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一首小诗


第一次听闻都本基的名字还是在2002年《天下粮仓》热播时,看到片头“力透纸背”、大气磅礴的片头字,真可谓“天”字逸出,横扫天下,与剧情相得益彰。因“天下粮仓”四个字,我记下了都本基。

许是机缘巧合,我一直为家乡报纸“诗影清原”专栏撰写文字。去年秋日,一帧摄影在玲琅满目的风景图中脱颖而出,画面有亭台、碧水、秋色,以及让我莫名心动的 “在水一方”书法石刻……灵感陡现,一首小诗流泻而出:

辽东的“枫桥夜泊”

薄如月色

在英额围场的旧时光里

看秋日妩媚

看水瘦山寒

隔了千年衣袂飘飘

有些枫叶美到了极致

那不是蝶

只是一枚雨滴 是一幅古画

与秋的不羁相遇

枫红如血

在满清围场

乾隆弯弓

把狩猎的号角吹响

 

在水一方

有谁浣洗的影子

白鹭一样绝美的女子

在秋水里临照

惊艳了“枫桥夜泊”的时光

这期的“诗影清原”刊发后,我和“枫桥夜泊”景区的崔总相识,在获邀参观景区后,才知让我情有独钟的“在水一方”石刻乃是都本基的真迹。原来崔总和都先生是至亲,算起来,都先生还是清原的女婿。

近水楼台,从 电视剧“天下粮仓”到世界巡展“天下和谐”,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气吞山河的“霸体字”,爱上了点缀在辽东“枫桥夜泊”的都老先生手书的“授渔亭”、“三味书屋”和“江枫渔火” ……

 

——刘远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