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做了一套光智能系统,打开了价值数亿美元的空白市场

2017-09-15 来源:中国发展网

1988年,邓小平首次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

四年后,邓小平南巡期间再次强调:世界科学的发展速度可以凭借一个高新技术的突破,带动一批产业的发展,中国更不能落后。

南巡路线的第三站,就是深圳——华为、腾讯与大疆科技等科技大企的聚集地。如今,它俨然成为中国的“硅谷”。

鲜为人知的是,深圳还有这么一家企业。它成立不足一年时间,而凭借科技的力量,靠一套光智能系统,它不仅成为建国以来第一家台湾省经济部能源技改合作的大陆企业,并登陆了2017年全国双创周参展;同时,这套系统的节能率高达80%,“一年可以为国家省下一座葛洲坝发电站的发电量。”创始人何磊说。

这家企业的名字,叫天添智能云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添智能云)。它的目标,是国内潜在价值高达数百亿美元的空白市场;它与华为、腾讯等科技企业并肩同行,用自身技术带动整个产业的前进,共同担负并践行邓小平的“中国不能落后”的科技振兴与时代使命。

“光辉”男人

说何磊是“光辉”男人一点不为过,因为他这一生都在与“光”打交道。

大学毕业后,何磊一直从事通信与光电技术研发的工作。2004年,何磊与朋友联合创立了深圳市瑞光恒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LED产品的开发和生产。

在此期间,何磊发现LED产品在国内有着巨大红利。美国市场研究公司CIR也给出了类似的论调:在当时,中国LED产业以每年20%到30%的扩张速度渗透市场;到2008年,LED市场产业价值将高达68亿美元。同时,当时有能力批量生产LED产品的企业,国内不足十家。因此,公司从成立开始,就一直顺风顺水,何磊也赚得盆满钵满;而2008年的到来,成就了何磊真正的巅峰时刻。

当年的金融危机,让国内外经济哀鸿遍野,但由于LED应用范围宽广.且对于消费类产品依赖度较小,因此它几乎没受多大影响;不仅如此,由于LED在信号及指示、显示屏、大尺寸背光源等领域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何磊相信,其潜在的经济增量还将会大于往年。

然而公司其他高管并不认同何磊的见解——在大环境不好的前提下,人们很容易受“羊群效应”的影响。无奈之下,何磊力排众议,坚持己见地扩大产能和加大对LED新产品研发,成了同行眼中不可理喻的“疯子”。

而2009年的答卷,则证明了这个“疯子”的独到眼光:当年,瑞光恒的营收增加了10倍,公司一跃成为国内领军企业。

享受完巅峰的感觉,何磊的渴望挑战的心又开始躁动了。2009年年底,他辞去公司行政职务和董事身份身份后,于第二年成立了深圳市天添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继续LED产业的“深造”。这一次,他将目光投向了LED路灯的光源模组。

LED路灯的最大亮点,在于它的能耗低、故障少,以及数万小时的生命周期。彼时,国内并无可靠的LED模组整合技术,因而全部依赖进口。这大量消耗国家外汇储备,对国家基础建设发展形成巨大障碍。拥有自主的整合技术,这不仅关乎自身及企业的效益和竞争力,还与国家发展的命运息息相关。

但当时的有限技术成为自主研发的掣肘,因此,何磊找上了美国普瑞光电进行合作,让公司成为国内当时最早专注路灯LED光源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和深圳高新技术企业,并迅速成为LED路灯光源领军企业。

但是自2014年起,由于产能过剩、资本狂热等原因,LED路灯光源开始走下坡路。享受完第二次问鼎行业翘楚之后的何磊,知道又该捣鼓新东西了。

他迅速辞去总经理职务(保留董事长),进行了长达两年的世界走访。这一次,他的研究课题是“LED紫外光”。

用一套“核武器”开启另一个时代

何磊开拓新领域的一个重要原因,并非是单纯的LED产品产能过剩,而是其背后的混乱竞争及其带来的不良后果。

微信图片_20170915172351

互联网在中国逐渐成熟后,成为了LED产品的另一大输出渠道;而市场变大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竞争开始变得无序。很多商家用杂牌及品质参差不齐的LED产品,靠着网络低价的形式攫取了大部分消费流量及市场资源,而正牌产品由于价格原因变得滞销。

这产生的一个后果,就是浓淡不均的杂散光源产生的强烈光污染,在印刷生产、夜间驾驶以及高精工艺生产加工都造成了更负面的影响。

与此同时,LED的应用领域十分广阔,比如光通信与光固化等,而国人主要将其应用在照明上,这太过局限LED的发展及生命张力;与之相反的,对人体有害的汞灯却在医疗、公共卫生等领域大行其道。

何磊知道,混乱局面总有一天会被叫停,用更环保、更高效低能耗的LED将其取而代之的时代,用LED取代汞灯运用的时代,终将会来临。而取代旧时代LED的新科技,就是“深紫外光”。

2014年03月25日,日本立命馆大学发表一份公报称,他们开发出一种能够以很低的成本高效制作深紫外线发光二极管(LED)的技术,有望成为联合国限制水银使用后被广泛采用的深紫外线光源。

这段时间,更多关于深紫外线的LED技术不断从台湾、香港等地频频传出。为此,何磊不断与各个国家及地区的专家进行深紫外光的交流,并与台湾范纲龙教授和孙秉圣教授一起组成了“深紫外”研究组,对深紫外光和LED紫外光进行应用方面研究和开发,并取得诸多技术突破和掌握大量关键技术。

时间来到2016年,何磊的预判成为事实:当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决定批准自2020年起,禁止生产及进出口含汞产品(《水俣公约》)。

这对LED行业无疑是一个大风口——节能环保的光源正是国家所支持的;而这也是一个难题:中国LED产业为了攫取市场利益,都将焦点放在技术门槛低的照明灯上,而忽略了LED的功能及领域拓展。除了中国,掌握深紫外光LED的外国企业也在绝少数。《水俣公约》的提出,将LED行业彻底陷入胶着:一边是让人垂涎的利好,一边是极有可能变成无灯可用的状况。

而这,也成了何磊的机会——如果他生产出国产深紫外光LED、光固化或者光通信的产品,那么他将绝对统驭这个市场,并开启一个新的LED时代。

微信图片_20170915172405

而这一天也终于降临。

2017年初,何磊把最好的LED紫外技术和智能设备及管理系统带回国内,创立了天添智能云。他希望可以帮助国内企业进行更多环保节能改造,为国家建设做出贡献。

5月30日,何磊的“核武器”问世了——一款命名为“UV-C LED(短波灭菌紫外发光二极管)”的光固化模组亮相2017深圳科技成果汇报展。经检测,该模组功率高达“65~75mW/cm2”,与LG美国实验室刚研发成功(2017年2月23日)世界最先进UV-C各项参数一致;并且该模组的线光源有超长的寿命、冷光源、无热辐射、能量高、照射均匀与无毒等优点。

用十余年的努力,打造出一个与国外品牌比肩的国产品牌,何磊终于开拓出了属于他的时代。

掘开百亿市场

首战告捷,天添智能云开启了“无敌模式”:2017年6月10日,天添智能云光纤智能着色固化系统研发成功,并申请国家发明专利;2017年6月23日,天添智能云获得台湾省经济部能源技改项目合同,参与“莱德光盘表面固化技改项目”,成为建国后首家参与这一项目的大陆企业;2017年7月05日,世界首台3000m/min的UVLED智能光纤着色固化机成功通过的测试,受到业界高度关注; 2017年9月15日,天添智能云应邀参加中国最高科技盛会“2017中国国家双创周”,获得高度评价和肯定……

据不完全统计,天添智能云已拥有超过30项拥有核心部件在内的国际和国内专利,而这一切的达成,不到短短一年。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专利多少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市场占有率和盈利能力才是一家企业存活的内核所在。

对于这一点,何磊表示毫无压力:“中国是全球最大印刷市场,占全球印刷量70%的份额;全球90%光纤都是中国生产,5G时代来临后,这个数字还会更大;而我们产品服务的对象,就包括了印刷表面固化与光纤表面着色固化在内。如果光纤全部改造成我们的UV(光固化)节能系统,我们一年可以为国家省下一座葛洲坝发电站的发电量。”

不仅如此,天添智能云的业务还涵盖了电子油墨表面固化、光盘印刷表面固化等领域以及军事、农业和医疗等诸多产业范畴。天添智能云携手台湾莱德科技集团开发的光盘表面固化设备,节能率高达85%,使莱德在客户竞争中获得更大的成本优势;与福卡斯(香港)有限公司合作开发的第三代光纤表面着色固化系统,节能率高达80%,使该公司在该领域得到客户广泛认可。“差不多你能想到、看到的产业及其企业,都离不开我们的服务。”何磊说。

盈利则是一个市场占有率的导向。2016年,德国Heraeus在固化系统收入上达到23.5亿美元,日本NIKKISO的UV光源及系统收入12.1亿美元,中国台湾的錼创科技在固化系统上收入突破10亿美元……这些,只是国外代表性企业的单一品牌所取得的收益。而实际上,2016年全球仅固化涂料市场的规模就高达378亿美元,因此细分到中国,UV产业的潜在价值绝对在百亿美元之上。

而对于何磊,做UV的意义绝非盈利这么简单:“尽管国家提出禁止光污染,但由于企业本身实力、行业以及技术壁垒等重重问题,国家的口号几乎成为一纸空文,光污染、能耗与低效等问题高居不下。同时,‘中国制造’长期以来都在世界范围内呈弱势状态。我希望以自己的资源与技术,为更多同行带去启发和帮助,为国家尽一份绵薄之力,为《水俣公约》的早日实现做点事情,为‘中国制造’的崛起与振兴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