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霸体”最难是精神


有人说都本基的字深邃,其实深邃,追根到底还是来源于气质,和蕴藏其中的丰富内涵。都先生的字,技法不错,但是引人处不在技法,其引人处在精神、在内蕴、在风气。落落大方,气宇轩昂,古典得让人觉得深邃,现代得让人觉得新潮。古人说笔墨当随时代,大概如此。

都先生的技法,不是简单的对于形的控制,而是致力于势的发挥。这种写法,有“一超直到如来境”的气魄,最可贵的,是胆识学识和见识。其所创“霸体字”有“乌云压城城欲摧”之感。我认为都先生试图通过他手中的一支挟元气之笔,表现出来,展现在我们面前。从这一点上说,都先生的意义就不能仅仅局限在对于传统的继承,还具有探索的价值。

我觉得都先生在对于传统的取法中,抓住了传统的两极:一是老气,或者说古意,大概源于那种对篆隶的挖掘,对魏碑的消化;二是新意,或者说是“霸体”中那种现代意味。也正因为这种现代意义上的形式感和审美观,都先生的书画才更多地受到了当代人的认可与喜爱。正如大家对都本基的了解,许多人缘于央视热播的电视连续剧《天下粮仓》。当时,剧组想请一书法家题写剧名,在京城遍访名师而终不得,于是剧组找到独创书法“霸体字”的都本基。在第一次题写的剧名不被认可的情况下,剧组人员向都本基介绍了剧情。是夜,老都在床上“烙饼”,脑子里想的全是天灾之年,“硕鼠”蚀天,民不聊生的情景。凌晨4时,思绪脱缰,心潮涌动,披衣起床,铺纸扶案,饱蘸浓墨,一蹴而成四个大字“天下粮仓”。一个天字,两横超长盖世,雄浑轩昂,收笔一捺以点代之,精妙的是这一捺被老都“点化”后变成一只“硕鼠”在啃噬苍天。这副作品:易折为转,变方为圆;变精巧为酣畅,古意犹存。

我想好书法本身,也应当努追求朋友所言那种”合一“的境界,惟其如此,作者、作品、观众才会产生心灵的共鸣,而作品也因为这许许多多的思想与感情,焕发出生命的神采!

 

作者——王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