发展网

中国经济导报 中国发展网 记者郭丁源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8.39万亿元,在总体上仍然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之内,近期不会上升为系统风险。但是,我国政府负债率已经超过60%的国际警戒线,在个别地区,特别是中西部省份地方政府杠杆率相对偏高,隐性债务规模巨大,偿债能力明显不足,面临着经济社会发展和防范债务风险的双重压力。

现阶段,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地方政府政府债务的短期累积增长,会在短期内同时汇聚,形成到期偿债风险。二是地方政府债务呈现出加速增长趋势,有可能积淀成为难以控制的增量风险。三是地方政府通过各种影子银行体系实现的债务扩张,潜在信用风险上升。四是地方政府隐性担保和兜底义务以及预算软约束,会导致政府项目对融资成本出现制度性失察风险。五是地方政府信贷需求过于强劲,有可能积淀形成经济总体风险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政协副秘书长、市政协学习及文史委员会主任王济光为此建议:

第一,科学界定并进一步明确政府性债务范畴。坚决制止地方政府对新增地方融资平台债务进行直接或间接的信用支持;推进地方政府债券置换工作,对政府性债务明确口径,统一规划管理。在地方融资平台债务,特别是城投债违约处置过程中,采取市场化处置方式,将政府未提供直接信用支持的城投债违约事件等同于其他企业债违约事件处理。

第二,进一步完善地方政府债审批和发行制度。引入市场化定价的方式地方性政府债务进行总量控制,推进地方政府债发行规模与事权和地方财力的相匹配。科学合理编制政府债务规划,确保年度债务偿还规模与财政能力相协调。以开源节流的理念,进一步加强地方债务风险管控,引导和规范地方政府融资行为。

第三,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治理。按照政府基本公共服务职能整合不同种类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对有一定现金回流基础甚至有市场化潜力的公益性项目,允许民营资本介入,确保缓解政府财政压力和债务融资需求。加大融资平台总体财务能力,建立规范管理和适度控制的内在机制。进一步强化商业银行的治理机制,割断政府与银行之间“父子关系”,消除地方政府负债经营盲目性的“纵容性贷款”因素。

第四,强化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风险预警和监督机制。加快建立偿债基金制度。针对不同风险级别,设定相应的应对机制。根据警示程度,相机设定相应的政府偿债基金制度,多方筹集化解债务风险的渠道,确保地方政府债务融资的可持续发展。加快地方政府及其融资平台信息公开,引入民间监督和社会监督机制,约束地方政府的融资行为,使政府举债建立在广泛的社会监督基础之上。

第五,继续深化政府间财政体制改革。在加快地方税收体系建设的基础上,加强财力向基层倾斜的力度,缓解基层财政困难,为合理控制地方政府债务筹资、防范财政风险创造条件。加强贷款供给方控制,消除“纵容性”贷款因素。建立规范的地方公债制度,在有限制的条件下授权地方政府发行债券,并将此作为我国公债制度的改革方向,使之成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正式替代物。

第六,建立科学合理的地方政府政绩考核机制。在合理界定政府与市场边界的基础上,科学区分不同层级政府的事权划分,形成各有侧重、整体协调的政府间事权脉络。按照高质量发展目标,摒弃对地方政府单一考核经济增长,建立涵盖生态环保、增长质量、收入分配、社会治理等多方面工作的综合考核体系,引导地方政府适度抑制增长冲动。为确保地方政府履行好基本公共服务职能,尚需打开地方政府一般债和专项债的正门,彻底堵上成本高、监管难的融资后门,为解决地方政府增量债务提供有效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