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从百姓赞叹中,喜看70年民生变化

2019-06-26 处州城事

礼献新中国成立70周年系列

1949年——2019年,这70年,是中国走向富强的70年,也是人民生活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70年。

曾经,吃饱穿暖便是幸福;曾经,瓦片遮头便已知足;曾经,出过远门只在少数……如今,那一条条宽广整洁的街道;那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楼;那数不清的私营企业;那繁华的商场超市;街道上川流不息的私家车;还有美容院、健身房、休闲馆……我们正感受着新中国带给我们的文明、富裕,享受着新中国带来的幸福安康的生活。

从量体裁衣到网购衣服

“我出生于1950年,小时候有什么穿什么,根本由不得自己选择。”说起70年来穿衣的变化,市民朱郁香有太多想说的,“小时候家里姐弟多,每个人每年只有3市尺1市寸的布票,往往一家人一年的布票凑一起才能做一套衣服。”朱郁香的记忆中,家里的衣服都是哥哥姐姐穿了再给弟弟妹妹穿,不合身或者有补丁是常有的事。

上世纪七十年代,朱郁香参加工作,一个月能有24块钱左右的工资。“那时候工资除了买粮食,剩下的都用来屯布料,给家里人做衣服。”朱郁香说,工作第一年,她给自己做了一套人造棉的衣服,至今还收藏在她的衣柜里。

“以前服装店很少,大家的衣服或是自己改制或是店里定做。”朱郁香回忆,那时候裁缝可算得上热门职业,定做一套衣服,往往都要等上十天半个月,裁缝师傅忙的话甚至要等更久。

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下,县域经济有了较大发展,棉纺织品、化纤制品的种类和样式也越来越多,不仅衣服面料的选择更多了,衣服的款式也更新颖了。“那时候常能在制衣店里看到对照杂志款式定制的衣服,大街上的服装店也越来越多,款式颜色越来越‘潮’……”

进入21世纪,服装的面料、款式、色彩变得更加多元,服装也不再只是保暖需求,还有舒适、美观等需求,更重要的是在我县农村电商的春风下,人们购买衣服的途径也发生了变化。

拿出手机,打开购物软件,挑选衣服,还不忘查找优惠券再下单,这是高月芳闲暇之余最大的乐趣。今年56岁的高月芳可是朋友圈的“潮人”,不仅各大网购软件操作得心应手,而且还是一网购群的群主,经常将优惠分享给群里的朋友。“我是2016年第一次接触网购,网上服装款式多,快递送上门,不喜欢还可以退,比起以前定做衣服的年代真的方便了很多。”

从吃不饱到吃遍全国

“现在讲究健康,尤其是我们岁数大了,在饮食上更要注意。”近日,家住西街的骆星根老人正和老伴一起吃午饭,只见餐桌上摆着炒豆干、清炒马兰头、春笋炖排骨等家常菜肴,基本都是本地食材,营养又健康。

1952年,骆星根出生于原成屏公社骆村村,他见证了建国以来,遂昌方方面面的发展与变化。从事农业工作的他,对于“吃饭问题”更是深有体会。

1958年,6岁的骆星根开始记事,那一年全国上下开始大炼钢铁运动,粮食没人收,烂在地里,家里米缸空了,只能饿肚子。等到了1978年初,26岁的骆星根当上了税务员,成为人人羡慕的“能够吃饱饭的干部”。但那个时候是凭票吃饭,普通居民一个月有27斤粮票,骆星根是农村干部,每月多6斤,但对于二十多岁年轻人来说,平均一天一斤的粮食根本不够。

骆星根说:“改革开放后,老百姓的生活条件逐步改善,不仅吃得饱,而且吃得很好,选择也更多。最近几年,大家又从吃得好过渡到挑着吃、少吃点,开始讲究健康饮食。”

对于饮食观念的变化,家住茗月山庄小区的王阿姨也颇有感受。“以前我们买点吃的东西非要逛商店、跑市场的,现在女儿都在网上买零食。”

“零食从网上买就别去说了,我女儿、女婿很少下厨做饭。”丁阿姨说,她小时候能够吃饱饭就是件不错的事了,工作后只要有点好吃的东西都要让给小辈。“我刚工作那会,从家里带一包萝卜干到单位,要吃一个星期。现在生活好了,吃的东西越来越多,基本全国各地的美食都吃到过,很多东西我都叫不出名。”

从泥胚房到小洋房

“我在泥胚房里住了快一辈子了。小的时候,住的是泥胚房,成家后盖过一栋房子,也还是泥胚房。”今年80多岁的潘林堂老人身体硬朗,他告诉小编,以前的泥胚房每次刮风下雨都睡不安稳。

“八十年代前,农村人的居住条件大抵相似,环境也比较差。”潘林堂回忆道,那时候,每年梅雨季节前,不少人家都会爬上屋顶,检查和更新瓦片,以确保能安然度过雨季。“到了八十年代,百姓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农村开始零星有洋房出现。”

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邻近村子里各式小洋房像雨后春笋似的冒了出来,但都以平房为主,“当时有个亲戚家盖了三层小洋房,厨房有专门分区,每层都配有卫生间,这是当时最‘洋气’的房子了,大家都很羡慕。”

因为家庭条件原因,一直到2017年,潘林堂住的依旧是泥胚房。“现在条件好了,政府帮我们从半山腰的村子里搬了出来,还盖了新楼房,样式、格局都是最新的。”潘林堂说,现在他住进了下马小区三层楼的别墅里,宽敞、明亮,刮风下雨再也不必担心,也算安享晚年了。

现如今,走进我县的农村,已鲜少能见到泥胚房的身影,几乎家家户户都住进了小洋房,前庭后院的“豪宅”更是越来越常见。还有一部分人赶上了国家“下山脱贫”利好政策,从农村搬到了城市,从平房搬进了商品房。

“我想看《超级飞侠》。”周末,家住腾龙小区的谢丽和丈夫、孩子一起在家看电视。谢丽一家原本住在焦滩乡,“夫家原本在乡下,不仅到县城非常不方便,而且条件比较差,老房子功能不齐全,生活很不方便。”谢丽告诉小编,因为刚好符合“下山脱贫”的政策,于是一家人商量选择了购买“下山脱贫”安置小区的房子,“现在孩子在县城上学,自己也在县城经营一家小店,日子过得很开心。”

从步行到多样出行

70年弹指一挥间,如今的交通工具已是花样繁多,回首交通工具的变迁,也恰恰见证了百姓生活和变迁。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在自行车还只是配售给机关单位公用的年代,我县大多数农村人并没有交通工具,出行基本靠步行。

“当时,我们去学校读书要走2小时的山路。”回忆起读书时出行不便,今年76岁朱永逍感慨万千。

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自行车渐渐成为人们最主要的交通出行工具。我县从70年代起,自行车由商业部门发票供应,财税部门发照管理,到了80年代,自行车敞开供应,每年平均递增2000多辆。

“记得是1978年,家里有了第一件交通工具自行车,比起走路出行,有了自行车真的是方便了许多。”朱永逍回忆。

随着改革开放春风吹遍全国各地,我县人民的生活水平也逐渐提高,上世纪八十年代,摩托车悄然闯进大众生活,成为人们交通出行新宠。

谈起拥有人生第一辆摩托车的情形,家住龙洋乡西滩村的张根信仍然觉得很自豪。1985年,张根信几经周折,终于托人从县城花了3000多元买了辆“70”摩托车。

“当时能有摩托车,在农村可是有钱人的标志,当我骑着摩托车在村里自由穿行时,大家都羡慕着哩!”张根信自豪地说。

从摩托车开始,人们的出行方式被大大改变。上世纪九十年代,摩托车成了惯常,私家骄车又开始出现在百姓生活中。

从“粮票”到“移动支付”

“这是粮票、油票还有豆腐票,肥皂、火柴是用购货证领取……”在79岁老人郑富贵的家中,至今还保留着上个世纪的票证,“以前必须凭粮票才能买粮食,一个人一月能领24斤米,过年领3两半肉,定量很严格。”

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粮票这个词已经显得很陌生了,但对曾亲身经过那个年代的人来说,粮票带给他们的除了浓浓的回忆外,还有一丝苦涩和辛酸,它是粮食匮乏、商品短缺的特殊年代里,捆在商品身上的枷锁。“那时候我才20出头,一顿要吃半斤米饭和一斤馒头,24斤米哪够啊。”想起年轻时的饭量,郑富贵笑得有些腼腆。这些保存尚好的票证里,有几张稍新的全国通用粮票,这是当时还在城关豆制品厂工作的郑富贵早早兑换好,以备出差之需。不曾想还没机会使用,1993年,沿袭了近几十年的“票证制度”结束了。现金成为当时主要的支付方式,人们出门、购物、旅游,都不忘随身携带现金。与此同时,银行卡的出现又成为人们支付方式的一大转变。

21世纪初开始中国信用卡走入了快速发展时代,但和西方国家相比,中国的信用卡支付远远没有那么普及。也正因此,中国才能在另一种新兴支付手段上实现弯道超车——移动支付。

“2006年我在淘宝开了一家网店卖衣服,当时不会打字不会拍照,还是找了个大学生手把手教我。”44岁的市民王维仙是遂昌较早的一批淘宝店主,她告诉小编,当时支付宝提现需要15天才到账,还不能用它付钱,“现在遂昌每家店都有付款二维码,不仅出门不带钱包,连逢年过节发红包也都用手机。”

“支付宝还是微信?”对于如今的遂昌人来说,移动支付已经是一种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从高档餐馆到街边小摊,从大型超市到普通水果店,从餐饮到住宿再到出行和购物……支付移动已遍布各行各业,结账的时候一句司空见惯的简单询问,背后却是建国70年来支付方式从“票证时代”“现金时代”“卡时代”再到“移动支付时代”的巨大跨越。

小编有话说:

从早期的“的确凉”“解放鞋”,到如今的追时髦、讲名牌,从一心只为填饱肚子到膳食结构的深入人心,从一封家书千里传音到互联网上视频聊天……新中国成立70年,人们将太多的不可能和奢望变为现实。

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人民生活改善,国家综合实力增强,新中国成立以来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体现在人们生活的点点滴滴之中。时代的脚步继续前进,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衣食住行依然在不断地进步中,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观念和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