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投高新——发挥央企基金引领作用 推动国家战略有效实施

2017-09-15 来源:中国发展网

基本情况

中国国投高新产业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国投高新)成立于1987年,前身为原国家计委轻纺出口产品基建项目办公室,1999年组建中国高新投资集团公司,2010年12月,按照国务院国资委结构布局调整的要求,整体并入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国投)。2015年12月,国投根据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整体工作部署,把国投高新定位为国投前瞻性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平台。

国投高新先后组建了5家基金管理公司,形成了覆盖VC、PE、FOF、政策性专项基金、区域性基金的全产业链格局。截至2017年6月底,基金管理规模1568亿元,是央企中从事股权基金业务最早、品种最全、规模最大、国家级基金支数最多的股权基金投资管理机构之一。

 改革背景

2004年,国投开始涉足股权基金业务,经过十几年的探索,积累了较为丰富的运作经验。党的十八大以来,国投高新认真贯彻落实国务院国资委的有关部署与国投的试点工作要求,把发展壮大股权基金业务作为服务国家战略、探索转型升级、优化资本布局的新模式、新路径的重要抓手。国投把市场化基金运作模式与贯彻落实国家战略、中央决策部署及国家投融资体制改革的要求紧密结合,多支国家级政府引导基金先后落户国投,推动股权基金业务跨越式发展,进一步彰显了国投在央企队伍中的独特价值和引领作用。

  改革实践

(一)聚焦国家战略,聚合各方资本助力强国梦。

1.服务“中国制造2025”,发起设立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2016年6月,由国家发改委等有关部委与国投牵头发起设立,首期规模200亿元,其中,中央财政出资60亿元,国投出资40亿元,其余为8个省市和其他社会资本共同出资。基金聚焦先进制造业的八大重点领域,针对制造业亟待突破的制约瓶颈,重点投资了一些重大项目及优势企业。截至2017年7月底,基金投资项目50个、投资金额合计195亿元。

2.服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发起设立新兴产业创投引导(母)基金。2016年9月,国务院决定设立国家新兴产业创投引导基金,其中国投管理基金规模178.5亿元,由中央财政出资22.5亿元、国投出资20亿元,其余向社会资本募集,主要投向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扶持处于初创期、成长期的创新型企业和高成长性企业。截至2017年6月底,已投资参股基金40余支,参股子基金规模超过300亿元,扶持创新型企业244家,实现社会就业3万余人。

3.服务“创新驱动战略”,发起设立重大科技成果转化专项基金。2016年3月,由科技部、国投与社会资本设立,首期规模100亿元,其中,国投出资21亿元、科技部出资20亿元,其余向社会募集,主要投资于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和科技创新2030-重大项目。2016年12月,科技部、国投与京津冀三地科技部门联合设立国投京津冀科技成果转化创投基金。截至2017年上半年,2支基金完成投资项目14个、投资金额17.8亿元。

4.服务“脱贫攻坚战略”,发起设立两支产业扶贫基金。2014年6月,由财政部、中国烟草、国投联合发起设立28亿元规模的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基金,其中,中央财政出资8亿元,国投出资10亿元。2016年10月,在国务院国资委、财政部、国务院扶贫办的指导下,国投、国家电网等51家央企出资设立中央企业贫困地区产业投资基金,首期规模122亿元,国投出资10亿元。2支基金主要投资于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国家级贫困县,重点支持老、少、边、穷地区及革命老区脱贫。截至2017年6月,2支基金合计投资决策项目50个、投资金额64.6亿元。

(二)创新基金管理,开创政府引导基金运作新模式。

1.建立政府指导与市场化运作相结合的基金治理规则。基金设立理事会,由政府和主要出资人代表担任理事,负责确定基金投资策略和协调基金运作重大问题。设立专家咨询委员会,为基金投资提供智库支持。

设立市场化的投资决策委员会,确保投资决策的独立性和专业性。成立战略协调指导委员会,进一步加强国投高新与各基金管理公司的业务协同。实行观察员制度,确保出资人的知情权和监督权行使到位。

2.健全满足市场需要的基金投资方式。基金投资在传统的股权投资方式基础上,增加了债权投资、债转股、可转债、优先股、子基金、夹层投资等多种方式,可有效地满足拟投项目的不同需求,对于更好更快地完成政策目标,兼顾社会资本的财务目标,都起到了积极促进作用。

3.构建全覆盖的风险防控体系。投资前,通过把握宏观经济、产业、行业、市场的发展趋势,重视被投企业财务、法律、经营的规范性,关注被投企业核心成员的品格、强调投资协议的约束性条款等方式以规避风险;投资后,通过完善项目信息披露机制、基金估值、提供增值服务等方式以预警风险,确保基金投资风险可控在控。

4.完善管理团队的激励约束机制。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畅通职业经理人身份转换通道,打开薪酬空间,吸引业内高端人才和业务骨干。实行管理团队持股、超额收益分成、管理公司跟投等行业惯常做法,把个人利益与出资人利益紧密捆绑,较好地激发了管理团队的动力和活力,也可规避管理人的道德风险。完善对管理公司的考核办法,重点考核基金投资回报水平、管理公司基金管理规模与到账规模增长率、管理费收入增长率等指标,确保股权基金的发展规模、质量和效益符合财政资金和社会资本的要求。

(三)加强战略协同,构建新兴产业投资生态圈

1.构建基金投资与产业投资的融合联动机制。国投高新以新兴产业为发展方向,以基金投资为先导,以控股投资为支撑,以资本运营为基本模式,控股投资与基金投资相结合,实现募、投、管、退全过程管理,使资源配置更合理、产业结构更优化、投资组合更恰当。

2.加强对基金投资全生命周期的生态建设募资阶段,国投高新积极协助各基金管理公司发起设立新的国家级基金。投资阶段,统筹基金与基金、基金与国投高新的协作开发,进行联合投资与跟进投资。退出阶段,遵循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结合的原则,实现财政资金与社会资本的共赢。

3.实现战略性投资与财务性投资双轮驱动。一方面,坚持阶段性持股理念,培育“投得准、管得好、退得出、能投会卖”的核心竞争力。另一方面,坚持战略投资方向,培育重点产业控股项目,推动资产证券化,培育符合国家战略需求的新兴产业板块。同时,依据“基金在前、直投在后,VC在前、PE在后,PE在前、控股在后”的投资策略,进一步放大基金投资与产业投资的协同效应,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

   改革成效

(一)服务国家战略能力不断提高。国投通过基金方式在贯彻国家战略和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方面走在央企前列。先进制造基金出资15亿元领投宁德新时代,带动社会资本95亿,使动力电池产能由2.4GWh提升至18GWh,为新能源汽车需求爆发式增长提供了保障;向中集来福士出资10亿元,支持自主设计建造“蓝鲸1号”第七代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在我国海域可燃冰首次试采取得圆满成功。新兴产业创投计划参股创投(母)基金实现社会就业超过20万人,吸引200余家中外知名投资机构参与子基金设立,带动地方财政资金、社会资金、贷款资金等合计968亿元。2016年10月成立的央企扶贫基金实现了当年筹备、当年设立、当年资金到位、当年完成10%以上投资任务的良好开局,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投资的27个项目带动41967人就业,其中5559人为建档立卡贫困人口。

(二)国有资本引导带动作用有效发挥。国投基金认缴出资规模216亿元,带动社会资本1350亿元,基金的一级引导放大效应达到6.2倍。截止2017年7月,国投基金实缴出资规模99亿元,通过基金的投资项目(含子基金),带动社会资本5240亿元,项目投资的二级引导放大效应达到52倍。经过多年发展,国投旗下基金吸引了来自国家部委、地方政府、社保基金、保险、银行、外资和其他社会资本的加入,形成了混合所有制相互融合、政策导向与市场需求有机衔接的多元化格局。

(三)基金市场化运作水平得到社会各界广泛认可。在既有基金的投资质量和投资进度得到各级政府和社会出资人肯定的基础上,近期先进制造业基金二期、京津冀产业协同基金、军民融合产业基金、央企贫困基金二期等多支国家级基金获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并相继进入筹备设立阶段,国投基金品牌声誉不断提升。同时,国投基金财务效益优良,IPO和并购上市项目个数占投资项目个数(除扶贫基金)比例为18%,5支市场化基金的IRR年化收益率平均为25%以上,达到行业一流水平。

经验启示

(一)准确把握国家战略需求。国投作为推进落实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国家重大战略的平台,始终坚持服从服务于国家战略的理念,积极发挥国有资本布局和结构调整的作用,并根据外部形势变化和内部“二次创业”及推进“六个转变”的需要,把国家战略与企业自身发展紧密结合起来,勇于探索,勇于创新,先人一步,使得国投能够在国家需要的时候,乘势而上、勇挑重担、不辱使命。

(二)积极引入市场化运作模式。国投所处行业均为市场充分竞争领域,市场化的运营模式是国投发展的生命线。国投始终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遵循基金行业发展规律和基金管理公司成长规律办事,虚心学习借鉴行业先进经验,注重把国企体制与市场化机制充分嫁接,凭借市场化的体制机制和专业化的管理水平,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

(三)充分运用国投整体资源和品牌优势。国投在深刻把握基金行业发展趋势的基础上,果断把集团资源向基金业务集聚和整合。在基金募投管退的全周期,都积极提供全方位支持;从人员调配、法人治理结构搭建、体制机制创新等诸多方面,都体现了市场化、专业化、差异化的特色,为基金业务腾飞创造了有力条件。

(四)营造政府引导基金发展的良好生态。基金业务是国投落实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中央与地方产业互动协作的有益实践。我们主动与各级政府和社会出资人沟通交流,积极推介国投基金的业务特色,加强市场信息与政府引导的互动反馈,充分对接社会出资人的诉求,共同探索实现政策目标和经济目标的有效途径,努力形成政府、社会出资人、投资企业、国投等多方良好互动的局面,共同打造政府引导基金的产业链、价值链和生态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